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從古典巨匠到爵士玩家 Thomas Quasthoff:離開,是為了抵達

2019-03-09

「人生中沒有事情是無緣無故發生的。」這是世界著名低男中音Thomas Quasthoff(湯瑪士.夸斯托夫)的人生哲學。有茪@把低沉迷人聲線的他,7年前毅然離開古典音樂舞台,轉而在爵士樂世界中闖出新天地。冬雨霏霏的柏林,即將來香港藝術節演出的Quasthoff坐在小小的會議室中,與我們暢聊他的人生轉折與音樂故事。溫暖的嗓音模糊了時間。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香港藝術節提供

「你不能計劃所有的事情。」縱橫音樂舞台超過40年,四度斬獲格萊美,獲得崇高專業肯定的Thomas Quasthoff說起過往的日子時,是無比淡然的語調。

故事的開頭並不完美。他出生便不幸患上海豹肢症,曾因為無法彈奏鋼琴而被音樂學校拒之門外。但上天給他一副動人好嗓子,父母無條件的愛與支持更助他抓住自己的夢想。「如果你天生有我這樣的殘疾,電視和媒體總會對你比較敏感,因為它們總想展示完美的畫面,和有荍僧微笑的藝術家。我在這種情況下像是一個局外人。我唯一的機會,就是在音樂上展現卓越的水平。因為如果你真的非常棒,別人就很難說No。」

從13歲起,Thomas Quasthoff就跟隨啟蒙老師Charlotte Lehmann學習,29歲時贏得權威的世界級歌唱比賽ARD International Music Competition獎項,之後更逐漸將包括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Tchaikovsky Competition)在內的重要獎項收入囊中。進入古典樂壇大門的他,事業如乘火箭般快速飆升,迅速成為歌唱界和唱片公司的寵兒。「相對來說,贏得比賽容易,難的是如何一直保持水平。」Thomas Quasthoff坦言自己非常努力,也總在對的時候碰到伯樂。例如著名指揮Helmuth Rilling就帶他出征美國俄勒岡巴哈音樂節,助他開展美國的事業版圖。而一路走來,Thomas Quasthoff與柏林愛樂、紐約愛樂等知名樂團合作無間,阿巴度、西蒙.列圖、巴倫波因等著名指揮家更是與他亦師亦友,在音樂中碰撞出精彩火花。

「廉價的香檳與昂貴的好酒」

所以不難想像,當2012年Thomas Quasthoff宣佈退出古典音樂舞台時,消息如何震驚樂界!而當他闊別6年後帶茩茪H爵士專輯款款歸來時,又如何讓樂迷驚艷不已。

是藝高人膽大,還是突發奇想的一時「任性」?「我一直喜歡爵士樂。這並不是『好了,現在我要放下古典樂,改作爵士吧』。而是我一直喜歡唱爵士樂。」Thomas Quasthoff說,「那還是受到我哥哥的影響。我們非常親近,曾一起寫了三本書。那時,他寫曲子和歌詞,我就潤色和演唱。」但令人惋惜的是,9年前年僅52歲的哥哥因為肺炎去世,如同在Quasthoff的世界中驟然拋下巨大的陰影。加上早前母親的離世,與自己的婚姻危機,Quasthoff一時墜落人生低谷,更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失去聲音。

「我該怎麼辦?」他問自己,好在,歌唱的天賦在,音樂的專業在。他逐漸找回自己的聲音,轉而與朋友去做卡巴萊(Cabaret)演出。這種娛樂演出結合喜劇、歌曲、舞蹈等元素,諷刺政治,評說生活,在德國很受歡迎。但直到他後來與騷靈爵士樂歌手Max Mutzke一起做了一個音樂會,才讓他找到自己「在音樂中的根」。觀眾熱烈、瘋狂地回應自是讓他動容,太太的一句評語更是直接撞到他心上:「作為一個卡巴萊歌者,你是廉價的香檳;而作為一個爵士歌手,你仍然是昂貴的好酒。」

「我覺得她是對的。」Quasthoff大笑說,從那時起他轉唱爵士。「我認識很多歌唱家,唱了太久。你知道,人類的聲線是有其極限的,年紀越大,聲音也變得更老。聽蚢L往的偶像聲音發生變化了還在唱,我會想:適時地停止有那麼難嗎?我的聲音呢,現在仍然OK,對爵士來說剛剛好。作為低男中音,我的聲音比較低,爵士樂界,比較少人在這個音域演唱。」

「來聽,然後你就知道」

Quasthoff說自己最愛傳統爵士樂,不是即興爵士樂的玩家。從規整有序的古典世界轉到率性流轉的爵士領土,我問他如何形容自己玩爵士樂時的狀態,他瞇起眼睛愉快地說:「這很難用語言形容,我總是說:來聽,然後你就知道。」

「總的來說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他想了想續說道,「我有一把非常溫暖動人的聲音,從古典到爵士,這都沒有改變。我覺得我的歌唱比較傳統,我唱爵士不是為了想要去改造爵士樂的世界,我唱爵士是因為我愛爵士,因為我覺得自己知道怎麼去演唱這種音樂。你不會發現我在用古典的方式唱爵士,我們已經有太多糟糕的所謂cross-over的例子了。並不是誰都可以唱爵士,你要明白這音樂的特性,它的斷句是非常不同的,更加自由,不像古典樂有茞M晰的節奏和框架。我喜歡這樣的自由,但儘管如此,我用傳統的方式來演唱。」

Quasthoff享受爵士樂的舞台,享受不停尋找音樂中的樂趣,享受用新的方式來詮釋傳統的曲子。唱爵士,對他來說也是和朋友親密jam歌的時光,與他同台的樂隊,不僅是拍檔,更是親密的好友,「與朋友們一起玩音樂非常棒,比和出色但是其實不熟的音樂家一起合作完全不同。這對音樂也非常好,你會在音樂中聽到那種默契。」

總有人問Quasthoff,有沒有崇拜的歌手和模仿的對象?對此,他聳聳肩調皮地說:「像我說的,我不是Frank Sinatra,我的聲音低很多;我也不是Nat King Cole。我比以前的爵士歌手們過得更健康,我不嗑藥、不喝酒,哈哈。我的聲音很特別,我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方式,與其他人沒有可比性。」

「離開膚淺的古典樂界,我不難過」

離開經營了數十年的古典音樂事業,Thomas Quasthoff頗為瀟灑,坦言沒有任何難受的感覺。坦誠直率的他批評現在的古典樂工業是非常「人工」(artificial)的世界,「最重要的事情是音樂家賣出足夠多的唱片,為唱片公司賺錢。今時今日,你很少能找到唱片公司仍願意專注地為某個音樂家規劃下一個十年在音樂上的事業發展。對我來說,這樣的古典世界非常膚淺。而爵士樂的世界不大一樣,更加關注在音樂上。」他批評唱片公司為了谷銷量而「騎劫」音樂家勉力產出品質不夠高的產品,令他覺得「羞恥」;亦抨擊音樂節逐漸淪為富人的金錢遊戲,失去了尊重音樂、享受音樂的意義。

Quasthoff就這樣毅然離開,現在在爵士樂中找到做音樂的單純快樂。他說:「你不能計劃所有的事情」,他也說:「人生中沒有事情是無緣無故發生的」。萬事有緣法,柳暗花明間終於走到了心之所向的地方。

湯瑪士.夸斯托夫四重奏

《Nice ' N ' Easy》

時間:3月14日 晚上8時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