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走東走西:狄更斯的酒館

2019-03-09

余綺平

英國人愛流連酒館(酒吧),一杯在手,本性盡露,不用再偽裝紳士淑女,舒坦自然。酒館,是英國人的社交場所,就像中國人的茶館,聚集三山五嶽人馬,見識天下大事。英國的酒館,更與文學創作結下不解之緣。

英國著名小說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最愛泡酒館。他被譽為維多利亞時代最傑出作家,主要作品如《苦海孤雛》、《霧都孤兒》、《雙城記》等。他揭露和批判社會上的不平等--富貴人家的虛偽和貪婪;貧苦人家的善良和悲慘。狄更斯的十五部長篇小說和大量散文,至今仍然暢銷。

英國《倫敦人》(Londonist)網站趁荇L天將至,日前向遊客介紹倫敦的好去處,其中包括狄更斯筆下的酒館。這些有二百年歷史的古老建築,部分如今依然「危」立,裡面保存維多利亞時代的古樸優雅佈置,走進酒館喝一杯,恍如時光倒流。一杯喝盡,想像一下,狄更斯就坐在角落位置,正伏案疾書。

狄更斯第一部長篇小說《匹克威克外傳》(The Pickwick Papers),講述嗜酒的商人匹克威克和朋友遊歷英國各地,光顧酒館尋歡。此書寫於一八三六年,狄更斯在書裡提到酒館「George and Vulture」不下二十次,書的下半部故事,大都發生在酒館的二樓房間。該酒館位於商賈雲集的古倫敦城,有二百七十年歷史的建築物經過多次翻修,如今是一家牛排店。

《匹》書裡,狄更斯還提到一家位於倫敦西北部郊區的酒館名「Spaniard's Inn」,建於一五八五年,如今被評為全倫敦最佳酒館。裡面仍然保留茈j老的深黑色傢具,櫥櫃陳列狄更斯留下的紀念品。該酒館遠離地鐵站,像與世隔絕,但依然客似雲來,他們來了,就不願離開。尤其在嚴冬,酒館的壁爐燃燒木材,散發天然木香,香味會滲入客人的衣服和髮根,歷久不散。

位於倫敦東部泰晤士河畔的「The Grapes」,是狄更斯最喜愛的酒館,他在這裡完成了最後作品《我們共同的朋友》(Our Mutual Friend)。書中的開場景,正是該酒館的格局,狹窄通道、木板窗戶、低矮樓面和密不透光,散發一種神祕的憂鬱感。二百年前,該酒館是水手登岸時必經之道--喝兩杯以解鄉愁。館址雖接近河邊,可惜見不到河景,但可以吃到鮮美河魚伴酒。

接近聖保羅大教堂的酒館「George Inn」,常客中除了狄更斯,還有莎士比亞,來到這裡,可以同時憑弔兩位文壇巨人。狄更斯在《小杜麗》(Little Dorrit)一書提到田先生在館裡哀傷地書寫求情信。該酒館是倫敦僅存的古代驛馬客棧,建築物搖搖欲墜,但因為旅遊書介紹了該酒館,每日來危樓「朝聖」的遊人絡繹不絕。

狄更斯在《雙城記》裡提到的酒館「Ye Olde Cheshire Cheese」,原是十三世紀修道院,陰森恐怖,牆壁掛滿當年巨幅油畫,煤炭木屑散滿地,營造了另類氛圍,令人流連忘返。

上述的狄更斯酒館一角,通常會擺置書架,放上大師幾本著作,客人如果不愛喝酒,也可以靜坐一旁看看書,想像與大師同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