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悼念田本相老師

2019-03-15

小蝶

沒想到豬年剛過了正月,即傳來田本相老師逝世的消息。他於三月五日病逝北京,享年八十七歲。

田老師是北京戲劇學家,中國話劇理論與歷史研究會名譽會長,原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所所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和中國戲劇史研究專家,更是專門研究曹禺作品的專家。我首次知道田老師的大名,也是因為曹禺的劇作之故。

那年,我在美國念戲劇,撰寫關於曹禺的作品的畢業論文。雖然我的論文是以英文撰寫,但在美國哪有關於曹禺的英文資料?即使有的話,也不足以幫助我寫成一篇長長的論文。因此,我需要參考很多有關的中文書籍。於是,我一方面跑到唐人街的書店購買有關曹禺的書籍;另一方面,我因為知道在美國不會找到太多刊物,便請在港的家人和朋友代我到香港的書店尋找,再寄到美國給我。

當我收到家中寄來的書籍時,我發現有兩本書籍我已經在美國購買了--兩本都是田老師的著作。田老師是研究曹禺和其作品的專家,要尋找關於曹禺的資料,自然非田老師的著作莫屬。這是我首次看到田老師的大名,也是我首次閱讀他的大作。

我可沒有想過多年後的一次機會,我竟然會認識田老師。那次,我在港負責統籌一個關於曹禺作品的學術研討會,邀請了海峽兩岸暨香港的十二位學者雲集香港。整個研討會的籌備事無大小均由我一人負責,包括與各位嘉賓的文書往來、訂機票和酒店、舉辦研討會當天的一切安排......雖然辛苦,但我卻藉此認識了曹禺的千金萬方老師、李六乙導演,當然還有田老師。

雖然田老師是前輩,但態度親切,平易近人,臉上總是掛荅漁e。當他知道我的論文是撰寫關於曹禺時,他非常興奮,連忙問我取一份副本。當我拿出我那兩本珍藏多年的他的著作時,他更感驚喜,高高興興地為我在書上簽名。當我在求學年代拿茖漕漭赫悕撽R撰寫論文時,哪會想到有天竟然會與其作者認識?

研討會結束後,田老師從北京寫了一個電郵給我,告訴我他曾參加了無數的研討會,卻從沒有人比我的安排更妥貼細心,使參加者舒適愉悅,令他非常欣賞。我獲得這位譽滿京城的戲劇前輩的誇獎,感到非常榮幸。之後,我兩次收到他的邀請,約我參加兩個研討會,在會上發表論文。可惜那時我因為工作關係,未能抽空出席,只能令有心提攜我的前輩失望,我對此亦一直歉疚。

去年年底,有戲劇界朋友到北京,順道探望田老師。朋友回港後,卻帶來一個壞消息﹕田老師身患惡疾。當他給我看他與田老師的合照時,我大感不妙--照中的田老師雖然精神不差,笑容可掬,卻消瘦了很多,跟以前不太相似。

我知道他患病之後,一直忐忑不安。我很想給他一個電郵問候,可是,我一來因電腦壞了,早已失去他的電郵地址;二來,我恐怕他未必想太多人知道他生病。若我貿然問候,恐怕會陷朋友不義。當我仍在掙扎時,卻傳來他離世的消息。

田老師,我來不及送上慰問了,就在此願您在另一個世界離苦得樂。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