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香港,這十一年

2019-04-15
■《大動盪.大變局》■《大動盪.大變局》

懷茪@顆極為忐忑的心,我從近四年撰寫的評論中選出五百篇,以《大動盪.大變局》為名結集出版,奉獻給讀者。二○一五年,曾出版過國際評論集《縱橫談》一書,當中匯集了此前撰寫的五百篇文章。兩書加起來,總共有一千篇作品,權當給自己在香港的經歷作個小結。

有勵志格言說,人要做自己命運的主宰。但現實中,也不盡然,命運常常並不隨人願,總有許多事是出乎意料的。想當年,我搞了十年法律,一門心思要當個法學教授,卻沒想到一頭闖進了新聞界。更沒想到的是,若干年後,我這個生長於祖國最北端的黑龍江人,會來最南端的香港工作,而且一來就是十一年。

主持一個專欄很辛苦。報社專欄多由小團隊運作,至少也是由一名專人來負責。我的正式崗位是副總編輯,有部門要管,有報社工作要參與,寫稿只是兼職,實難做到心無旁騖。為了完成這份編外評論員的工作,一些聚會、交往只能忍痛捨棄,還把晚飯都吃成了凌晨下夜班後的夜宵。

主持這個專欄不是為「名」。即便專欄出了名,也是「施君玉」的名號,報社許多同仁至今未把此公與我畫等號,以為是國際部團隊在運作。

寫文章對我來說並不難,但每天寫下來確實需要點耐心和毅力。有人勸我放棄,也有人鼓勵我堅持,為了一份責任和使命,也為了那塊延續了快七十年的「金字招牌」。說實話,我也想過擱筆,但一想到這個廣受稱道的傳統欄目斷在自己手裡,總有些於心不忍。最後,咬咬牙,還是堅持了下來。我亦無他,唯興趣使然,責任使然。

稿子基本上是晚上編前會結束後的兩個小時內寫成的。這一時段,版面已定,員工出去吃飯,若無重大突發事件,工作也一般不再會有大的調整。在此時,理一理心境,便可進入自己的時間。泡上一壺茶,看荈}水淋在茶壺上,白色蒸汽裊裊升騰,水被壺慢慢吸收,心中悠然生出難得的寧靜,好不愜意。也就在此時,任性放飛思緒,「撫四海於一瞬」,「挫萬物於筆端」,興奮時,間或會湧出一絲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豪邁感......

常常會想起魯迅先生《自嘲》中的那句詩,「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其中自有其堅韌不屈的戰鬥精神,但也不乏飛遁鳴高的孤傲品格。對文人來說,這實在是一種難得的心境。

感恩香港這十一年,雖有過孤獨和辛苦,但更多的是收穫後的喜悅。這些年,留下太多珍貴的記憶。也因為有了這些年,我的人生又多了一份別樣的色彩。■文:李慶義(作者為香港大公報副總編輯)

李慶義

法學博士、高級記者、俄羅斯問題和國際戰略問題專家。1965年生於黑龍江,畢業於吉林大學法律系,後赴蘇聯留學,就讀於莫斯科大學法律系,獲法學博士學位。曾任《中國青年報》駐莫斯科首席記者,在國內外報刊發表大量作品,多次獲得中國國際新聞獎,著有國際評論集《縱橫談》(上、下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