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矮下去的風景

2019-04-15

付秀宏

月亮掛在曹妃甸濕地蘆葦蕩的上頭,圓圓的,像一個夢。寒風正從西伯利亞駛向這裡,濕地的寒夜,月亮和瘦水裡的錦魚親密地談心,談到興致佳處,錦魚就跳過去擁抱潛入水中的圓月,「嘩啦」一聲,水中的圓月碎了,圓月碎了之後,變成了點綴在濕地湖水上的千里光波。

曹妃甸濕地人煙寥寂,這千里光波是大自然在濕地上的和婉樂章,它把圓滿的月影遵從水波的姿態,驀然轉換成一小把一小把的光影,款款地律動開去,然後讓詩人挑回家中,堆成圓圓的草垛。

月亮俯視人間,俯視濕地,也俯視虒痐H的鼻翼。月亮嵌在觀鳥塔的走廊角上,矮下去的是波光粼粼的風景。湖水一半呈現深深的黛色,一半呈現亮眼的白色。

詩人總是把濕地的感覺,拉成綿軟的曲線,然後用情感的引擎--拉成一個個漂亮的弧線。一旦質疑的目光襲來,無論從哪個角度,只能接觸到弧線外圍,不會射到月影中間去,因為,因為嫦娥坐鎮其中。嫦娥瀰散的光暈雖然很小,卻如菩薩的心思。我想,這光暈裡一定有信念的種子。如同北方蘆葦執茠犖堣l,在每一層光暈裡都包裹茪蓱w。

在曹妃甸,濕地背後有一座農場,叫七農場。在七農場村隊住的人,傍晚會被清越的丹頂鶴的聲音叫醒,鶴鳴如旋風般急躍,滴落又飛起,人便是躺臥荂A情思似也能隨丹頂鶴的聲音飛起來。

我不止一次地看過丹頂鶴在濕地飛舞的樣子,牠們躬蚖L,從不同的方位一起起飛,最終形成一個環抱。好像是表演,但是表演給誰看呢?人多的時候是絕對看不到的,牠們的表演要天地和風景矮下來的時候,周遭空寂下來的時候。

人群不在的時候,天氣有些冷,水波還在動,離凍冰還有一段時間。等到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了,我發現整個濕地矮下去了一點兒,又矮下去了一點兒。尤其是寒風吹來,這些矮下來的荻花,在我的眼裡,如同一個精力衰竭的老人,顯露在外的土黃色飄在風中,給人一種難以招架的枯敗和寒冷。

暮秋的陽光變得扁平無力,落在蘆葦的葉脈上,從葉脈滑進的寒意遞進到濕地中去,當遇蚋鈳鶞熙母n群,在甸頭凹陷的挽留裡,這陽光突然暖深了一刻鐘,一如手握蚥吨H的手臂。依依惜別時,千里萬里,都在這一握裡溫軟下來。可蘆葦的沒精打采,讓我對寒冷有了感性的認識,並且這種感性的認識滲透到骨子裡,成為一種莫名的傷感。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在曹妃甸濕地,矮下去的風景在我的視線裡,一天天低矮下去。棧道松木板上的面目有些黯然,蘆葦的葉子捲茪@圈兒枯黃,中心團團的綠,上頭的小葉旋蚆|出一支蓬鬆的蘆葦花,是用纖細的莖頂起來的,讓人憑空有想流淚的感動。

寒風吹徹了濕地最後一簇蘆葦,遊客的熱情被徹底斷絕了。這時,早起的濕地保護工作人員在蘆葦蕩深處添加稻草之後,搓了搓手,轉身看到一行行南飛的大雁從頭頂降落。當我獨自步上觀鳥塔頂,光線射在濕地湖水的冷波上,我恍若看到自己靈魂澎湃的倒影,下面的濕地像一枚矮下去的郵票,把心境引到空曠,然後不知要寄向更遠的什麼地方。

我記不清,矮下去的風景是在何時給了我一種傷懷的感覺,也就是這種感覺產生之後,我開始留意蚗膃a的事物。譬如,一入冬,周圍的一切就跌入了濕地的空曠中。此時濕地鋪展茠澈梐`,我覺得不用「跌」字,不足以形容它。

這個時候,我的心弦會像孩子一般地驚叫。野鴨的眼睛很小很小,看我背茯蛨驉A牠們轉動茪p眼珠,便一路小心翼翼地跟茠s鳧,我停下時,竟有一隻野鴨從雜亂蘆葦間跳躍出來。野鴨本是怕人的,在矮下去的安靜裡,牠們或許有蚢j水看景的寂寞;因是初冬,那寂寞亦初長成,未成形,亦別有生機。

在矮下去的風景裡慢慢走路,蘆葦枯草的影子和氣味似乎怎麼也用不完,甚至可以坐進三國時的草船裡去慢慢喝茶了。矮下去的風景裡,甜蜜和成熟陸續作古,好像生了皺的老人,如同坐上了綠皮列車,「艩艩瞴v,不知要被運往何方。此時,大自然的配色處處都是烏黃烏黃。

矮下來的風景,初看不覺得好看,像詩人採下來的情緒一樣,先放在記憶裡,慢慢發酵,時間一長,就好看了。能把矮下來的風景,一點點看透的人,每一處都是風景。

矮下去的風景,顯出了天地間的本真,此時畫家最愛背上畫架在濕地畫落日。周圍的景象,讓他們努力想來捉捕這個黃、白、紅相間的光景;在初冬乾冷的空氣裡,很少聽到空氣中傳來的蟲鳥搏翅聲,靜默的境界出現了。我想,他們手中的畫筆輕輕勾勒荂A周圍無可形容的乾枯氣味訴諸視聽,變得不可思議。

明亮的正午陽光,在葦上、水上、樹上,在每個坑泊和倒伏狀的荻花上,在畫家手足頸肩上,都恰像上帝溫暖的笑容。我輕嘆了一下,正午陽光已不夠威猛,這種笑容從億萬里外向所有生命伸來時,熱度一點點消散在路上,生命在陽光下已失去了舊有的生長意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