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李銀河:寫自己想寫 做自己想做

2019-04-22

有人讚美李銀河是「為女性獨立勇敢發聲的自由戰士」,她本人也更喜歡這「戰士」的標籤。她直面社會輿論對性學的種種錯誤認識,「如果能用我的研究讓社會變得更好,哪怕一點點都願意去做。」她直面生命的焦慮,「人在哪裡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的純度,是生活內容之純粹與美好。」

攜新書《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造訪鄭州的李銀河,面對記者的提問,臉上總是掛茷鼤H的微笑。在66歲的年紀,她進入了化境,不掩飾,不炫耀,從容不迫地活荂C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河南報道

「2012年退休後寫隨筆和小說,心裡有什麼想法就寫。」李銀河說,與退休前最大的區別就在於退休前都是寫專業方面的東西,並不見得是願意寫的。但退休後,一切「命題作文」都沒有了,寫的每一個字都是自己想寫的。

這些文字匯集成了李銀河的新書《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在採訪中,她不止一次提到:「直取核心」,「宇宙的道理、世界的道理和人生的道理,看明白了沒有什麼深奧繁複之處,是明明白白簡簡單單的。」李銀河說,只要敢於直視,敢於承認,三觀必然正,一切複雜的事情立即迎刃而解。

「我主張參透之後的樂觀主義」

已經退休的李銀河如今不再做任何科研項目,她如此介紹自己的三段式生活:「上午寫作、下午讀書、晚上看電影。」李銀河說,她並不會去追熱映的電影,而是窩在家裡看已經推出的、評價又不錯的經典電影。經典香港警匪片、《桃姐》都在她的選擇之列。「退休後我常住威海,家離海邊就五分鐘。我的院子裡12棟樓只有30戶在那兒過冬,靜悄悄的。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李銀河戲稱它是「瓦爾登湖」,挺鄉野的感覺。

有媒體記者用「佛系」來形容李銀河的新書,但李銀河並不認同。她說,能夠從宏觀層面看到生命沒有意義,基本上就是開悟了。開悟後有兩個選擇,悲觀主義的選擇是把所有慾望降到最低。而她所主張的是樂觀主義的做法。「盡情地、自由地去滿足自己所有的慾望,這樣也是一種活法啊。」

李銀河掰茪漇頭數來數去,對她來說,「令身心愉悅」的事情只有兩件,一件是寫作,一件是愛情。

「尤其寫小說,跟以前寫學術著作不一樣。不僅有精神的快樂,還有生理的快樂。」李銀河說,儘管她也嘗試寫過魔幻類的短篇,「但勉強可以寫出來」。她的小說主題基本上都是關於虐戀,目前已經寫了七個長篇,其中三個已經在香港出版。

「寫小說必須要有內心衝動,否則寫不出來。」李銀河之所以願意寫虐戀,她直言跟自己的愛好有關係,「內心對這件事有衝動」。她引用弗洛伊德的話解釋說,所有的文學藝術都來源於原慾,原慾在現實中受到阻礙便會昇華為文學藝術。

「像言說世間萬物一樣言說性」

儘管已經退休,身為社會學家,尤其是作為一名研究性的社會學家,李銀河仍舊用她一貫的「直視」去看待目前社會上存在的一些有爭議的事件。

李銀河說,做社會學家,就像一個社會的看門狗,當你看到什麼事錯得離譜的時候,你就汪汪叫幾聲。不論是參加綜藝節目錄製還是微博上回答問題,李銀河的目的只有一個:「普及科學的性知識」。李銀河告訴記者,每個問題都是她自己回答的,這些問題多數都是關於婚姻、戀愛、家庭,「牽扯到女性性高潮、自慰等問題也會回答。因為這些觀念上錯得太離譜。有人對自慰的看法仍舊停留在18世紀,我不得不出來說一下。」

在李銀河看來,在性問題方面,中國還存在雙重標準。但她也坦言,目前已經有很大的改變了。之前的三八婦女節,讓我們看到在中國,愈來愈多的人開始關注到女性,開始更多地關照到女性的社會需求,並尊重女性。隨茪什磢懋|的不斷發展,中國女性的地位也在不斷地提高。

李銀河認為,中國的性文化目前存在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受傳統文化的影響,中國人在性的方面非常壓抑。貶低性、反性、否定性、認為「萬惡淫為首」,除了生孩子之外,不給「性」正面評價,沒有開放的心態來面對性快樂。二是男女雙重標準。對男性大多是正面評價,而對女性大多是負面評價,因此中國女性在性方面尤其壓抑。李老師舉出一項統計數字,2004年全國抽樣調查中,60-64歲年齡組的女人終身沒有性快感的是28%,而世界各國的沒有超過10%的。到「完全可以像言說動物一樣言說性,像言說植物一樣言說性,像言說無機物一樣言說性,像言說世間萬物一樣言說性」,也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對於大眾應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待同性戀,李老師做了一個比喻:「怎麼對待左撇子就怎麼對待同性戀」,尊重他們的人格,包容他們的性取向,表示理解和接納。

不喜歡「王小波的妻子」標籤

提起李銀河,繞不開「王小波」。李銀河說她不喜歡「王小波的妻子」這個標籤,「喜歡王小波的才知道我是他妻子,這證明我挺失敗的唄,至少比王小波失敗得多。」李銀河笑蚖﹛C

有人讚美李銀河是「為女性獨立勇敢發聲的自由戰士」,她本人也更喜歡「戰士」的標籤,因為「有時候有戰鬥的感覺」,「做先鋒的感覺也不錯。」正如李銀河在書中所寫,「我的研究挑戰傳統,我的生活方式隨心所欲,說自己想說的,寫自己想寫的,做自己想做的,讓生命綻放出自由之光。應當用單純勇敢的心面對一切。」

儘管在大眾看來,李銀河的種種言論很「辣眼睛」,甚至還被「潑糞大媽」潑過糞。但李銀河說,在社會學界她並不覺得孤單,「大家的觀點跟我差不多。」

李銀河說:「挑戰習俗,挑戰社會,挑戰時代,一種欣快的感覺,超凡脫俗的感覺。肯定會受到很多非議、冷嘲熱諷,但是可以不予理睬。」從她身上,可以看到中國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感,「當全世界的青年人都在戀愛的時候,我們關心的是中國向何處去。我們這一代人,社會責任感已經深深地在心裡了,對於中國出現的問題不管是文化的、社會的、政治的,非常關心,如果能夠用我的研究讓社會變得更好,哪怕一點點都願意去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