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祝勇 18篇散文串連 一部故宮藝術史

2019-04-08
■祝勇來到鄭州,這也是祝勇今年以來首次讀者分享會。 劉蕊 攝■祝勇來到鄭州,這也是祝勇今年以來首次讀者分享會。 劉蕊 攝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古物多達一百八十六萬多件,然每年展出量僅佔總量的0.6%,大部分古物雖近在咫尺,卻遠似天涯。故宮博物院影視所所長、當代散文名家祝勇筆下的「古物」,固不能窮其萬一,卻盡量尋找每個時代的標誌性符號。他寫「活」了故宮的古物,讓凝聚在古物上的人性與美躍然紙上。正如祝勇所願,他用自己的散文串連成一部故宮藝術史。■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河南報道

祝勇來鄭州了。去年年底,鄭州的松社書店便邀請到了他,當時他的新書引發了又一波「故宮熱」,只可惜行程有變未能成行。但俗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此次祝勇做客松社,恰逢他與《故宮的古物之美》同為「祝勇故宮系列」的另兩本新書--《遠路去中國》與《最後的皇朝》出版。

書寫故宮 幸福的煩惱

祝勇自2011年進入故宮博物院工作,便展開了他在宮殿裡追尋歷史,探尋精神的智慧之旅。「故宮是我一輩子都寫不完的題材」。 他已經從書畫、建築、器物等多個面向入手,寫出大量的散文,這些散文結集為《故宮的風花雪月》、《故宮的隱秘角落》、《在故宮尋找蘇東坡》,以及最新出版的《故宮的古物之美》。而在此之前,祝勇還寫過兩部關於故宮的小說--《舊宮殿》和《血朝廷》。這被祝勇自己稱為是「故宮三部曲」的前兩部。祝勇說,接下來他會完成第三部。

對於祝勇而言,書寫故宮是件「幸福的煩惱」。故宮本身是全世界面積最大的皇宮建築群。而故宮186萬件的藏品,「一個人一天看五件,全部看完,需要一千年,相當於從周敦頤出生那一年(公元1017年)看到2017年。」祝勇曾開玩笑地說道。

「所以就用寫作的方式更深入地去闡釋古物和其背後的歷史故事。」祝勇說,這就是他寫作的初衷。但他不願意用百科全書式的寫法,「這不只是知識性的傳輸,更多地是帶有人文的眼光,將古物和歷史的命運勾連在一起,傳遞中國古人的文化精神。」

祝勇笑稱,對於故宮的寫作,60歲以前的計劃都排滿了。「《故宮的古物之美.繪畫風雅》系列即將出版,這一系列主要是對故宮的書畫之美的描寫,並有計劃拍攝有關抗戰時期故宮文物南遷的紀錄片。」

「故宮的藝術品是我們進入歷史的一個切口,這也是讓我迷戀的地方,不是就物言物,而是借這個物深入到當時的歷史。這也是我們面對這些國寶的一個價值所在,也是吸引我堅持寫作的動力。」

為此,祝勇在書中堅持使用「古物」而不是文物,「每一件物上,都收斂蚞朝的風雨,凝聚荇伅〞漱O量。」

《最後的皇朝》、《遠路去中國》的責編、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薛子俊在分享會現場評價道,祝勇關注的點在人,這是他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他的目光不是仰視,不是俯視,而是平視,跟物件的主人以及相關的人是一種感同身受。」他還用《最後的皇朝》中的一段話來描述祝勇的寫作特點。「那些人不是消逝了的人,而是現實中的人,舉手投足,都可以耳聞目見,或者說,這些人,就是我們自己,因為他們生命中的所有際遇與抉擇,都有可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寫「活」古物 寫「雅」歷史

祝勇把古物寫「活」了。

在《故宮的古物之美》一書中,祝勇以18篇散文講述一件件國家寶藏的前世今生,連綴起一部故宮裡的極簡藝術史,再現中華文明的營造之美。祝勇坦言:「我贊同出版社對這本書的定位,『紙上博物館』,彌補大家看不到、看不完故宮古物的遺憾。」

18類,包括商周青銅、秦俑漢簡、唐彩宋瓷、明式傢具、清代服飾;18篇,祝勇認真地寫下每一個字,而每一個,都那麼美。他寫漢簡,「文字落在竹簡上,就像雪落在地上,被大地迅速融化和接收......」他寫唐彩,「大唐帝國的裘馬輕肥,在酒意微醺中,滑過李白的詩......」他寫服飾,「不知道她們是在用繁花來註釋自己的生命,還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來供養繁花......」祝勇自謙,他的筆笨拙、無力,但充滿誠意,「它是對我們古老文明的驚訝與慨歎,是一種由文化血統帶來的由衷自豪。」

翻開書頁,祝勇的文字開啟了一場穿越時空的尋寶之旅:商代前期的獸面紋鼎、商代後期的亞酗方尊、春秋後期的蓮鶴方壺、唐代三彩馬、宋代汝窯天青釉弦紋樽、明代紫檀雕夔龍紋玫瑰椅、清代明黃色綢繡葡萄夾氅衣,還有那曾經印在歷史課本上讓人過目不忘的《虢國夫人遊春圖》等,一一展示茈早怞U自的美,配合茠韘妠T故宮及海內外博物館高清詳圖,的確是比親自到故宮匆忙一眼看茩n過癮。

故宮成網紅是對工匠精神的呼喚

《我在故宮修文物》收視爆紅,到與多個博物館合作的《國家寶藏》,再到首檔電視節目《上新了.故宮》,故宮一步一步走進大眾視野,這個年近600歲的超級IP煥發新生。

針對這一現象,祝勇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同時也蠻生動地展現了故宮人的工匠精神,以及傳播歷史文明的責任擔當。故宮古物及故宮人成為當今時代的「網紅」,可以視為浮躁之下,人們對專業、專注、踏實的工匠精神的深情呼喚。

祝勇提到,《我在故宮修文物》裡面,有很多都是熟人,通過紀錄片對這些同事有了重新的審視和了解,非常專注,可愛。「特別是80後90後面對北京紅塵滾滾裡的誘惑,以及巨大的生活壓力,依然堅守。」他還特別提到一個細節。拍《上新了.故宮》有一期,嘉賓是鄧倫、周一圍、王麗坤,這些明星有很多粉絲,在拍攝間隙經常會有人去合影。但是當這些明星進入文物醫院的時候,所有人都在埋頭工作(很多都是80後,90後),沒有一個人抬頭看明星一眼,像做手術一樣,非常專注。甚至當周一圍因為好奇,把臉湊過去仔細看時,工作人員都沒有瞟他一眼。祝勇說,「當時感覺非常自豪。我們這些小工作人員真的非常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