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走內地 讓更多觀眾看到現代舞

2019-05-18
■《棱•角》香港演出的學生專場,學生們聽曹誠淵解畫現代舞的秘密。   攝影:殷鵬■《棱•角》香港演出的學生專場,學生們聽曹誠淵解畫現代舞的秘密。 攝影:殷鵬

如果說「賞·識」是深化本地學校中的舞蹈教育,那《棱·角》則是另一種嘗試。

一個多小時的演出,集合了七個當代舞作品選段。曹誠淵親身上台進行導賞,觀眾一邊看現場演出,一邊聽他拆解現代舞的秘密。

「推廣現代舞,不只是做一些東西給人看。」他說,「現代舞太多不同的層次和樣貌,如果說的只是來看一場節目,那觀眾有可能剛好喜歡這個舞,但下次當他看到不同的作品,發現不喜歡,又會沮喪。現代舞重要的不是它是什麼樣子,而是它的那種『多元』,就像我們現在的社會,有很多不同的聲音,這個就是所謂的『現代』。」

《棱·角》的節目設計就是讓觀眾去體驗這種「多元」,知道現代舞真正的精神不在乎具體的形式,而在乎不同角度、自由的表達。這就像是捧出一碟雜錦小點,邀請觀眾進到這扇門裡面,至於之後何去何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在到香港演出之前,《棱·角》已經造訪過14個內地城市,南京、寧波、重慶、貴陽、成都、西安、鄭州、武漢、長沙、深圳......曹誠淵笑說,就像是繞茪什磥熙□g出一個「中」字來。這些城市,大多不是一線城市,有些偏遠的地方甚至從來沒有看過現代舞。

「我們每次去歐洲演出,都有人問:『你們是代表中國的哦,那中國觀眾怎麼看你們呀?』我每次都覺得很難回答。因為內地還有好多地方的觀眾其實沒有什麼機會看現代舞。我們說自己代表中國,但是連中國自己的觀眾都沒看過,或者不明白現代舞,我們有什麼代表性?」因茬o樣的想法,曹誠淵帶荂m棱·角》走過不同城市。觀眾反應熱烈,演員也滿心激動,有些參與《棱·角》的演員,也是趁茬o次巡演,才第一次回家鄉跳舞,第一次讓家人看到什麼是現代舞。

「中國太大了。」曹誠淵感慨。地方大,人口多,有些二線城市的人口可能頂得上歐洲的一個國家。曹誠淵看到了現代舞在中國的巨大潛力,也在觀眾的眼睛中看到了強烈的渴求。

「我們去的地方以大學為主,現在內地的高校投入了很多資源在硬件中,但是很缺乏軟件,特別是三線城市,他們看到我們簡直覺得『哇!我們這裡還從來沒有一流的藝術團體來!』我們好像是第一個。記得我們去湖南長沙第二師範大學,看完演出之後,他們馬上將自己記錄的東西、感想等,在微信上發出來。我自己都很感動,他們真的很像海綿,將東西馬上吸收了。可能我們在香港,只是見到作為遊客的他們。但是去到內地,你才會發現後面的力量是很大的。我覺得香港是可以從文化層次上帶動這些東西。我們一方面在香港做,一方面也把我們的經驗帶過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