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種下種子 靜待花開

2019-05-18
■曹誠淵為舞蹈員上課及主持工作坊。 殷鵬 攝■曹誠淵為舞蹈員上課及主持工作坊。 殷鵬 攝

今年是CCDC成立40周年。1979年,曹誠淵從美國回到香港,在黃大仙的天台上成立了香港第一個現代舞團,之後又相繼打造廣東現代舞團和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他也因此成為現在人們口中的「中國現代舞之父」。40年來,他看茞{代舞在香港落地生根,逐漸成為這個城市時代氣息中的亮麗一筆。

「70年代,香港還是普遍地被認為是文化沙漠,晚上是沒有什麼演出看的,每年最大的表演就是香港小姐競選了。」80年代,香港藝術中心建成,之後各區的社區會堂才逐漸開放。「80年代香港的本土文化發展,政府是有意識推動的,但是藝術的教育仍然缺乏。那時人們的第一想法就是為什麼要學跳舞,學音樂呀?音樂還好些,畢竟學校每周總有一到兩堂,其他藝術就真的很少。直到80、90年代,家長的意識開始轉變,接蚨t藝學院出現,『文化圈』才開始出來了。」

CCDC成立初期,第一個演出完全沒有觀眾,曹誠淵和團員們知道,必須要主動走出去接觸觀眾。從80年開始他們積極入學校,最多的一年去了99間中小學做巡演。「當時沒有想茯O做教育項目,就是想把自己的東西告訴大家聽。」他記得去的第一間小學是深水鶞甄A魚行學校,就在停車場上面演出。鋪上地膠,開茖潃茪j風扇呼呼地吹,小學生們來了以後席地而坐看舞蹈演出。曹誠淵說當時條件很差,哪有現在還有技術團隊幫忙搞定演出的所有細節。12個團員什麼都要做,燈光、舞台、服裝......不懂就落手落腳學。扛茩腋T、拿茼a膠,什麼環境都去跳過。到了今天,舞團的教育項目越來越成規模,也有更嚴整的團隊和緊密的計劃,然而每每想起當年的那種天真直接卻仍覺心動。「也許,回憶總是美好的吧。」他說。

只是教育絕不可能一蹴而就,播下了種子,只能靜待花開。從80年代到今天,CCDC的教育項目不停嘗試新方式,曹誠淵卻從來不覺得急迫,「這是個很長遠的東西,不能急功近利。」他記得一次舞團去溫哥華演出,完了有觀眾上台說自己是香港移民,當年曾在香港學校中看過舞團的演出。「就好像是突然打開一扇門。這個種子種得很深很深,然後多年後竟然在世界的另外一個地方開花結果。種子到底幾時會開花呢?我總是抱茯好的願望,因為我總相信,你的汗水和耕耘是有功用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