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蘋果向下佛手向上

2019-06-10

付秀宏

水果的香氣,深入肺腑。有一次,吃老鄉送來山裡長的蘋果,「G嚓」一聲咬下去,頓感氣味馥郁,滿口飄漾茈怢瑼滬赫臐A絲絲縷縷,一直沁入心脾。我想,蘋果的香氣如果會動作,一定特別喜歡擁抱,她的情緒被激發出來,哈哈,便不顧一切地抱住了我。

山裡的蘋果原汁原味,香氣落了一地。先是大口大口咬荂A然後慢慢咀嚼,又把蘋果放在鼻端上嗅--那甘純的濃香,是蘋果在山裡長久修煉得到的香氣。蘋果若未被咬開,香氣自己不會出來,當你去咀嚼、品嚐它,這種香氣會很快散出來。

在蘋果園裡行走,鼻端飄過一陣陣香氣,香氣如絲帶般纏繞荍琚C三月,記得我去郊區的蘋果園采風。遠遠望去,銀白的世界令人驚艷,簡直是潔白無瑕的花海!一朵又一朵的蘋果花,密密匝匝挺立在樹間。有的已盛開,有的「猶抱琵琶半遮面」,有的還是花骨朵......

六月的蘋果園,有風輕輕走過,步子很慢。園子裡捂到透熱,時空成了太陽和雨水相互滲透茠瑭葅C。青果笑盈盈懸在枝葉上,像一盞盞飽滿的青燈;根在用力,看不見的養分輸送到蘋果燈盞上,向陽的一面已漸漸染色。八月來臨,有些蘋果被季節點亮了,一個個挑蚇O的枝條像腰一樣被壓彎。九月,秋風蕩金,蘋果香氣繚繞,鼻息平添馥郁。十月,蘋果燈一旦被摘走,秋天負重的身體一下子輕鬆了。記得蘋果成熟時,香氣那般濃烈。成熟後的蘋果,在房間裡放置久了,氣味會漸漸平息。然而,蘋果的香氣是它基因裡的東西,存放在果肉中,只需咬破便可喚醒。

夏天的夜晚,我時常站在果園裡,抬頭看滿天繁星。突然,一顆流星劃過天空,落到遠處。記得小的時候,我曾對流星許願,希望它不要落到村裡的果樹上。如果真的落到果樹上,果樹的孩子--蘋果就和它們的媽媽一同被燒掉了。我很擔心,曾悄悄地溜出門,向村裡的蘋果園跑去。

月光下,蘋果樹的影子給園外的土路鋪上了地氈。一切那麼安謐,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我抬頭看村裡果園最大的蘋果樹,它靜靜地站在那裡,守蚍薞茤]露的青蘋果一聲不吭。肖復興說,蘋果無論青還是紅,它的香氣類似山上的溫泉汩汩流淌。它雖來自野外,但還能常與人親密交談。我小時候的經歷,就證明了與樹上青蘋果的交集。

相比而言,佛手比蘋果的香氣,則多了一種佛教梵音,佛手香如同音樂的展開,會漸次形成高潮與華彩,屬於天堂的香味。佛手屬於芸香科,芸香科的其它果實,柚子、蜜橘、甜橙、蘆柑、金橘,雖個頭不一,可哪個不是長得渾圓光潤?唯獨這佛手,果實不僅如拳般開裂,甚至如指般舒展,莫非真的沾染了聖佛之氣,才會此般卓爾不群?

蘋果向下,佛手向上。

牛頓看到從樹上墜落下來的蘋果突發靈感,發現了萬有引力,蘋果不斷向樹下鋪散茠滬赫--讓科學家思維的駿馬馳騁,那種芬芳的氣息可謂功不可沒。而佛手的味道很香,有點兒像金橘的味道,在屋裡擺上一盆,滿屋子都瀰漫茞M香,讓人一聞到就心曠神怡,則十分適合打坐。

佛手有令人浮想聯翩的奇特長相,類似人參的情狀,但人參是長在地裡的肉質根,生在北地吉林和遼瀋。從佛手原產地印度看,的確與佛國有茪d絲萬縷的關係。後來,佛手被人從印度不斷移植,如今我國長江以南的廣東、廣西、四川、雲南、浙江、江蘇、福建、安徽和江西等地,都有佛手。產於浙江蘭溪的被稱為「蘭佛手」,產於福建的為「閩佛手」,產於兩廣地區的稱「廣佛手」,產於四川和雲南分稱「川佛手」和「雲佛手」。其中,最具知名度的無疑是浙江金華的「金佛手」。

佛手在金華已有近千年的栽培歷史。相傳,有一年金秋時節,在杭州為官的北宋詩人蘇東坡,因仰慕金華佛手的獨特芳香,特地跑到金華北山腳下觀賞佛手,揮毫寫下名聯:「沁人詩脾,清流環抱;香分佛果,曲徑通幽。」佛手的香氣,剛開始聞時並不十分強烈,在屋子裡放久了,它的香氣會愈來愈重。佛手是講究傳的,類似於傳教;那種香直達人心,真疑心它是上天賦予人的。這種水果的形狀很多,有伸指形的,就是果實像手指一樣伸開來;有握成拳形的,就是果實像手指握拳的形狀;還有攏手形的,就是果實像手指攏合的形狀,真是千姿百態。

蘋果為人喜歡,它是入世的,很接地氣,這是蘋果的性情使然。蘋果的心向下,它把自己做成溫順的形狀,圓圓的,依附在我們身邊,香氣清新怡人。它擁有的香氣由250多種物質精妙混合,從極甜的紅焦或金冠蘋果到極酸格拉文施泰因蘋果、史密斯外婆蘋果,林林總總,可謂是萬香陣容。如此多層次的「甜」和「酸」,無論你怎樣挑剔,都會相中一兩種自己心儀的蘋果,當然用它做烘焙或點心輔料也最是應景。

佛手的性情是神性的,貌似古怪,形狀如千手觀音的手指,香氣卻是聖潔非常。佛手的香氣蕩漾在空氣中,繚繞在我們面前,裊裊婷婷,雖看不見,卻是佛手形諸於人前的翩翩舞姿。從這個意義上說,佛手是行善果、送香果;它在佛香的導引下,讓人們屏息寧神,一點點向上、向上領略茼繵磢滷諨窗C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