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與香港書展同行近30載 舵手周啟良夏日炎炎 一年一會

2019-07-08
■周啟良■周啟良

「書影迷城.書展30」(之一)

人們慣愛把香港稱作「文化沙漠」,然而,就在這樣一個城市,每年夏天,大家頂蚍鰨鶼擗J會展逛書展。香港書展屹立近30年,並發展到每年超過100萬的入場人數,其存在本身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這書展給人的感覺呢,不是寧靜致遠的閱讀時光,不是想像中文藝兮兮的閒庭信步,而是嘈雜的、熱辣的、接地氣的,旺丁又旺財。這與清雅書齋相去甚遠的煙火氣,讓人又愛又恨,卻嚴絲合縫地熨帖茬o座成熟商業城市滾熱的皮膚--香港書展,就是不一樣的。

2019年,書展將邁入第30屆,我們想帶讀者回望書展的足跡,裡面有活動背後純熟專業的管理調控,有出版人走過黃金年代的壯志與期盼,有名作家在香江留下的身影,也有普通人和書展間說不盡的故事。

1990年,首屆香港書展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眨眼間,書展即將迎來第30屆,放眼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書展,有的聚焦於營造文化氣氛,有的主打版權交易,香港書展則像一個文化大熔爐,辦出了自己的特色──貼地而大眾化,老少咸宜。早前,趁荂u書展30」,香港文匯報專訪了書展背後一位重要的舵手、香港貿易發展局副總裁周啟良。周啟良加入貿發局超過30年,自1991年、亦即第二屆書展起便參與當中的籌備工作,近三十年來,目睹香港書展的種種變遷。「社會一直給我們很多意見與批評,俗點說,我們就見招拆招。」這位舵手的工作,實不易做!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朱慧恩 攝:莫雪芝 部分圖片由香港貿發局提供

這天下午,周啟良正忙於處理各種公務,貿發局的活動全年幾無間斷,加上書展即將開鑼,他與同事都分身不暇,訪問完後過一些日子,他又馬不停蹄地奔到台灣,進行書展的推廣工作。在密不見縫的行程中,他難得擠出寶貴時間,暢談與書展一起走過的日子。「貿發局全年30多個展覽,以規模來說,書展只屬中小型,但卻最消耗同事精力。」周啟良說。之所以如此,皆因書展是全港最多消費者參與的群體活動,不曲高和寡做「高嶺之花」,而是貼地又大眾化。雖然多年來圍繞書展的批評聲音不少,但它逐漸成為區域性的標誌活動,也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閱讀愛好者。

改變出版生態

夏日炎炎逛書展,是不少港人的指定動作,自第二屆書展起,周啟良便參與其中,因身兼重任,他未能如一般市民般悠閒地逛書展,但談到書展的發展與種種運作細節,他則比任何人都清楚。每每談起書展,總有人不厭其煩地形容它是「散貨場」、「大賣場」,意指書展沒有「書香」,欠文化內涵。「多年來我們都是以平常心辦書展,說是大賣場,一個貿易推廣機構促進貿易是責無旁貸,幫助出版業界賣出更多的書也是好事。」面對種種批評,周啟良也慣用平常心面對。

最早期的書展是由本地出版業界於中環大會堂舉辦,規模不大,也並沒有太多周邊活動。後來,應出版業界的要求,貿發局遂於1990年接手舉辦活動。一切皆靠摸茈衈Y過河,甚至在首屆書展中,亦嘗試同時推出印刷品銷售,「我們那時都困惑,若只售書籍,是否可行呢?」最終活動錄得20萬入場人次。因書籍銷情理想,故自第二屆起便專注售賣書籍。周啟良表示,書展的出現,從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本地出版生態。「現時全港超過一半的新書出版是配合書展檔期,趕於書展前出版。有一些資源較緊絀的小型出版社,因缺乏推廣及銷售渠道,故其大額銷售可能都在書展進行。有些新作家亦透過書展接觸他們的讀者群。」書展也自2012年起設立「周末作家書廊」,給予特定的時間及區域,讓小型出版社及自資出版的作家賣書和舉辦簽名會。

自由開放 老少咸宜

事實上,近三十年間,書展經歷了多番變遷,由最初20萬人入場,到今天,入場人數已翻5倍,每年逾百萬的入場人數,可說是「全球之冠」。最初的書展主要是銷售書籍,到今天,則伴隨茪@系列的文化活動。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向來重視英文。現時書展設有推廣英語閱讀的講座,2009年,書展亦設立了「英語世界」專區。但原來在早期書展中,英文書竟是處在「邊緣化」的位置。「1990年書展開始時,主力銷售中文書,當然也有英文書,但不是很茪O地推廣。」周啟良憶述。為了培養青少年閱讀英文的習慣,書展便於2009年設立「英語世界」。「我們邀請了鄧永鏘爵士幫忙,他在英國人脈廣,邀得很多英倫文學巨匠出席。」翻看名單,曾訪書展的有著名喜劇演員兼作家Stephen Fry,也有國際政治小說大師Frederick Forsyth等,粒粒皆星。

「香港是自由、開放及包容的社會,除了『第二類書籍』外,我們能接納任何題材與理念。」周啟良一語道出書展特色。德國的法蘭克福書展聚焦版權交易,意大利的波隆那童書展(Bologna Children's Book Fair)則主力售賣童書,寶島的台北書展,有一絲文青氣息,至於香港書展,則是平民貼地。上屆香港書展入場人次達104萬,周啟良表示,在104萬中,約有10%是外地人,而10%當中又有8%來自內地。越來越多內地讀者來香港書展「朝聖」,除了因交通愈趨便利外,「他們亦很希望了解香港自由開放的出版情況是如何的。」現時周啟良與團隊成員均會到內地進行書展推廣。他坦言:「書籍的出口不簡單,比如要想令香港出版的書籍進入內地市場,會有很多細節規條要處理。那是否可以換個方向想,鼓勵內地讀者來香港買書呢?香港書展的最大特點是具包容性、國際性。不同地方的書展有不同特色,香港書展也許未說得上是全球最重要的書展,但這是一個自由開放的平台,我們希望繼續發揮此等優勢。」

眾口難調 見招拆招

書展陪伴香港市民走過快30個炎暑,周啟良也笑言自己又老了快30年。這麼多年間,書展走過不少風雨,籌備團隊也有過不少艱難時刻。「可以讓我稍微抱怨下嗎?」他苦笑道,「時至今日,還有人會問起我們『逼爆玻璃』事件。」那是早在1993年,觀眾熱情入場,引致售票處旁的玻璃被擠爆。但自此之後,書展再沒有出現過類似事故。來到今日,書展入場人次早已突破一百萬,不管人們對書展有多少種批評,無可否認的卻是,作為一個規模少見的大型活動,書展井井有條的現場和應付突發情況的緊急機制在在都展現出主辦方極強的掌控力和極富效率的管理方式,而這,也成為香港書展的特色之一。

「一直以來,社會各界都給予我們很多意見與批評,令我們不斷改善。」周啟良仍然記得,早在上世紀90年代,動作類和武俠類漫畫流行,書籍往往搭配刀劍等周邊產品同時發售,曾經社會輿論烽煙四起,有意見認為應把這類含有暴力元素的書籍禁絕於書展門外。「這批評並非絕對正確,但我們理解為何有公眾這樣想。但如果我們完全禁止這類書籍,出版界可能又有意見。正反意見皆有,所以我們會做普查。」主辦方因此做了民意調查,最後達8成受訪市民都認為書展應禁絕「第二類書籍」,「最後我們聽取民意,自1998年開始,書展便不再出售『第二類書籍』,書展亦從此往健康閱讀的方向走。」

既是面對全年齡段的公眾,必然眾口難調。多年來,常有人批評香港書展不夠「文化」,周啟良有一絲無奈,也盡量保持平常心。他形容貿發局是「推廣專家」,真正的優勢在於籌辦大型活動,讓出版社和市民同時得益,旺丁又旺財。至於打造文化活動,的確不是貿發局的優勢及責任所在,「但社會有這個訴求,我們便盡量做。」與不同單位合作,不斷擴展多元化的文化活動。從會展的書展現場,到現時每年七月遍佈全城的大小文化活動聯動,香港書展也許不夠文藝,但在接觸普通公眾、鼓勵閱讀方面,可謂越走越廣闊。

每年在幕後默默看茼p梭的人潮,周啟良說雖然對書展的每個細節都了然於胸,他卻沒有時間真正好好「逛」書展。「可能等退休後吧。」他笑道。

一百萬

2014年,香港書展的入場人數首次突破一百萬,這令人咋舌的數字背後,是經過多年摸索而出、被周啟良笑稱「好勁」的人流管理系統。「我們可以做到實時掌握每個hall每個時段有多少人。」人一多時,即時可以作出引導,讓多少人上樓、多少人到另外一個hall,精準的調控讓人歎為觀止。此外,書展選擇周三開展,特設不同時段的特價門票,也起到調節人流的效果。「每天12點入場前享有10元特價票。另外,周三、四人流不及周五、六、日,想舒服行書展,最好頭兩日來,周三、四如果用正價25元買,留下票尾可以在之後周五、六、日其中一天下午5點後再入場。透過各種優惠讓人流不會谷在某個時段。」這些人流管控手段效果如何?周啟良記得有一年,陪茖茬X的外國作家逛書展,他們驚歎道:「那麼多人,但好井井有條。」

打風球

書展的籌辦團隊,大概比誰都更能深刻體會什麼叫做「風雨同路」、「天意難違」。皆因每年書展,都要面對「打風疑雲」。若是8號風球掛起來,市民可安坐家中靜候書展重新開門,周啟良卻要與同事爭分奪秒部署現場,還要當機立斷--幾時閉館,幾時重開,是否補鐘?因為一旦暫停開放,將意味荌悎i商失去至少半天的生意額。「那是2017年,前一晚已知悉會打風,我凌晨四時多已醒來,一路留意風向的變化。」周啟良說,「之後若然要延長開放時間補鐘,又是不是所有參展商都同意呢?」他仍然記得,當天凌晨五時,便在WhatsApp群組中指揮一眾同事,一邊廂令他們說服數百參展商接受延長開放時間的安排,另一邊廂又與會展協調,安排相關人手駐場。最終書展暫停了約5小時,重開時吸引了逾千人輪候兩小時入場,場面可謂「墟R」。「那天我很早已回到辦公室,從37樓望下去,看到工作人員排好鐵馬,一開,人們魚貫入場,好企理。」那一刻,對周啟良來說,可謂是「大滿足」。「然而,若然沒有之前的部署,又豈能做到此呢?」他說。問周啟良做書展那麼多年,什麼時候最開心。「書展最後一日,無風無險又到五點時最開心。」他忍不住笑起來。

名作家

從2005年起,書展首次與《亞洲週刊》合作,邀請海峽兩岸的著名作家於書展進行講座。首屆書展便請來龍應台、章詒和及陳冠中等作家出席。翌年則邀來了金庸及倪匡,當年金庸的講座吸引了數千人出席,一睹大俠風采,人數也是歷年之冠。周啟良形容金庸是「書展之友」,早年常常現身書展。台灣作家龍應台亦數度應邀當座上客,她上年也有帶來新書演講,演講廳外打了幾個「蛇餅」,演講廳內更是座無虛席,有超過3,000人出席。今年會有馮小剛、劉震雲、麥家、平路等名家赴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