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聽江迅講 「名作家」系列背後的故事

2019-07-15
■江迅 攝影:張岳悅■江迅 攝影:張岳悅

「書影迷城.書展30」(之三)

人們愛把香港稱作「文化沙漠」,然而,就在這樣一個城市,每年夏天,大家頂蚍鰨鶼擗J會展逛書展。香港書展屹立近30年,並發展到每年超過100萬的入場人數,其存在本身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這書展給人的感覺呢,不是寧靜致遠的閱讀時光,不是想像中文藝兮兮的閒庭信步,而是嘈雜的、熱辣的、接地氣的,旺丁又旺財。這與清雅書齋相去甚遠的煙火氣,讓人又愛又恨,卻嚴絲合縫地熨帖茬o座成熟商業城市滾熱的皮膚--香港書展,就是不一樣的。

2019年,書展將邁入第30屆,我們想帶讀者回望書展的足跡,裡面有活動背後純熟專業的管理調控,有出版人走過黃金年代的壯志與期盼,有名作家在香江留下的身影,也有普通人和書展間說不盡的故事。

提起香港書展,不能不說那些相聚於香江的名作家們。2005年,彼時香港書展已走過15年,由《亞洲週刊》主辦的「名作家講座」系列應運而生,所邀請的名家們,從首年的五位-章詒和、蘇童、龍應台、南方朔、陳冠中,到近年每屆出席的10幾甚至20位,範圍覆蓋至海峽兩岸暨香港作家、名人及學者。本港的金庸、倪匡,內地的蘇童、莫言、閻連科,台灣的李敖、龍應台等都曾在香港書展與讀者相聚。

轉眼間,又是近15年過去,香港文匯報訪問了《亞洲週刊》副總編輯江迅,聽他講述「名作家講座」背後的故事。「書展是香港的文化品牌,將『名作家講座』系列打造成為香港書展的品牌,是我的目標,通過這麼多年的努力,已經達到了。」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尉瑋 部分圖片由香港貿易發展局提供

江迅是香港書展「名作家講座」系列「背後的男人」,他笑說自己可謂是用生命在做書展。從每年年初開始團隊策劃,擬定名作家人選並發出邀請,他再親自飛去各地與各人見面溝通至少一次,研究「怎麼講,講什麼」。這半年多的時光,用他的話說是:「在香港,找不到一個像我們這麼投入去辦『名作家講座』的人,有人脈、能邀請到名作家的人不少,但像我這樣精心選擇作家,甚至為策劃而晚上睡不蚅情A心臟停跳兩分鐘的,還沒有。」

「我們是多元的,沒有誰必須請和不能請。別人不容易請到的,我來請。」訴「苦」之後,江迅隨即展露出霸氣的一面:「我們只挑最好和最耀眼的,這是最重要的一方面。另外我們也會考慮話題性,以吸引更多的聽眾。我們編輯部來自五湖四海,很多來自內地,對內地的文化動態都是關注和了解的,所以我們的名單緊扣內地話題。另外一方面,也會邀請一些被忽略的作家,比如曾請來劉慈欣,他獲獎前知道的人不多。」名作家人選如此精挑細選,他對自己團隊的策劃工作要求同樣甚高,「我們內部評估,如果作家演講的聽眾不到三百人,就算是失敗的,平均人數應保持在六七百,目標是達到每場一兩千聽眾。」

據他回憶,最初的幾屆「名作家講座」設有同聲傳譯,但近些年,隨荋雲q話在香港的推廣,普通話不再是障礙。香港讀者對於內地作家學者及其作品的好奇則與日俱增,對其認知和接受度也在提高,這種轉變與書展及「名作家講座」持續邀請內地具話題性的作家或學者的努力密不可分。

細節決定成敗

翻閱歷屆香港書展名作家的名單可以發現,有些平素甚少於香港現身的名人、作家來過不止一次,也有如駱以軍、陳丹青、錢文忠等作家會事後專程寫文記錄參與香港書展的經歷及感受。香港書展如此受到名作家們的喜愛和青睞,秘訣為何?江迅將其歸功於「細節」。

細節做到什麼程度?包括接機時的歡迎鮮花,為「老煙槍」特備的打火機,講座之餘的景點玩樂指南、學生助理的安排等。「我是一個文化人,知道文化人的平均收入不高。」香港書展經費有限,除了仆心仆命,江迅有時還需要尋求贊助,甚至自掏腰包,盡力將受邀嘉賓的食、住、行、玩安排妥當,代表書展表現出邀請的誠意。

江迅說,內地作家或學者會直接面對許多在內地少有遇到的尖銳提問,曾有內地作家接受個別傳媒專訪之後,報道出版時被斷章取義的先例,因此在講座之前,他自己會將香港媒體的情況告知嘉賓,「當然,最終如何回答問題取決於他們的技巧,是否接受訪問也由他們自己決定。」

他對2010年的話題人物韓寒記憶猶新,提起當年為邀請他來,自己曾三次飛去上海接洽。最終韓寒來港時,雖已盡量低調,未通知傳媒,大量媒體及粉絲仍然蜂擁而至。江迅當機立斷,一邊讓同事在接機出口處舉牌子放「煙霧彈」,一邊安排韓寒由另一個出口離開,這才避免了一場擁堵追逐。後來韓寒在書展舉行「無主題」講座,由於反響熱烈,江迅與主辦方遂將講座分為傳媒場和聽眾場兩部分,在此之前,更與韓寒討論他可能會遇到的敏感提問......最終,超過一千八百位讀者擠滿講座現場,韓寒一臉放鬆,妙語如珠,也成為當年書展的「金句王」。

「魔鬼就在細節中」,接待文化人,更是一點不簡單,處處有門道。江迅將他對海峽兩岸暨香港文化的了解,與對文化人的體察,盡數藏於練達的人情中;全方位的考量和極致的細緻周到,既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作家們,又為他們在書展的活動選定了方向、製造了話題。

書展意義轉變

當年書展創辦伊始,「文化沙漠」,「香港人不讀書,更不會買書」,「書展是市民的嘉年華,讀書人不會去」的評論言猶在耳,江迅卻對這些說法不以為然,逐一反駁:「香港有那麼多的好作家,很多內地作家也是經過香港的洗禮再北上的;那時的手機不發達,地鐵上還是有很多人在看書;書展的確不是專為讀書人而設,但即使平時不買書的人,會走入書展,聞下書香,在書海中隨手翻閱,這樣的書展就成功了。」

今時今日網購便利,書展的意義又在哪裡?在他看來,網購圖書很容易受商業銷售手段誤導,出於利益考慮,網站會把賣得好的圖書作為熱門主推,普通讀者往往會順茬o樣的引導去買書,如此以往,選擇的範圍會愈來愈窄。而書展則不同,強調的是品種和品質,而逛書展,注重的是體驗,其樂趣在於隨時可能邂逅一本超出自己常規閱讀領域的好書,這種相逢的驚喜往往是網購不可能有的。另一方面,正是購書意慾有所弱化,香港才更需要舉辦大型書展,書展正承載茈社會推動有效閱讀、有品閱讀的美好意願。「每年茪熗w備新一屆香港書展時,我們同事都會費盡心思,想盡辦法,希望利用書展這個平台,鼓勵更多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多花一些時間閱讀,一同重拾對閱讀和文化的狂熱。」

常去上海書展和台北書展的江迅,在肯定香港書展的參與人數優勢之餘,亦為「名作家講座」系列舉辦的「地利」優勢而驕傲。所有的名作家講座都在會展中舉行,因講座地點與主場館距離近,更方便讀者和市民在購書之餘,入場與名作家面對面交流。香港書展至今近30載,對於書展的交流平台作用,江迅仍持肯定態度。而他的期望,是貿發局可以將「名作家講座」系列的文字和影像結集,在每一屆書展落幕後,依然留存下這一份珍貴的財富。

2006年,82歲的金庸特地從劍橋趕回香港參加書展,吸引超過四千人入場。「今天我還是用普通話比較方便,如果講得不精彩,就對不起大家了。對於大家的提問,如果懂得我就回答,如果不懂,回去查一下再想辦法回答大家。」大俠謙遜的開場白立刻贏得讀者的熱烈掌聲。講座中,金庸說「現代社會需要俠義精神。」又說讀書是人生一大樂事,「如果有兩種生活:一種是坐牢十年但可以讀書,另一種是人身自由但不可以讀書,我寧願選擇坐牢。」2018年,金庸逝世,重溫2006年的講座影片,讓人感懷。

台灣作家龍應台,是香港書展的老朋友。2005年第一屆的「名作家講座系列」,她便是其中一位來訪者。龍應台的每次亮相,都吸引上千人潮。2018年的這次,她與讀者分享講述母女情的《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她溫柔地提醒大家,年輕人一定會向前衝,作為父母要明白此點,而年輕人亦應該告訴父母必須放手。講座後段,龍應台還帶領台下讀者一起朗讀書中的精選段落。

2011年,香港書展2千人的會議廳因為李敖的演講《中國知識分子的走向》而被擠爆。向來敢言的李敖天馬行空,話題跳躍蚨﹞悜腹C這一天,帶荇鴾薔堨來朝聖偶像的聽眾們,感到台上的李敖細膩了、柔軟了,曾經棱角尖利的他展現出令人好奇的另一面。「很可惜,我的很多東西都被埋沒掉了,大家看到的我,只是冰山的一角。」李敖說,「要怎麼看到我冰山的全貌呢,就像鐵達尼號沉船,不需要撈起來,但到時候就都看到了。」

今年初,因電影《流浪地球》的熱映引發了又一波對華文科幻的關注。《流浪地球》的作者,也就是因科幻小說《三體》獲得雨果獎的作家劉慈欣,曾在2011年造訪香港書展。在名為「用科幻的眼睛看現實」的講座中,他談到從科幻的角度,如何看待地球上資源與發展的矛盾,又如何看待太空開發。最後分析數本經典的科幻作品,展現科幻文學對人類價值體系的描摹。「科幻文學要考慮終極目標,它是唯一一個考慮人類終極目標的文學,這是它的價值所在。」

2010年,風頭正勁的韓寒造訪香港書展作「無主題」講座,主辦方要加開兩個講廳,才能滿足超過1800名讀者的需要。席間讀者發問熱烈,韓寒則四O撥千斤,妙語應對近百條問題。其中,「喜歡台灣,最喜歡的是台妹。」成為當時金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