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國際專題 > 正文

【環球點評】勿讓本土恐怖主義扎根

2019-09-11

范宋環

美國過往近20年集中打擊境外伊斯蘭極端思想所構成的威脅,卻忽視了以白人至上極端思想為主的本土激進分子的危險性。據聯邦調查局統計,極端右翼活動在2018年所造成的死亡人數,是1995年俄克拉何馬城聯邦政府大樓爆炸案以來最多。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槍管法律寬鬆、政客偏頗言論煽動、網絡充當極端思想溫床,全部都是助長本土恐怖主義在美國扎根的「肥料」。美國放任本土恐怖主義蔓延的惡果,尤其值得當下的香港借鑑警惕。

恐怖活動頻仍,美國槍管條例寬鬆是一個重要原因。美國人均擁槍數目是全球最高,故即使新西蘭、挪威等地同樣有極右思想冒起,美國的槍擊案頻率卻一直拋離全球各國,若政府希望遏止無日無之的暴力,則必須從極端分子所使用的武器入手。

白人至上極端主義思想的氾濫是主要的思想根源。前總統奧巴馬成為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固然象徵美國在種族平等上邁進一大步,卻亦激起極右組織反彈,甚至美國密勤局早於2007年5月、奧巴馬剛ㄟ岉v選工程之時,已經開始為他制訂極為詳細的保護措施。

至現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大推反移民政策,更令白人至上主義者肆無忌憚。據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分析,特朗普的競選廣告中,約2,200個會將邊境移民活動形容為「入侵」,twitter帖文及訪問中,亦可經常聽到特朗普使用「入侵」一字。上月得州埃爾帕索的槍擊案中,槍手正正形容,自己的作案動機是阻止「拉丁裔入侵得州」,不難看到政客言論與民眾極端思想之間的關係。

社交網絡的無序發展更為極右分子散播暴力思想提供理想的平台,在此方面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擘屢受批評,被指打擊極端言論不力。兩間企業的發言人則曾解釋,只有在帖文涉及危害生命內容時,才會出手干預,做法明顯遠遠不足夠,因為極端主義已屬於暴力意識形態。再加上言論自由深深植根於美國文化中,令仇恨思想可輕易將其當作擋箭牌,現有法律更難規管。

極端分子武器升級、政棍發表煽惑言論、社交網散播極端思潮......在美國出現的這些問題,不正是香港當下真實的寫照嗎?在恐襲的苗頭萌芽之初,香港政府和執法機構必須採取果斷行動,否則後患無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