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懷念香港業餘話劇社創社委員之一梁舜燕

2019-09-14

小蝶

香港自有電視開始,便有Lily姐梁舜燕的存在。因此,大家都知道她加入電視圈超過一個甲子。不過,我相信大部分觀眾卻不知道她的演藝工作原來始自舞台劇。

Lily姐在十四歲那年加入春秋業餘聯誼社戲劇組,首踏台板即擔演《女店主》的女主角杜九姑娘一角,並在該社認識其夫婿Uncle Bill阮黎明,演出多個舞台劇,二人常同台演出。由於他倆均熱愛戲劇,香港業餘話劇社在一九六一年籌備期間,召集人雷浩然先生邀請他們加入劇社,成為九位創社委員的其中二人。兩位前輩夫唱婦隨,分別在幕後和幕前為劇社付出。Lily姐在香港業餘話劇社的舞台劇和電視劇的演出中屢屢飾演女主角和要角,前者有《野玫瑰》的天字第一號女間諜艷華、《西施》的西施、《長恨歌》的楊玉環、《佳期近》的莫愛蓮太太等;後者則有《快樂旅程》、《防不勝防》、《打是歡喜罵是愛》、《藕斷絲連》的女主角等。雖然Lily姐在一九五七年後,已經在「麗的映聲」建立她的電視事業,自一九六三年起,更連續四屆獲頒麗聲盃最受歡迎的電視藝員獎項,是電視界紅人,但她一直在公餘時間為香港業餘話劇社演出,是劇社的主要演員。她的女兒Mary姐(阮曼莉)受到父母的熏陶,也曾在劇社的舞台劇《新清宮怨》中飾演春艷一角。

我與Lily姐談她在香港業餘話劇社的戲劇演出時,她總是謙虛地表示自己在劇社中能夠跟隨眾位前輩演戲,令她獲益良多,終生受用。她說︰「我跟在后叔(陳有后)、譚叔(譚國始)、雷Sir(雷浩然)、黃姨(黃蕙芬)、King Sir(鍾景輝)和張清身後已經感到莫大的安全感。雖然我覺得自己是『跟尾狗』,但已經有很多得荂A如學到演技,領略人生。」

每次Lily姐提到她在劇社的《陋巷》演出時,一定會告訴我雷浩然先生非常讚賞她在該劇中飾演妓女白萍的表現。她為了參考花街神女的神態,專程由Uncle Bill陪同,到上環流鶯流連之地暗暗觀察。即使我最後一次跟她在電話上聊天時,她仍然喜孜孜地告訴我,她當年如何獲得她的前輩稱讚。

我最後一次與Lily姐接觸並不是通電話,而是喝茶。六月初,她和我與數位電視藝人一起喝茶。茶敘後,我如常挽茼o在街上走,每次與她走在街上時我一定會挽茼o走。我與她同車,但我先下車。我回頭,看到她在車內向我揮手。那時候,我怎會想到那竟然會是最後一次見她的呢?我跟她說再見時,又怎會想到原來我們不會再見?

由我編撰、記錄香港業餘話劇社歷史的《重踏香港業餘話劇社昔日足跡》一書近月出版了。Lily姐是創社委員,我自然訪問了她關於她在劇社的工作和感受。三年以來,我與她就此書多次傾談。我們的足跡遍留在她的家中、茶樓、咖啡廳......通過她的記述,展現了香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劇壇的部分面貌,是劇壇的珍貴史料。遺憾的是,書終於出版了,Lily姐卻來不及閱讀了。九月五日晚上,我到靈堂向這位劇社的創社委員致祭。她為劇社所作的貢獻早已寫在書上,社員和觀眾都會記茬o位一生熱愛戲劇的劇壇前輩。

在靈堂哀悼Lily姐時,我想起我在二零一二年向劇社的另一位創社委員Uncle Bill致祭的情景。願Lily姐現時已經在天國與Uncle Bill重聚,閒時在天上與劇社眾位前輩繼續演好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