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陳偉強嘆大學竟難容多元意見

2019-10-10
■HKCC講師陳偉強前日上課被批鬥,有學生粗口叫囂及用鐳射筆照射。 視頻截圖■HKCC講師陳偉強前日上課被批鬥,有學生粗口叫囂及用鐳射筆照射。 視頻截圖

遭學生禁錮批鬥「叫天不應」 對校方阻警入校感失望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姬文風)口說言論自由,一遇相左意見即「以暴壓人」,這般「講一套,做一套」的橫蠻態度,正是現今煽暴派的寫照。理工大學專上學院(HKCC)講師陳偉強早前接受傳媒訪問,因支持嚴懲暴力罪行的言論惹來學生不滿,前日上課期間竟遭大批戴口罩學生圍堵批鬥及辱罵,前後禁錮近5小時,更三度被人推撞在地,報警後校方竟拒絕警員入內。身為受害人的陳偉強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憶述當時的情況形容令人恐懼,他感到無比絕望,並感嘆大學校園竟無法容下多元意見,又批評校方拒絕警方入校,將令校園淪為「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險地。他認為事件已充分顯示校園禁錮和暴力事件日益嚴重,期望校方未來可更好地保障教職員人身安全。

陳偉強前日下午在西九校園授課時,一批學生因不滿他上星期接受傳媒訪問評論蒙面禁令時,認為新法規欠阻嚇性,提倡應該「以暴動罪重囚示威者」,而發起「Sit堂(旁聽)」行動。大批戴口罩的「學生」當日湧入教室,紛紛對其圍堵及高聲粗言指罵,要挾他道歉及收回言論,更以鐳射筆照射他,過程前後長達5小時,其間他三度被人推撞在地。

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下午特意致電慰問,陳偉強直言,當時場面令人恐懼,過程更令他感到「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無比絕望。

威迫交代立場 問家「裝修」否

他憶述,前日下午在西九校園教室準備上中華文化課堂,突然有學生提及他上星期受訪時的評論,要求他道歉及交代政治立場,「開始時其實我完全唔想講,因為這(言論)根本與課堂無關,只不過是我在外間發表的個人言論,在言論自由前提下,按道理不可能逼我交代自己的政治立場。」

網上片段顯示,當時多名學生於教室以粗口向陳叫囂,有人大叫「你好×驚嗎?」、「驚你就唔好×返學啦,返薑S唔×教」、「你同我]講啦,×你老母」等,更有恐嚇指「你屋企使唔使『裝修』啊」。

有關人等蠻不講理,陳偉強遂提到三點:「一是反對暴力,二是尊重法治,最後一點在於我是以中國人身份認同為原則任教中國歷史和中西文化,絕不認同『港獨』。」他感嘆已多番嘗試交代及解釋,惟同學始終不接受,無奈下只得離開,卻被阻擋去路。

「 我嘗試離開不下十次」

「我嘗試離開不下十次,其間院長有到來調停事件,但始終不成功。」陳偉強只得被迫改到演講廳繼續「對話」。「過程間有同學推倒我,前後跌了三次,頭和腰都傷到少少。」

他直言,當時場面令人恐懼,深感人身安全已再無保障,又感嘆當日的學生不認同別人言論,即以非法禁錮、武力方式試圖迫人屈服,根本是「反民主」和「反言論自由」的行為,令人痛心及沮喪。

不過,陳偉強補充,改到演講廳「對話」後,自己一些學生見情況變壞已提早離開,卻見到很多他不認識的人加入,所以做壞事的不一定是他任教班別的學生。

盼院校深思再遇暴力怎辦

對HKCC的處理手法,包括在他報警後未有讓警員入校園,陳偉強認為,校方可能想要平衡各方,包括顧及學生情緒,「也不能說學校完全不對,但教職員的安全都需要保障,尤其有人已經涉嫌違法。」他坦言對此有點失望,「大學裡面有人報警,如果大學唔俾入,當事人真是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還好當日未有人受到太大傷害,他認為院校應深思,如未來校園再有禁錮和暴力事件,應如何應對。

不過,對陳偉強的追擊並未停止。昨日,HKCC校方安排與學生公開對話,網上突然傳出多則「新聞」,大字標題宣稱「罵學生暴徒 理大講師被停職」云云(見另稿),部分媒體指學生在會上就陳偉強「指責學生是暴徒」的言論提出關注。

陳偉強澄清,被圍堵當日,學生要求他表達立場,他重申當有人參與暴力行為被捕,理應予以譴責,「是指外邊的人,討論的是已經承認在外面有參與非法暴動的學生」,強調自己的言論絕非針對在席者,也無稱呼現場學生為暴徒。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