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古文字融入生活 延續生命力

2019-10-30
■「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安陽開幕。■「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安陽開幕。

紀念甲骨文被發現120年 「冷學」迎熱潮

最早出土於安陽殷墟的甲骨文,是中國目前考證的最早漢字,對於研究中國歷史和漢字源流有虓布鬼垠n的作用。在安陽重見天日120年後,甲骨文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不僅有象牙塔內的學者甘坐「冷板凳」研究成果斐然,更有民間愛好者將甲骨文融入尋常生活,創意頻出。學院與民間齊頭並進,甲骨研究已經從「冷學」成為國際「顯學」。■採、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通訊員 邵鮮艷 安陽報道

在安陽舉辦的「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甲骨文文化傳播與發展主題論壇活動引起了一眾媒體的特別關注。在這樣一個嚴肅又高冷的學術研討會上,為何安排了一場如此「活潑輕鬆」的分活動?漢字藝術設計研究與甲骨文設計專家,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陳楠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這個分活動是他特意爭取來的。

學術與創意平衡發展

陳楠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吉祥物「福娃」的設計者之一,是首款甲骨文設計字庫、章草設計字庫設計者,他帶動了中國古老文字融入了當下設計潮流。「甲骨文發現120周年了,但真正的甲骨文熱是這幾年的事情。」

在陳楠看來,「漢字並不是只用來閱讀的,它有可能融入到中國衣食住行用的每一個環節。」據了解,此次活動的標誌也是由陳楠團隊設計。據陳楠介紹,這個圖案是古代的甲骨文裡的「見」字,也可以說是「發現」的「現」字,是一個跪坐茠漱j眼睛的人。這個圖案寓意荂A當我們今天回看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時,使用甲骨文的古人同時也在看荍畯怴A看3,000多年之後的中國人以及世界的人如何對待古老的文化、古老的文字,這是互相對看的標誌。

陳楠告訴記者,如果對古文字的研究只停留在學術層面是很危險的,它的生命力就會止步。因此他一直致力於用現代傳播與設計理念來傳播古文字,「用學術以外的方法去研究和傳播,更能為普通大眾所接受,也更能與時代同步。」

陳楠從1999年起,就開始進行對甲骨文的藝術研究與創作。近20年間,他設計發表了大量關於甲骨文的表情包、動畫,賀卡等創意設計產品。目前,陳楠已經創作「甲骨文吉祥話」、「甲骨文熊貓俠」、「生肖甲骨文」、「甲骨文萌表情」等7套甲骨文表情包。他的這些創意帶動了大量年輕人重新關注中國傳統文化。「嚴謹的學術研究應該與活潑的創意設計平衡地去發展。給文化創意一定的寬容度,會有更多的人去接觸去喜歡。在一百個愛好者中有那麼一兩個去真正研究,這就是一種帶動作用。」

追根溯源 漢字愈走愈遠

小象漢字創始人劉良鵬亦在本次活動受邀之列。「社會上關於甲骨文的普及活動以及文創產品等愈來愈多,更多的人去找尋中華文化的源頭,中國漢字會愈走愈遠。」劉良鵬說道:「甲骨文更形象化,易於孩子理解。」他在製作識字卡的時候,會根據孩子的理解與接受能力,再進一步地讓甲骨文形象化。如今小象漢字的識字卡有二三十萬套的銷量,全網目前有60多萬左右的用戶。

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中國文字學會會長黃德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青少年在學習漢字時應該學到漢字的源頭。過去我們學習漢字只教漢字應該怎麼寫,不能怎麼寫,現在通過甲骨文追溯漢字,從源頭上講漢字更有利於漢字的學習。

外國人在追根溯源中也能體會到學習漢字的樂趣。中華漢字文化體驗園項目課題負責人桂帆說,通過甲骨文,將文字畫出來,告訴學習者每個字都代表了一層含義,代表了一個故事,這讓那些原本覺得漢字很難的外國人變得很容易接受漢字。

「漢字叔叔」 斯睿德就是漢字追根溯源的忠實粉絲。「我不喜歡死記硬背,我想要了解漢字的構件。」頭髮已經全白的斯睿德告訴記者,「每一個漢字的每一個構件都有一個來源,我想找到這個構件的本意和漢字之間的邏輯。」在此過程中他逐漸愛上了漢字,每一個漢字對他來說都是一個故事,學漢字,就好像在閱讀一個個故事。在他創辦的漢字字源網站上,可以查到現代所有漢字從甲骨文演變以來這3,000多年間不同階段的字形和字音,以及對每個漢字字形構件的分析和解釋。

斯睿德在接受採訪時,向記者展示了他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寫滿了現代漢字字形的各個構件,以及構件的演變過程。他表示,他打算寫一本書,幫助更多人學習漢字。在研究甲骨文過程中,他也結識到很多朋友。「最初在美國我是孤身一人研究漢字的象形來源,現在身邊研究甲骨文和象形文字的愈來愈多,我有了很多朋友」。

甲骨文是中華文明的古老基因

1899年,一片甲骨驚天下,距離現在3,000多年的甲骨文從數千年沉睡中被逐漸喚醒。120年來,海內外的專家學者不斷投身甲骨學的研究領域,甲骨學從剛開始時的冷門學科已經成為了國際顯學。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甲骨學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宋鎮豪介紹,120年以來,據不完全統計,已出土甲骨文約16萬片,甲骨文單字約4,500餘個,出版甲骨著書約280種,發表各類論文30,000餘篇,包括美國、加拿大、韓國,日本等在內的16個國家的約3,800人都在甲骨學各個分支深鑽細研,作出獨特貢獻。

目前發現的殷墟甲骨文材料約16萬片,甲骨文單字約有4,500個,其中被考釋確識的約有1,500字。宋鎮豪告訴記者,剩餘的未被考釋的2,000字大多是古代的人名、地名等專有名詞,後來隨茖洏怹藿猁漣幭隉A這些字體被歷史淘汰,在現代不存在與之對應的漢字。

研究了一輩子甲骨文的宋鎮豪說,甲骨文的文字考釋,不僅僅是對字形字音字義的考釋。甲骨文是3,000多年前商人留給我們真實可靠的第一手資料,可以讓我們了解鮮為人知不見於文獻的極為豐富的商代資料,可以說是商代社會的百科全書,對於研究早期文明與社會形態有重要價值。可以說甲骨文是中華文明古老的基因,研究甲骨文是要了解文字背後的中國歷史,以此勾勒出歷史上人們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甲骨文字可以拆散,對各構件進行分析,可以了解每個字的來源。更重要的是,通過對甲骨文的考釋,我們可以追溯到中國思想與信仰的源頭,了解到中國人品德性格的特徵。」

宋鎮豪感慨道,在40多年的學術生涯中,自己研究揣摩過甲骨數萬片,考釋甲骨文字20多個,發現甲骨文新見字與新見字形近60個,出版了數本著作,對甲骨學與中國上古史諸多問題進行了較為深入的闡釋。「這固然是個人刻苦鑽研、不斷耕耘的結果,更大程度上得益於近年來甲骨文研究受到各方關注,甲骨學發展趕上了一個好時代。這也是激勵我不斷奮鬥、繼續求索的力量源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