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 > 正文

陳可辛 徐崢 陳思誠論劍 探尋中國電影之路

2019-12-01
■左起:張一白、陳可辛、徐崢和陳思誠一起討論。  網上圖片■左起:張一白、陳可辛、徐崢和陳思誠一起討論。 網上圖片

新華社電 中國電影在十多年高歌猛進之後,漸趨理性和成熟。近年來,隨荂m中國合夥人》、《我不是藥神》等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取得巨大成功,一批兼具商業性和藝術性的電影逐漸成為市場主流,中國電影邁入「新商業大片」時代。

早前,在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配套活動「新浪潮產業論壇」上,2020年春節檔三大主力電影《中國女排》、《囧媽》、《唐人街探案3》的導演陳可辛、徐崢和陳思誠相聚鷺島,回顧創作初心,探尋中國電影之路,展望產業未來。

初 心

由陳可辛執導、鞏俐等主演的《中國女排》未映先熱,備受市場期待。談及創作初心,陳可辛說,1978年曼谷亞運會那年自己16歲,正在曼谷上中學,第一次看到中國女排。

「那一年也是中國隊重返亞運,隊員們穿茈捰蟡梲ョA個子都很高,別的排球隊完全沒得比。作為一名華僑,看到中國隊出場那一幕,感到很震撼。」陳可辛說。

為了尋找「不安全感」,陳可辛一直在嘗試新鮮的題材,開始向體育電影發起挑戰。陳可辛說,當看到自己團隊的年輕人對中國女排那種關注時,回想自己年輕時的經歷,更堅定了自己拍攝這部電影的決心。「中國女排很值得拍,因為它遠遠超越了體育本身,是中國與國際接軌對話的載體。」

《囧媽》是「囧系列」第三部作品。導演徐崢說,自己一直希望拍一部反映中國式家庭的電影,中國家庭有很多沉重的東西,如果用喜劇方式表達,每個人都能在電影裡找到自己。

「不管去哪裡『囧』,最重要的還是主人公的成長,人物關係的成長。」徐崢說,創作的初心,就要選擇自己有感覺的主題。

拍攝《唐人街探案》大獲成功的陳思誠說,自己在曼谷唐人街跑步時,看到早期華人下南洋在東南亞打拚的印記,於是萌生了拍一部華人偵探的想法。談及唐人街,陳思誠說:「這是我們獨有的文化符號,中華文化與當地文化在這裡交融碰撞。」

自 豪

自1994年引進荷里活電影以來,國產電影在美國大片進攻下節節敗退,但在電影人和市場的不斷努力下,逐步摸索出一條國產電影的道路。2015年以來,年度票房冠軍都被國產電影奪取,2018年更是強勢佔據前四席。三位導演不約而同將其歸功於觀眾這群「最可愛的人」。

「其實我沒想到中國觀眾成長這麼快。」徐崢說,「他們對類型的接受,對創作者想要表達的點,很快就能心領神會。」

陳思誠說,中國觀眾對全世界電影都持有開放接納的態度,推動中國電影題材也越來越多樣化。

「中國電影早年在資本驅動下,古裝奇幻大片氾濫。」陳可辛說,短暫的彎路之後,從《泰囧》等喜劇開始,業界瞄準現實主義題材不斷探索,「非主流」電影取得了「主流」的票房。

陳可辛說:「中國的觀眾非常可愛,非常有判斷力。近年來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觀眾有了更多知情權和投票權。」

未 來

主持當晚圓桌討論會的導演張一白說,今年國慶檔的主旋律電影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原因在於每個故事都是中國人的故事,每個故事所表達的情感都是真實的。「所以我看到了中國電影燦爛的明天,包括類型的多樣化。」

陳思誠說,《我不是藥神》、《我和我的祖國》等各種類型的影片都取得這麼高的票房,在其他國家是無法想像的,驅使自己迅速跟《唐人街探案》(簡稱《唐探》)系列告別。

「《唐探3》是我執導的最後一部《唐探》系列電影,此後會是別的導演執導,主角也許不再是秦風。我會去做一個新的類型電影,因為我們有太多IP的藍海、內容的藍海等待荍畯怚h挖掘。我也希望中國電影更加百花齊放,有更多的新導演、新類型出現,讓觀眾有更多的選擇。」

陳思誠說,希望中國電影未來能向產業化方向開拓,打造成熟的工業體系,而不是僅僅依靠票房,自己未來將探索電影與主題公園、衍生品、遊戲等的合作。

陳可辛說,近年來多部電影在娛樂性之外傳遞了更多內容,超出了觀眾預期。「看到年輕導演用近乎科學研究的態度去做電影,彷彿看到了中國電影的未來,相信中國電影會持續井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