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戲曲視窗:南海十三郎流浪記(上)

2019-12-08

近月,著名舞台劇《南海十三郎》重演出現了小風波。雖然事不關己,卻勾起我對已故撰曲家靳夢萍的懷念。靳老與南海十三郎相熟,曾撰寫《曾經閃爍的殞星──南海十三郎》,講述他倆的交往,該文對南海十三郎的晚年生活提供了有別於舞台劇的資料,讀來也令人神傷。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南海十三郎從廣州南來香港,過茯y浪街頭的生活。靳老透露在南海十三郎未至衣衫襤褸之前,聽說是住在某位粵劇紅伶家內,他雖然神志有點異常,但問題不大,只要不受到刺激,跟常人沒有什麼分別。在那個正常的環境下,休養一段日子,相信南海十三郎會完全康復過來。遺憾的是因一件小事,跟那位紅伶的下人衝突起來,南海十三郎立即離開那裡,從此成了流浪漢,他腦部的毛病,便變本加厲地發作起來。其後,又有另一位親友,送了他五百元(那時期的五百元,絕不是個小數目),叫他自己找精神科醫生或入醫院調理。他拿茬o些錢,本來也作就醫打算,卻就在那時候,遇見了一位窮朋友,他一時興起,便把那五百塊錢送給了那人,而他自己便失去了一次治療機會,仍然浪蕩街頭。

在那流浪期間,南海十三郎有時會摸上中環陸羽茶室「巡視」一下的,原因是當年很多粵劇界中人都聚集在那裡品茗聊天,他上到去,便不覺陌生。有時,朋友招呼他坐下談談,他只致謝一聲,從來不會稍坐的,或許不想自己衣衫襤褸而影響到朋友。朋友叫得多了,他便順手取支牙籤,刺一兩件點心吃吃,也會在茶桌上,取起朋友們的煙包,撿出一支燃點吸食,朋友叫他整包取去,他只笑笑地唸出一句︰「壯士從來不受憐」,便逡巡而去。靳老曾因此而到過陸羽茶室品茗,卻偏偏遇不上他。我在二千年後認識了陸羽茶室的負責人陳先生,他說老一輩的伙記還向他提過南海十三郎的事跡,可知所傳非虛。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