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作業簿】形象大挑戰

2020-01-24

林 作

最近去了趟北京,認識一些搞電影的新朋友。在香港久了,老實說有點太活在自己舒適圈內的感覺,每次北上都是一種新體驗。這次去認識一位導演,他順便讓他團隊的造型師為我拍一組造型照。導演在北京一個工作室見我。雖然之前看過我的照片,但他在看到我真人後,竟然表示「鬆了口氣」。

原來,導演說他看到我在香港的照片後,對我印象一般。導演說,問題出在了我的髮型和眼鏡上。他說,我兩樣東西都是似乎為了遮住我的面貌而設的。他看我的照片,根本看不到什麼──沒有額頭、眉毛、眼睛被鏡片縮小,連兩邊臉的輪廓都被飛起的長髮遮蓋了。在認真查看了我後,他問到,我是否夠膽挑戰自己,把頭髮給剷掉?

自小媽媽就不讓我剪短髮,因為她覺得不適合我。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長頭髮。但短到什麼程度?導演想要的是能「露額頭」,而且可以展現「輪廓」的髮型。老實說,我是毫不介意的,於是,就跟茬y型師去了附近理髮店給剪了。

長度來說,是我自嬰兒以來最短的長度。兩側基本上是剷平的,後面也是。前面則沒有了任何瀏海。說是坐牢的髮型也不為過。導演喜歡,因為他認為我的臉形其實輪廓有特點,可以展現出來。

我不是賣外形的,這裡當然不希望討論是否好看,想討論的,是這樣的頭對自己是好還是不好?當時把照片擺上自己的社交媒體後,獲得許多網民的關注,甚至上了本地娛樂版。我自己是頗為不以為然的,但網民們的意見絕對是兩極化。一方面的,覺得我終於「像一個人」了。不能說帥,但他們覺得清新、順眼。另一方面的,確認為由於我自我個性十分突出,於是剪了個平凡普通髮型,完全不適合我的個人特點。

導演不認識我,他希望有的是一個正常演員可以讓他和其他行內人選擇。至於在香港還算有一點點知名度的我,觀眾們倒是習慣了我的亂髮型風格,也認定了我的形象,很多人反而認為我應該維持自己的風格。

這是一個迎合市場還是堅持做自己的問題。坦白說,我自己感受不大──我長什麼樣子,是別人看又不是我看。我只是從來不為自己外形苦惱罷了。但總括來說,我認為在現在這個時代,還是盡快找到自己的定位,始終表現自己特點比較好些。所以,我的結論,還是希望內地演藝界的人能盡快認識我,讓我能夠表現自己,做自己喜歡的感覺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