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廁紙告急

2020-02-19

趙鵬飛

繼口罩之後,紙巾又成了香港人的重大儲備物資。連續兩個禮拜,我去樓下幾間超市購物,都未能見到貨架上有廁紙。大疫當前,搶完了要捂在嘴上預防感染的口罩,又慌不擇路,算計到身體的排洩口,是否有足夠多的紙巾能抹乾淨。除了感嘆升斗小民為維持自身尊嚴體面的不易,更多了幾分對現實荒誕不經的諷刺。

十七年前非典肆虐,家家煲醋,人人喝板藍根,與之八竿子也打不到的食鹽,突然遭到瘋狂搶購。有人感慨,當年家裡搶購回來的鹽,如果不是刻意浪費性使用,恐怕還會堆積在今日才搶購回來的廁紙底下。

較之上周,新鮮蔬菜的價格正在恢復正常,大米、整包裝的泡麵、消毒類洗滌劑,仍然是緊俏物品。在街上走,常常看到只要有貨車停在臨街店舖的門口,尚不知道有什麼貨物會卸下來,馬上就有市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店舖門口排隊。很多原本只是過路的行人看到了,立刻加入到隊伍之中。一會兒的工夫,很長的一條戴茪f罩的人龍,就很快形成。排在前面的人並不能確定,店裡的緊缺物資能不能補到貨,但無論如何都搶了先,心裡頗為篤定,甚至還有一絲得意,不時地瞟一眼還在加長的隊伍。排在後面的人看荈丰謍e面人頭湧動,心下忐忑,是不是出門太晚了,等輪到自己必定又沒貨,不覺間就開始灰心。排在中間的人最分裂,繼續排下去,也不知道前面能買到什麼,不排吧,看看後面還有那麼多人,又不捨得走開。只看他們忽而掏出手機,忽而又塞進包裡,忽而又掏出來,忽而又放進去的樣子,便知心裡頭正撕扯得不可開交。

香港的街道既窄且長,我搭車回公司,站牌正巧豎在店舖門口。於是側茖迭A小心翼翼從隊尾往隊頭挪。一路上看到的每張臉,都蒙茪f罩,自責、糾結、僥倖,又很無力的眼神,落了我一身,好不容易擠到車牌下了,渾身上下都覺得異常沉重。

港府雖然已多番在直播的記者會上澄清,通往內地的關口限制了人員流動,但貨物進出並不受影響。真偽難辨的傳言和訊息,還是經過社交軟件暢通無阻地加速放大,再得到熟人社群的不斷加持,最後終於成功引發線下一波又一波的搶購風潮。

民生之艱,有時候不光是錢的問題。

我向來不太相信僅憑說辭,就能真正說服一個心智成熟的人。之所以會出現看似說服的情形,不外乎是因為職位上的差別,不得不做出臣服的樣子。再就是有利可圖,嘴上應答之聲連連,心裡頭揣茠漸t外一本賬上,照舊嚴防死守紋絲不退。

為茬o次抗疫,內地已有超過三萬多名的醫護人員,趕赴湖北。源源不斷的醫療裝備和生活物資,也日夜不停從四面八方向湖北運送。湖北以外的省區紛紛說,我們已經把全村最硬的鱗都給了你,你們要趕緊好起來。有福不一定能同享,有難一定會共當,這便是舉國體制的優勢。這裡頭有守望相助的情義,有血濃於水的自我犧牲,也有文化和血脈裡傳承不斷的古道熱腸。不像自由市場經濟裡,事事都要先核算過成本。只要是一項制度,總逃不脫有利有弊。重要的是行事的時候,怎樣拿捏分寸,可讓大部分人得利的地方不斷擴張,可讓弊端最大限度地被擠壓。

再說兩件啼笑皆非的事情,前日專程帶了兩卷廁紙,送去給一位已經江湖告急的朋友,朋友兩周都未能搶到廁紙。昨日凌晨,下班搭巴士回家,半路上來一位大叔,兩隻手各拎茖滮j袋廁紙,有一邊的腋下,還夾茪@捆五盒裝的抽紙。車上人的眼睛,不約而同地盯茈L看,他有些不自在,彎虒y把紙巾都安排在緊鄰車門口的空位上,自己圍茪@對紙巾,直直地站到了下車。

不覺替他捏把汗,三更半夜的,這樣招搖地走在路上,會不會遭人打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