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實體書店謀突圍 或守或變 過關者將獲「抗體」

2020-03-16
■疫情期間,Page One書店始終正常營業。■疫情期間,Page One書店始終正常營業。

新冠疫情下,實體書店的生死危局

實體書店的寒冬並非始自此次疫情,但這個長假卻很可能成為壓垮一些實體書店的最後一根稻草。

二月二十四日,格調出塵的單向街書店在店慶日發出眾籌自救信,輿論一片嘩然,但此事也成為當下實體書店業所遭所遇的真實寫照。近年來,在互聯網經濟的衝擊下,實體書店本就日漸式微,此次疫情更如雪上加霜,令很多實體書店難堪其負。

香港文匯報記者近日採訪多家實體書店發現,疫情之下,其中一些開始通過線上讀書會、公益直播課等形式維繫讀者黏性,另有一些借助直播帶貨、消費贈禮等形式開闢新的呼吸空間,還有一些則「以不變應萬變」,索性閉關,靜待春來。 ■文、圖: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寶峰 北京報道

【冬至】

2月17日下午5點,北京朝陽區順源街上一片寂靜,偶有一兩個人從馬路西北角的京客隆超市裡進出。位於路南側的新華書店大門緊閉,門上貼茖漹iA4紙,「閉店請見諒」的字樣分外醒目。這一天原本是北京中小學的開學日,這個時間本應看到學生們成群進店購買文具圖書的熱鬧場景。

寒風裹挾茯戔﹛A不僅給學生們,也給實體書店帶來了一個超長的「寒假」。北京師範大學文創研究院對北京248家實體書店進行的問卷調查顯示,56.5%的書店處於完全歇業狀態,且無復工時間表;23%的書店進入「線下歇業 線上活動」的狀態。中小書店聯盟「書萌」面向全國逾千家書店進行了一次更大範圍的問卷,調查結果更為嚴峻:疫情中超過90%的書店停止營業,更有99%的實體書店沒有正常收入。

眾所周知,實體書店的寒冬並非始自此次疫情。近年來互聯網經濟的飛速發展,一方面令網上書店迅速崛起,另一方面也給實體書店帶來了空前的衝擊。今年1月在京發佈的《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就指出,與網上書店相比,實體書店在購買便利上具有天然劣勢。圖書消費的增長,網上書店已經佔據大半,而餘下的份額並不足以惠及整個實體書店行業。

【大寒】

作為北京市海淀區著名的文化地標,成府路上的萬聖書園總店整個二月份都處於閉店狀態,進入三月也只採取半日營業的模式,疫情帶來的衝擊由此可見一斑。正陽書局是北京一家很有特色的民營書店,京味兒濃郁的孤本史料和老物件兒使其在北京城獨樹一幟。「這次疫情帶來的衝擊是前所未有的,從春節到現在,我們一直都處於停業狀態,經濟上壓力頗大。」正陽書局負責人崔勇對記者說。

「疫情之下,沒法開門營業確實帶來很大的衝擊。」北京三聯韜奮書店總經理郝大超對記者說,實體書店通常需要1至3個月的賬面資金,才能維持正常周轉。雖然現在還沒有發展到無法支付員工薪金等經營成本的地步,但書店的現金流也確實受到了影響。

對於「目前資金儲備可以持續多久」的問題,「書萌」的調查報告顯示:37.02%的書店表示只能支撐一個月,42.02%的書店表示可支撐三個月。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學院副研究員何其聰分析說,三個月基本是書店行業的生死時限,如果資金支持三個月內不能到賬,接近一半的書店可能會因資金鏈斷裂而倒下。

【過冬】

面對更加猛烈的寒流,實體書店的反應也各不相同。北京,碼字人書店開始舉辦線上讀書會;上海,稻城及所有城市書店啟動了公益直播課;成都,言又幾書店拉上外賣平台「餓了麼」,做起了直播帶貨;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發起「燃燈計劃」,邀請知名作家在線上分享閱讀心得......在書卷之外尋求呼吸空間,在本業之餘拓展經營方陣,似乎成了很多書店經營者共同的選擇。

疫情之下,眾多書店都積極自救,甚至謀求轉型,不過也有書店巋然不動,堅守本業。北京三聯韜奮書店總經理郝大超就對記者說,「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想通過消費讀者對書店的情感來維繫生存,這樣的做法並不可取。而調整改變書店的經營規律和結構,更加沒有必要。書店就應該是純粹的書店,疫情過後,讀者的支持與消費的熱情自然都會回來。」

對此,「書萌」創始人孫謙深以為然,「書店業長期以來是靠情懷和個人勇氣支撐下去,但不具備商業模式和規模效應。所以很多外行人看不懂書店,來做書店,十之八九都會賠。但是真正在書店行業內待下來的,比如青苑書店、萬聖書園,反而能待上多年。這就是行業和行業的不同。」

【送暖】

實體書店的左手牽茪H們的精神紐帶,右手也要拿起生存的缽盂。「這一次我們確實遇到了難題,但得慶幸的是,政府及時出手了。」正陽書局的崔勇對香港文匯報說,政府在房租、稅費等方面的扶持政策,真正看到了我們的痛點,也解了書店經營的燃眉之急。

2月26日,北京市委宣傳部公開表示,市級財政將安排1億元資金支持實體書店,同時扶持實體書店的數量力爭相比去年有所增加。據悉,通過評審的實體書店,將馬上獲得北京市政府預撥的3至6個月的租金補貼。除此之外,為了滿足市民讀書採購的應急需求,北京圖書大廈、王府井新華書店等國有實體書店均採取了正常營業模式。

作為中國的文化中心,北京素來重視文化產業發展,這次率先大力度扶持實體書店也是題中之義。不過,北京政府此舉更有風向標的作用和意義。文化和旅遊部市場管理司司長劉克智日前亦公開表示,對提供文化等服務所取得的收入,免徵增值稅、城市維護建設稅等,且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並將積極推動惠及文旅行業的扶持政策出台。

【望春】

對於實體書店的發展演進,三聯韜奮的郝大超曾有一個生動的論點,「最早期的櫃^模式可以叫做書店的1.0時代,後來受到互聯網的衝擊,人們想出了各種『書店+』,比如+餐飲、+文創、+教育等等,一時蔚為風尚,這可以叫做書店的2.0時代。」這一次的疫情,再次延展了郝大超的判斷,「現在你會發現,人都不出門了,『書店+』也不起作用了。」

「疫情就好比一次淬煉淘洗,我預計這之後,人們會轉而青睞更加純粹的書店。」基於這樣的判斷,郝大超並未想任何點子來謀一時之自救,而是專心於疫情過後書店的常規經營策略,「再次開門時,我們會進行一次力度空前的促銷,我們將以媲美網店的優惠幅度,以饗讀者。」

正陽書局的崔勇表示,「在這次疫情期間,我們就在思考如何重新回歸到讀者的生活當中。疫情過後,我們將從圖書零售業轉向出版與文創領域,並舉辦一系列展覽展示活動,以此吸引讀者。」崔勇說,換個角度來看,這次疫情很可能成為倒逼很多實體書店轉型升級的加速器。

【種苗】

單向空間合夥人、作家許知遠在求助信中說,「15年前我們創辦單向街時,就希望它不僅是一家書店,更希望它是一種精神生活方式,這樣的價值需要被保護......這是一份求助,也是一份邀請......成為我們共同體的一員,以及捍衛我們篤信的價值。」

這封信在讀者中間引發了熱議。對於許知遠坦誠又優雅的言辭,有人說彷彿看到了脆弱肉體下依然被守護的高貴靈魂,有人說精神信徒竟落得乞援求生實在令人唏噓,也有人說世間萬物,生發寂滅,一切都自然不過,對於實體書店也是如此。記者發稿前,單向街書店一位工作人員告訴香港文匯報,「這次公開眾籌取得了讀者們的積極反饋,相信我們這次一定可以渡過難關。」

也許,「書萌」創始人孫謙的說法更帶「時令感」:因為有這樣一次疫情的出現,很多書店被迫要去「接種疫苗」,然後它會慢慢地變得有抗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