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博 > 正文

音樂廳關門三個月 我練出了「天鵝臂」

2020-05-16
■賈維指揮柏林愛樂樂團演出。■賈維指揮柏林愛樂樂團演出。

宅藝術 疫情影響下,各種演出陸續取消。宅在家中如何享受藝術?小編請來各路藝術發燒友,和大家一起「宅藝術」。

最近,我身邊的樂迷朋友大多日子過得艱難:倒不只是因為疫情期間收入少了壓力大了,更是因為在音樂演出紛紛暫停的當下,愛樂人聞不到音樂廳或劇院內座椅的松木香,聽不見貝多芬或布拉姆斯澎湃樂音在台上台下的撞擊迴蕩,又無法與同道好友在散場後相聚讚美或吐槽當晚獨奏家與樂團的發揮,總歸是失落鬱悶的事情。

還好,慷慨如柏林愛樂樂團(Berliner Philharmoniker),雖說關閉線下音樂廳,卻將線上音樂廳(digitalconcerthall.com)大門敞開。全世界樂迷不論地域國籍,不論文化背景,只需網上填寫姓名與電郵,便能獲派一張為期30日的音樂禮券。一券在手,樂團過往數十年的音樂資源任你暢遊。從卡拉揚執棒的1980年代,到阿巴多與歷圖,再到數天前樂團一眾明星樂手為身陷疫情的鄰國民眾打氣而舉辦的法國主題音樂會,盡數免費開放,對於疫情中無法見面賞樂兼吹水暢聊的樂迷來說,不啻為難得的慰藉。

我向來是現場音樂會的忠實擁躉,對於此前一眾樂團與音樂機構因應互聯網傳播趨向而嘗試的眾多線上演出興趣缺缺,倒不是因為泥古不化,而是因為相較於線上音樂資源的隨時隨地共享,我還是更喜歡線下音樂會的儀式感:周末傍晚,相約親友,先在維港邊享用晚餐,再步入音樂廳欣賞美樂,散場後在溫煦晚風中步行,回想場內樂音蕩漾,實是再浪漫不過的時日。沒想到,過去兩個多月在家中聆聽柏林愛樂眾多線上音樂會,儘管既無美景也無美食相伴,仍覺浪漫繾綣,而且覬覦許久的「天鵝臂」,也在不知不覺間練成了。所以,我逢人便誇柏林愛樂疫情期間的新嘗試,還真不是因為收了人家的廣告費。

柏林愛樂作為世界頂尖樂團,音樂演出的質素自不必多言。對於樂團的江湖地位,我自是仰慕許久,但看過眾多音樂會(不論在柏林音樂廳中,抑或因應時節和紀念日的戶外演出)之後,我仍忍不住為樂手的穩定發揮而驚訝不已。與樂團合作的指揮家與獨奏家眾多,彼此性情與演奏風格各異,樂團一眾樂手居然次次呼應良好,往來合宜,蚢磪O人歎服。不單旋律出眾,現場音樂會的畫面剪輯與切換亦流暢自如,高清鏡頭捕捉到鋼琴家撫摸或重擊琴鍵,捕捉到指揮家的陶醉與興奮,以及樂手弓弦之間的張力,不僅悅耳,亦悅目,可謂視覺與聽覺的雙重獎賞。

我不止一次重溫2013年愛沙尼亞指揮家賈維(Paavo Jarvi)與樂團合作芬蘭知名作曲家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創作的《第五交響曲》,由第一樂章至第三樂章層層鋪排疊進,最終達至恢弘明亮的尾聲。西貝流士的旋律線條舒展,賈維指揮時身體雙臂動作亦舒展,聽至高潮樂段,我忍不住起身模仿指揮舉動,想像自己站在音樂廳中,與台上及台下眾人一道將那音樂從無形中塑造建構起來,該是多麼暢爽且振奮的事情。溫馨提示:若你每天聽一遍西貝流士第五交響曲,邊聽邊模仿指揮,三個月後手臂贅肉絕對消失不見。親測有效。

舒展身心,減肥成功,這些都是宅家日子裡因音樂而生的晴天能量。最後,稍稍補充一句,樂團小提琴首席Noah Bendix-Balgley和大提琴首席Bruno Delepelaire(後者成為樂團首席時年僅24歲),不單技藝上佳,顏值亦出眾,因此,若你並非古典樂迷,不妨將這些現場音樂會當作音樂天才的直播節目。靚仔有才華,不帶貨又不賣萌,多難得,不是嗎? 文:李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