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文靜的菖蒲

2020-05-21

山 林

王大姨家有個小院,不到二十平方米,擺滿了各種盆栽植物。那一年剛盛行多肉植物,我一下子買了好多。有一種叫「桃美人」的肉肉長勢很好,很快爆了盆,我分出一半,栽到另一個盆裡,服盆之後,我端荌e給了王大姨。過了不久,王大姨回贈給我一盆石菖蒲。她說,這種草本菖蒲有淨化空氣、吸附有毒氣體的作用,很適合養在家裡。那是我第一次擁有盆栽菖蒲,人生若只如初見,教我如何不歡喜!

王大姨老伴已故,兒女成家,如今退休獨居。兒女建議她養貓養狗,消解寂寞,她怕動物們傷害了心愛的花草們,堅決不養。花友見花友,閒話一大堆。我的養花經驗和花草知識一部分來自百度,另一部分則是和王大姨閒聊時的意外收穫。我原本是把石菖蒲放在客廳裡,王大姨來串門,她告訴我,菖蒲彰顯文藝範兒,古人最愛把菖蒲放在書房裡。我笑蚖﹛A這還不好辦麼,幸好咱也有個小書房呀!我把菖蒲放到我的書架上,書房的文化氣息似乎更濃厚了一些。

菖蒲,名如其草,的確具有高雅的氣質,古人早就發現了這點「小秘密」,他們把蘭花、菊花、水仙花、菖蒲並稱為「花草四雅」。四雅中有三樣屬於中國的十大傳統名花。蘭花到老不改香,那是無可爭議的王者之香;菊花,花中隱逸者,又有花君子的美名;水仙花水上起舞,向來以水上仙子自居。菖蒲,雖然也是古老的本土植物,但是它的花兒觀賞價值不高,實在不能和眾芳比美、比香、比情調。菖蒲雖非名花,卻也並非俗物,它的來頭還不小呢。據古典記載:堯時天降精於庭為韭,感百陰之氣為菖蒲,故曰「堯韭」。

菖蒲是著名的水生植物。生在淺灘邊沿者,叫水菖蒲;生在水石之間者,叫石菖蒲。菖蒲的根莖是一味中藥,素有「水草之精英,神仙之良藥」之美譽。我家的石菖蒲,滿盆翠綠,生機勃勃,葉叢密生在砂石中間,靠茪@汪清水,活得格外旺相。明代王象晉在《群芳譜》中稱讚石菖蒲:「不假日色,不資寸土。」此言不虛也!

石菖蒲,是菖蒲類植物中的佼佼者。蘇東坡第一次見到石菖蒲,如獲至寶,他把那株菖蒲挖回家,待之如嘉賓。蘇東坡和石菖蒲,朝夕相伴,旦暮相見,儼然就是一對生活伴侶。風雅之人,行風雅之事。某日,蘇東坡詩興大發,為菖蒲寫詩道:「自我來關輔,南山得再游。山中亦何有,草木媚深幽。菖蒲人不識,生此亂石溝。山高霜雪苦,苗葉不得抽。下有千歲根,蹙縮如蟠虯。長為鬼神守,德薄安敢偷。」石菖蒲,本是亂石溝裡不起眼的一簇綠草,得到蘇東坡的青睞,轉眼換了門庭。蘇東坡曾和朋友開玩笑說,這株菖蒲有千歲靈根,一般人可不敢偷回家啊!

蘇東坡對菖蒲的熱愛,不是葉公好龍,一時興起,他愛菖蒲,愛到骨子裡。外出遊玩,發現美麗光滑的鵝卵石,蘇東坡俯身撿回家,放進菖蒲盆裡。日子一久,石菖蒲的根牢牢吸附在那些石子上。石菖蒲豈可無美石相伴?蘇東坡對茠B友宣稱這叫「附石法」。蘇東坡對菖蒲那是真愛,他為菖蒲寫下了二十多首詩詞,真可謂是菖蒲的人間知己。

《詩經.國風》曰︰「彼澤之陂,有蒲與荷。」這裡的蒲,指的是水菖蒲。水菖蒲是水中玉女,荷花是水中仙女,二位佳人在水一方,比鄰而居,各有風情。荷花妝容精緻,落落大方,暗流掬秀色,出水成芙蓉;水菖蒲自帶清氣,生來瘦硬,江湖遍染綠,清氣隨浪轉。水菖蒲,也叫「水劍」,它的每一片葉子都像一把剛出鞘的寶劍,威風凜凜,不容侵犯。端午節前後,人們採來水菖蒲的葉子,紮成一束,掛在門框上。百姓們認為菖蒲的劍葉,能斬妖除魔、防疫驅邪,這是多麼美好的願望啊!

我的家鄉,有一種香菖蒲,也叫「蒲葦」。嚴格來說,香菖蒲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菖蒲。然而,它和水菖蒲、石菖蒲又有很多相似之處。香菖蒲長在水裡,它常常和蘆葦雜植在一起。香菖蒲能長兩米多高,它的莖稈開出不起眼的肉穗花序,叫蒲棒。成熟的蒲棒呈土黃色,樣子極像烤香腸。香菖蒲的蒲草稈很柔韌,可以編製草鞋。初中課文有一篇《孔雀東南飛》,其中有名句「君心如磐石,妾心如蒲草。磐石無轉移,蒲草韌如絲。」老師告訴我們,詩中的蒲草,指的是香菖蒲的草莖。

我家的石菖蒲,已經養了三個年頭。今年三月初,它的葉叢中間又生出了幾根嫩葉,到了四月底,一根青碧的細莖強勢上線,頂端包裹茷狀肉穗花序,花密生,小得出奇,既不靈動飄逸,也不風致娟然,倒是有一股淡淡清香縈繞在室內。好文靜的花兒呀,不鮮艷,不嬌媚,不出風頭,不喜奢華。《呂氏春秋》記載:「菖者,百草之先生者也。」春天裡,菖蒲是最早的覺醒者,它先百草而動,沖寒笑在春風中。這讓我聯想到了那些奮戰在抗疫第一線的醫護同志們。祖國有難,一向文靜的白衣天使們,奮不顧身衝上去。她們夜以繼日,不眠不休,終於換來了病人的安寧,把疫情大漲的苗頭打下去了。

自古以來,人們崇拜菖蒲,常以「神仙草」、「靈草」、「香草」呼之。菖蒲,古代也叫「荃」或者「蓀」。屈原在《離騷》中多次提到這種香草,表達蚢鴷扛熒R慕和崇敬。屈原是愛國詩人,他品性高潔,潔身自好,從不和醜惡的奸人為伍,他把自己比作香草,極力和雜草劃清界限。《本草綱目》有云:「菖蒲,乃蒲之昌盛者。」菖蒲所居之地,水草豐茂,物阜民豐。菖蒲的花語是︰信仰者的幸福。愛國,是每個國人都應該具備的信仰。那麼,怎樣才算幸福呢?往大了說,個人的幸福取決於祖國是否繁榮昌盛,只有祖國強大了,我們才能不受外來力量的欺侮,才能安居樂業,展望未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