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方寸不亂】共存的年代

2020-05-21

方芳

正當疫情受到控制,朋友飯局、球局相繼約會,殊不知又出現了梨木樹家庭群組本土感染,約會又要停一停、諗一諗了。專家說,病毒不可能一下子消失,生活要繼續,我們要有和病毒共存的準備。

共存不是新課題,人類與一些病毒共存了幾千年,例如麻瘋便是一例。今天與新冠肺炎共存,只是擔心還沒有對付的疫苗,這表示我們既要防避,也要鬥爭。社會有效有序幾十年,我們習慣了安逸環境,容不下半點不安。稍有躁動,我們總是相信否極泰來?

同樣,對於黑暴,既一時消滅不了,便要有長期鬥爭的準備。黑暴橫行,放火堵路,破壞公物,打砸商店,欺凌弱小,本來就是黑白分明的道理,如果有人還認為他們「有理」,就讓他們盲撐下去吧,相信暴力總有奄奄一息的一天。

與歪理共存,學習怎樣跟其辯論鬥爭,對君子來說,也是一個新課題。你跟流氓擺事實、講道理,行不通啊!立法會的反對派,為了政治操作,利用手上的權,癱瘓立法會運作,這合法嗎?立法會重新選舉內委會主席,又指責人家是「不合法」、「奪權」;揮拳打保安、撕爛議事規則,企^跳來跳去,流氓行為,這又合法嗎?

這些反對派議員,衝擊會議,居然又可以在鏡頭前說,自己被保安粗暴打傷?如果你不先粗暴衝擊,保安又怎會用武力制服你?只是你議員有傳媒為你扮可憐,保安有說話的地方嗎?

現在說歪理的人不臉紅,還把歪理說得理直氣壯的,君子對付說歪理的人,真的要有新思維了。好像陳健波在主持選舉內委會主席,手法剛柔並濟,控制游刃有餘,處罰不守法的議員速戰速決,對留守會場內的反對派議員,又以合理合法的程序邀請他「監票」,換來對方一句「監你條命」,哄堂惹笑,對待歪理,也只能如此。

共存,是這一時代給予我們的命運,只能面對,沒有退路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