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獨家風景】公民記者?

2020-05-21

呂書練

母親節那天,有兩名少年記者在採訪期間被警方帶走,其中一位才過十二歲,隨即引起輿論嘩然。首先十二歲童工涉觸犯勞工法例,但聘用他們的網上組織「深學媒體」發表聲明,謂他們為非受薪人員,不受有關條例規管。

其實問題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人是否有足夠的專業認知和能力從事採訪工作?他如何判斷新聞價值?如何呈現採訪回來的新聞素材?進一步的問題是,新聞採訪和報道還需要專業培訓和資格認可嗎?何謂求真?把現場拍到的東西放在網上就叫求真?再衍生的問題是,在複雜而人多的現場,一個鏡頭所拍攝到的頂多是一個角度?體現了全貌嗎?又如何求真?

隨茪玻p網尤其是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普及,令「公民記者」(或全民記者)這個詞風行起來,人人有機會當記者。因為只要你恰好在現場,用手機拍下,把鏡頭上載社交媒體,再寫上幾句通順的文字交代一下,你就成為「記者」啦。

以往這種現場目擊者頂多是接受到場的記者訪問,協助完成一段新聞報道。現在,目擊者原來可以變身為記者,報道出來後又贏得網友的Like,有很大的滿足感。也挑起人們想當記者的慾望,並敢於監督、批評和挑戰傳統的專業記者。

長期以來,雖然媒體這個行業的工作充滿挑戰性和不穩定性,有記者或媒體甚至因為揭發社會中的不公正現象,遭到涉事者以各種方式威脅、恐嚇,乃至遭到暗殺等風險,每年還是有眾多年輕人爭當「無冕皇帝」。

不過,嚮往是一回事,是否做得好,能否堅持下去,又是另一回事。很多人是懷茼n奇、衝動,帶茪戙u、好玩的心態入行,「玩」了幾年,就「懷才不遇」而悻悻離開了,有些則因為「待遇不高」而轉行,以致行業人員流失嚴重。

「公民記者」的出現可以說給行業一種補足,本來不是壞事。然而,事情往往像雙刃劍,有利也有弊,沒經過專業培訓的年輕人的拙劣表現不但會影響新聞報道的素質,更會拉低行業的形象,也令普羅大眾感到困擾。

其實,「公民記者」只是傳播學上的一個概念,源自公民新聞學(Citizen Journalism)。作為新概念,嘗試不妨,卻難以實行。主要是專業素質無法保證,他們自己的生活也得不到保障。

至於應否設立記者發牌制度?相信不少同行有顧慮,這涉及衝擊香港傳統的新聞制度和採訪自由議題。然而,專業記者要獲得尊重,業界卻不能不正視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