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蘇翁談唐滌生的創作特色(下)

2020-06-21

蘇翁認為唐滌生是受了內地粵劇改革後的藝術風格影響,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改變了創作方向。

根據蘇翁的描述,五十年代內地認為粵劇要達到以藝術教育群眾的目標,於是大家轉到所謂比較「嚴肅」的劇本去。在第一屆全國戲曲大匯演後,文教局選出一百齣廣東傳統劇目,全省編劇可以在這個範疇內自由創作。表演形式方面,傾向模仿紹興戲和京劇,有很多功架做手。

蘇翁指「唐滌生曾經回過廣東一次,內地這種『嚴肅』創作給他不少靈感,雖說(內地劇本)內容過於乾澀,但修辭撰曲蚢磥餼輕銂獄{真得多。唐滌生其後以前所未有的認真態度寫出《紫釵記》、《帝女花》、《再世紅梅記》、《蝶影紅梨記》等等,想來也是受了內地創作的影響所致,而且這些戲結構嚴謹,情節入情入理,沒有以前有時任意而行的弊病。」

說到唐滌生的劇本最精彩的地方,蘇翁認為是「介口」緊湊,就是說他知道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安排角色唱出、說出最關鍵的一句對白,製造高潮,緊握觀眾的情緒。蘇翁更指出「其實這個也是定奪劇本好壞的主要標準。我近來看過幾齣新編的劇,也不知道是不是流行生旦大唱,總之台上老倌不斷地唱,其實我認為好多地方應該以對白交代,或者縮短唱詞,否則劇力一下便會整個鬆弛下來。舉個例說,對方動手打人的話,你總不成還唉唉也也的唱起來吧。寫劇本的難處,其實不在於拚命雕琢出艱深的辭藻,所以一味唱不一定是好。譬如說唐滌生會寫出最華麗的曲詞,連老倌和觀眾可能都不懂,但他有一度板斧,就是唱完之後總是一大段說白補充唱詞的內容,這樣是既可滿足觀眾,亦可以發揮自己的才華。這中間怎樣取一個平衡,編劇的修養就高下立見了。」

我雖然不懂撰寫粵劇劇本,但寫了十多年只靠聲音表達的廣播劇編劇,所以明白唸白的重要,尤其今天粵劇演出最好在3小時完成,能善用唸白,便能容納更豐富的情節。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