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品評劇本非易事

2020-06-07

前一陣子,有機構邀請我擔任粵劇劇本創作比賽的評審員。我坦白向對方說:「我現時評一支新曲優劣尚可,評粵劇劇本便力有不逮。」

對於品評新撰的粵劇劇本,真是各花入各眼,見解往往南轅北轍。以簡又文撰寫的《萬世流芳張玉喬》為例,我找到3段不同的評語。

第一段出自已故編劇家葉紹德的《唐滌生戲曲欣賞》第一冊堙m劇本在粵劇史的重要性》一文:「1954年中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簡又文先生,為芳艷芬寫了一齣《萬世流芳張玉喬》,但劇中曲白過於舊套,芳艷芬乃請唐滌生將全劇重新編寫......」

第二段刊載在盧瑋鑾、張敏慧編著的《梨園生輝--唐滌生與任劍輝》一書的《前言》:「《萬世流芳張玉喬》本由香港大學簡又文教授編寫,糅合歷史與文學為一體。惜簡教授不是編劇出身,其劇本雖具文學價值,卻未能讓演員充分發揮。故此,芳艷芬請唐滌生修改劇本,加強劇情的緊湊性。」

第三段是戲曲專欄作家童仁在《梁羽生師傅為芳姐寫戲》一文所說的:「大約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他更『按捺』不住,運用他豐厚的史料,寫成《萬世流芳張玉喬》一劇,1954年在香港由艷陽劇團演出,擔演者係花旦王芳艷芬、武狀元陳錦棠、黃千歲(文千歲叔)及鳳凰女等。據稱:簡(又文)終究並非職業開戲者,詞曲、介口等自有拗撬處,付排時由大名鼎鼎的唐滌生參訂。」

《萬世流芳張玉喬》現時演出的劇本是經唐滌生、葉紹德修改和潤色的版本,我沒機會拜讀簡又文的原稿,難以判斷誰人的品評正確,抑或3項缺點齊全,只看品評者把重點放在哪一項。

說到簡又文撰寫《萬世流芳張玉喬》的年份,一般均說是1954年,但2015年鍾哲平在網上發表《萬世流芳張玉喬》一文,卻有新的說法:「創作於上世紀四十年代......簡又文創作《萬世流芳張玉喬》的心志是不言而喻的。但劇本寫出來,卻遭到了十幾年的冷遇。戰後香港粵劇演出雖然復興,但觀眾不想看沉重的戲。這只是短暫的時期。低俗的表演不會長久,當觀眾看厭了猩猩搶民女,當演員希望在藝術上更上層樓,自然就期待出現優秀的劇本。此時芳艷芬獨具慧眼,決定排演《萬世流芳張玉喬》,並請唐滌生改編劇本。1954年新艷陽劇團首演《萬世流芳張玉喬》,廣告打出3個宗旨︰「改良廣東粵劇、表彰廣東文獻、發揚民族精神。」

簡又文當時隸屬「中國文化協進會」,該會會員包括吳鐵城、葉恭焯、許地山、李應林、薛覺先、馬師曾等名人。若果該會有出版,說不定曾刊載簡又文的原稿。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