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直播不是「鐵飯碗」 疫情結束再搵工

2020-07-05
■曉軍雖然因線下演出活動幾乎全停做起遊戲代練,但是他也堅持練舞,等待疫情結束回歸舞台。 受訪者供圖■曉軍雖然因線下演出活動幾乎全停做起遊戲代練,但是他也堅持練舞,等待疫情結束回歸舞台。 受訪者供圖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任芳頡、朱燁 北京報道)實際上,年入百萬、千萬的遊戲大主播並不多,大部分都是比工薪階層高兩三倍左右的中檔收入,而收入不夠伙食費、連方便麵也買不起的主播也不在少數。

因遊戲玩得好,辰星(化名)經常會帶同學打遊戲。「你遊戲玩得這麼好,為什麼不去做主播呢?」經一位女同學的提醒,辰星於去年底開始在某直播平台上開始直播。今年即將大學畢業的他表示,剛開始堅持每晚播3小時,大概半個月時間沒有一個觀眾。當時就想直接放棄,然後找個地方實習,但去年底趕上了疫情,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就索性多費些心思好好直播了。

有一天辰星打開貼吧,帖子堳雃h找遊戲代練的,他就去宣傳自己,沒想到瞬間吸引了不少粉絲。「當時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了,他們都喊蚥我建一個粉絲群,群建好不到1個小時,就已滿200人。」

之後,他每晚直播粉絲群堛漲n友都會來捧場,直播間媃[眾從十幾、幾十,再到上百人,3月份直播間人氣最高達過萬。但人一多,帶上分就不能面面俱到了,甚至開始有粉絲直接罵他是騙子。

競爭壓力大 難分一杯羹

「覺得既無奈、又失落。」自此,辰星慢慢開始厭惡直播。「曾經想過把遊戲直播當成職業,但現實比想像中困難得多。等疫情徹底結束後,還是要找份安安穩穩的工作。」

舞蹈專業畢業的曉軍(化名)跟辰星差不多,疫情導致線下演出活動幾乎全停。因直播受挫,他關掉直播間做起王者榮耀遊戲代練。「遊戲直播行業確實是一塊巨大的蛋糕,但是現在做遊戲直播、代練的人實在太多了,想從中分得一杯羹十分不易。」曉軍說,每月代練所得大約六百元(人民幣,下同),競爭壓力大,有時單子太少,收入不到兩百元,連泡麵都吃不起。

此外,曉軍每天堅持抽出兩三個小時練舞。「無論如何基本功不能落下,直播、代練只能在特殊時期過渡一下,不是長久之計,待疫情徹底結束,我還是要回到舞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