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萬世流芳張玉喬》劇本身世之謎(三)

2020-07-19

上期我說容世城教授提出「當年『新艷陽』(由唐滌生執行)對於簡又文劇本文本的修訂,應該是局限在詞曲說白的枝節範圍」的論點,只是其中可能的情況之一,這是因我看到一份收錄在《芳華萃影》(群芳仁慈善基金會出版)一書堛滿m萬世流芳張玉喬》宣傳品,註明該劇是「簡又文先生主編.唐滌生君曲詞」,如果只是望文生義,可能錯誤理解為簡又文編寫了故事情節,由唐滌生撰寫曲詞。

有關粵劇劇本修訂,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因粵劇電影興起,大量舞台粵劇被改編拍成影話戲,在《編劇與撰曲:訪李願聞、龐秋華、梁山人》一文,撰曲人李願聞透露縮龍成寸的竅門:「粵劇要3小時以上,單是唱主題曲已花上30至40分鐘。而電影總共才不過一個半小時,所以我們改編時就把大段梆黃及過場等全數刪去,而代之以廣東小曲。因小曲一下子就可唱完,省回不少時間。除此連道白也要縮短。道白中有口古者,乃說話時押韻兼有荂A加插於小曲中,起上下銜接的作用,觀眾亦會較易明白劇情的發展。」(文章收錄在第十一屆香港國際電節出版的《粵語戲曲片回顧》)

我引述上文,旨在說明粵劇改動的幅度可達到什麼程度,而非形容唐滌生對《萬世流芳張玉喬》的修訂。以我過往評審新劇的經驗,戲曲專欄作家童仁說的「簡(又文)終究並非職業開戲者,詞曲、介口等自有拗撬處」,是最常見的現象。至於劇本「曲白過於舊套」還是「具文學價值」,沒有簡氏的版本對照,難作判斷;反而,盧瑋鑾、張敏慧編著的《梨園生輝--唐滌生與任劍輝》提出簡氏的版本「未能讓演員充分發揮」,會是芳艷芬請唐滌生修改劇本的主要原因。粵劇劇本有因人(主要演員)開戲(創作新劇)的傳統,因為每位成名的粵劇演員在藝術上有自己的長處,編劇在撰寫劇本時,要顧及戲班主要演員的表演特色,揚長避短,讓演員在舞台上盡情發揮。簡氏的劇本原非專為「新艷陽」撰寫,本身又非專業的粵劇編劇,雖云在交給芳艷芬前曾作重編,但是否具「因人開戲」的能力,實在令人懷疑。所以,唐滌生在修訂劇本,有可能要重寫多處的大段曲詞和修改部分場囗,讓演員可以充分發揮;亦因此宣傳品才會註明該劇由「簡又文先生主編.唐滌生君曲詞」。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