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科學講堂】皮笑肉不笑 表情難辨心情

2020-10-07
■達爾文指出,靈長類動物的面部表情跟我們的十分類似,應該是長久以來動物適應環境的演化結果。 資料圖片■達爾文指出,靈長類動物的面部表情跟我們的十分類似,應該是長久以來動物適應環境的演化結果。 資料圖片

前幾次一直在和大家探討與腦部有關的研究,反映出我們現在對腦部的認識可能是太少了。當中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如何可以理解他人的想法?沒來由的「讀心術」,自然並無科學根據;但是「鑒貌辨色」,嘗試運用別人的表情去推斷他的想法又如何?不少這方面的電腦程式,其實已在開發之中,但它們的背後又有多少科學的基礎呢?

五官皺成一團 或是自然反應

表情與心境的關係,其實著名的達爾文早已有論述:除了他的名著《物種起源》之外,在1872年他還發表了《人類與動物的情感表達(The Expression of the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在當中達爾文指出,靈長類動物的面部表情跟我們的十分類似,因此應該是長久以來動物適應環境的演化結果。比方說厭惡的時候,我們會彎下嘴唇、皺鼻子,或者是瞇眼睛;這些看起來好像是在將面部五官「皺成一團」的動作,可能是我們面對有害物質(例如有異味甚至有毒的氣體)的時候,保護自己的自然反應。(也可能就是如此,這些面部動作才會跟厭惡連上關係。)其後隨茪H類慢慢地發展出愈來愈複雜的社交行為,這些表情就與厭惡這種感覺一起成為我們溝通方法的一部分。

美國有名的心理學家艾克曼(Paul Ekman)在1960年代做了一個相關的研究:他選了六種常見的情緒(快樂、哀傷、憤怒、恐懼、驚訝和厭惡),再測試它們是否各自有特定的面部表情。為了確保研究的結果並不只局限於某一個民族、某一種文化,艾克曼的研究對象遍布世界的不同地方,甚至包括新幾內亞。艾克曼也表示,選擇這六種情緒,主要是基於實際的考慮:這六種情緒都有相對明確的表徵,不似內疚、羞愧等情緒般不一定在外觀上容易察看出來。整體來說,這些研究的結果與達爾文的想法一致,指出一些心境狀況有固定的面部表情。

扮無事面不改容 流淚不代表什麼

然而,近年一些心理學家卻慢慢感到這個課題可能要比想像中複雜許多。之前已暗示過的一些問題,就是人們可能會假裝出別的表情來掩飾真正的情感;也有一些人可能會「面不改容」,不流露出心中的感覺。

再者,我們表達或感受情感,可能並不只是單靠面容:身體動作、當事人的個性、聲調甚至膚色,都可以是情感表達的一部分。面對一個臉紅耳赤的人,我們應該會知道他是憤怒了。而且表情出現的背景也是考量的一環:在喪禮之中的人,可能是悲慟大哭;然而在入網的足球、狂歡的球迷之前,卻可以是喜極而泣。

判別一個人的面貌反映什麼心情,不免會有一定程度的主觀成分,因此心理學家們亦努力將主觀的因素減低:例如格拉斯哥大學的Rachael Jack就利用電腦圖像製造出各種不同的面容,再詢問研究的參加者這些圖像反映出什麼樣的心情。

表情與心情的關係,看來一時之間還未有定論:普遍來說,大家都會認同某些表情應該與特定的情緒有關,但是其他的因素也好像不能完全忽略。

或許要如達爾文整理出《演化論》的過程一樣:要多觀察、多收集數據,再慢慢理出一個頭?來。

■張文彥 香港大學理學院講師

短暫任職見習土木工程師後,決定追隨對科學的興趣,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取得理學士及哲學博士學位,修讀理論粒子物理。現任香港大學理學院講師,教授基礎科學及通識課程,不時參與科學普及與知識交流活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