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重視民意理性專業推進香港司法改革

2020-10-19

施漢銘 清華大學法學學士 「一國兩制」青年論壇助理研究員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發表《是時候緊急改革》一文後,「司法改革」一詞成為香港城中熱話。在經歷為期一年多的修例風波後,香港司法機構的獨立性和專業性備受公眾質疑,出現質疑的主要原因離不開法官對相關案件的量刑不一及在判決書中加入具個人政治立場的觀點所致。

香港實行的「行政主導」制度中,司法往往較其他兩者獨立,這點在基本法第85條列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更為明確。司法相對獨立於行政及立法,才可避免法院受到其他機關的干預而做出不公平的判決。因此,雖然基本法第88、89和90條中賦予了行政長官對特區法官任免權,但其在大多情況下,法官一經聘用,行政及立法機關不能輕易解除其職務,這樣才可體現司法的公正。

在批評香港「法治已死」的人中,有一部分是沒有受過法律專業教育的人士。公眾對於法律的了解往往局限於個人的情感和思維,加上實行普通法系的香港大部分案件的判決書也只提供英文版本,且當中涉及到很多法律術語及邏輯思維,導致不少人在沒看判決書前便先入為主,把案件與自己的情感結合而作出判斷,一旦判決結果與自己預期的有出入便揚言「法治已死」。

法院對案件的判決往往並非全都和公眾預期的一樣,更何況在一些社會事件上公眾的觀點也不一,否則便不需要受過多年法學教育和訓練的人士擔任法官。若然香港的法治基石真的被踐踏得如此嚴重,香港在2020年的「法治指數」排名便不會在128個司法地區中仍排第16位,甚至較人們普遍認為法律制度較為完善的美國高5名(美國為第21)。

雖說香港的法治大體上依然完善,但修例風波以來,司法實踐開始出現偏離其原意而導致一系列的不足。司法改革的目的並非在於加強行政、立法機關對司法機關的干擾,而是要確保司法機關是在按照其原先的法治軌道上行走。

例如,為確保司法獨立,在進行判決時司法人員需要具有極高的水準而避免自己的政見影響判刑。但是在最近一段時間的司法實踐可見,香港司法界部分人士似乎開始背道而馳,把個人政見加入判決中,諸如稱投擲汽油彈的少年為「優秀的小朋友」,又如稱讚三名前「香港眾志」成員為未來「社會棟樑」。對於參與汽油彈案件的疑犯,其判決結果不禁令人覺得有輕判之嫌疑,當事人不是被無罪釋放,便是被判予感化令、警誡或社會服務令。

法治作為香港的基石,多年來發揮蚨繫國際社會對香港信心的作用。在近年經歷多次的社會事件後,香港群眾及國際社會對其司法制度開始失去信心。司法改革的目的在於使香港司法制度重回正軌,及時挽回各界對香港法治的信任。當然,改革的內容還需得到社會更多人士的共識,其雖「刻不容緩」,但卻不能「操之過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