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劉心武60年創作談:碎而不散記錄時代 無嗔無怒面對人性

2020-10-26
■劉心武接受記者採訪。■劉心武接受記者採訪。

素有「文壇常青樹」之稱的劉心武日前發布了他的最新長篇小說《郵輪碎片》。今年78歲的他接受河南「天一文化講壇」邀請,在鄭州圖書館舉辦了「為時代畫像——劉心武六十年創作談」的分享會。分享會前劉心武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想借分享會的機會從個人角度總結自己六十年的創作,同時透露了自己的「私心」,「怕得阿爾茨海默症,保持用腦的機能,保持生命的活力。」■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碎片式呈現 記錄當下

劉心武在中國當代文壇具有特殊的影響力。他的《班主任》,開創了「傷痕文學」的創作流派,至今仍被很多人記憶猶新,也不斷出現在各類考試題目中;他的《鐘鼓樓》,獲得第二屆茅盾文學獎,與《棲鳳樓》《四牌樓》並稱的「三樓系列」被譽為「新時代的北京風情畫」;他的《揭秘〈紅樓夢〉》通過電視媒介進入千家萬戶,掀起一股「紅樓熱潮」。

如今,78歲的劉心武再次以一部新長篇《郵輪碎片》近距離描寫當下中國,以447個碎片勾勒中產階層崛起的隱秘,用郵輪旅遊致敬改革開放帶給中國的變化。「郵輪」既可以看作一個承載茪什磥H歷史和現實的「海上大觀園」,又可以看作象徵中國社會在完滿自足中逐步走向開放和包容的過程。而「碎片」既是小說的結構,又是適應碎片化閱讀時代的表現。

劉心武自稱在文學上沒有什麼雄心,「我的作品任人評說,對標籤並不在乎」。他的興趣是記錄當下。「寫作對我來說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他的所見所聞慢慢發酵,形成一個素材積累,「然後緣分到了,靈感來了,自然就開始流動出你的文本了,小說也就寫完了。」

《郵輪碎片》便是他對最近生活觀察的產物。改革開放以後形成了一個新的族群——中產階級,「他們通過勞動獲得閒工夫。這個小說就反映了新興中產階級的消費習慣,他們的人際關係,他們的文化趣味,這個實際上也是改革開放的成果。」

今年78歲的他把自己定義為是「退休金領取者」,「就是一普通存在,就是活荌琚A睡覺、與朋友親戚來往,上街遛彎。」對於劉心武而言,沒有所謂的「體驗生活」,他每天都在「正常地生活荂v,也因此他從未感到過寫作寫不下去,或者寫作資源枯竭。

「不去觀察潮流,就會出局。」劉心武雖然自稱已經邊緣化,但他還是希望不論是自己的表達還是文本都能與當下潮流有「交集」,「就像兩個不同的圓,雖然圓心不同,半徑不同,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有所交集。進入到重疊的『葉子瓣』中」。劉心武邊說邊用手比劃荂C

在《郵輪碎片》堙A劉心武採取了「碎片式」的呈現方式。劉心武說,這是受年輕一代的影響,大家現在很習慣碎片化的手機閱讀,「在新的閱讀趣味面前,我選擇去迎合而不是拒絕。」青年作家石一楓評論說,《郵輪碎片》碎而不散,貌似隨意,實則嚴謹。「看似很隨意的寫法,實際上方方面面都照顧到了,沒有漏洞,無論是人物還是故事,都很嚴謹,草蛇灰線、前後呼應。小說名為碎片,實際上神魂不散,小說中的每一個人物,單獨拎出來,都能構成一個完整的小說。」

溫潤的寫作者

劉心武的好友梁曉聲稱劉心武寫人物到了一種無嗔無怒的冷靜狀態,讓人受益。

劉心武也告訴記者,他並不「尖銳」,而是個「溫潤」的寫作者。「我現在對自己以外的他者,對自己以外的生命,基本都能包容。我承認已經修煉到盡量都包容的境界。」在《郵輪碎片》堥S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即便是令讀者討厭的教授宙斯,劉心武作為敘述者並沒有討厭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困境。」

劉心武的「無嗔無怒」是他從《金瓶梅》中學到的。他說,《金瓶梅》的特點是筆觸冷靜,生者自生,死者自死,還原生活本身的面目。《紅樓夢》很多都是從《金瓶梅》演化而來的。

劉心武說,人性是不變的,文學功能就是開掘人性。「人性是很難琢磨的,說不清道不明的。這麼多年了,為什麼文學不死?就是因為人性永遠不可能像其他學科一樣,能夠探討出一個大家都認可的規律、意義或者是定理、公式,這是文學永遠會存在,作家永遠會存在的理由。我無非就是其中一個喜歡寫作的人也來參與罷了。」

正是劉心武的溫潤,讓他能夠以平和的心態面對文學界的「起起落落」。「文學沒有必要轟轟烈烈,不斷引起大波瀾。」劉心武認為,當下「文學的衰落」是一種正常的存在。不但在中國,在其他國家也有圈內知名而民眾不知的情況。他說,科技在進步,白紙黑字的創作變成了敲擊鍵盤,人們有了新的閱讀和寫作習慣,這些新的情況都是你我無法抗拒的。「每一代老去的人都會被下一代人看不慣,人類就是這樣地進行生命更迭。文學也是如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