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劉心武談閱讀:讀冷書找共鳴

2020-10-26
■劉心武新書《郵輪碎片》■劉心武新書《郵輪碎片》

在講座中,劉心武講自己60年的創作經歷分成了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58年到1972年;第二個創作階段是1973年到1976年;第三個階段是1977年到1990年,80年代達到高潮,第四個階段就是2000年到現在。

劉心武說自己「從小寫到大」。自己的處女作是1958年一篇關於對蘇聯文學作品《第四十一》的讀後感。他說,當時自己是中學生,在這之前,已經有過很多次被退稿的經歷,宿舍大院傳達室經常有一大摞退稿信,甚至被嘲笑「快看,劉心武的退稿又來了。」

但劉心武不怕失望堅持寫,《第四十一》在當時是比較冷僻的書,他讀了以後寫了篇隨筆投稿雜誌,成功發表還登上了封面導讀。由此,劉心武得出一個寫作心得「要讀冷書」,「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讀冷書形成的,希望大家能夠從書海中找到契合自己性格、能夠產生共鳴,不那麼流行的書。」

劉心武在第一階段不斷投稿。散文、隨筆甚至評論都有所嘗試,作品發表在人民日報、大公報、北京晚報、光明日報等各個報刊。

1977年,短篇小說《班主任》橫空出世,被認為是「傷痕文學」的發軔之所,在劉心武自己看來,這只是因為他是那個時代最早用作品發出「救救孩子」的吶喊。「這個作品放到現在來看,文本僵硬、文學性差,但我當時就是希望中國及下一代不要和古典文化、1919年以來的新文化、『17年文化』、外國文化這四種文化切斷了聯繫,呼籲恢復這一代、下一代和這四種文化的關係,這些文化埵釩雃h優秀的營養和價值。」

憑《班主任》,劉心武火遍全國,高峰期一天收到三麻袋全國各地讀者的來信;幾年後,長篇小說《鐘鼓樓》藉茪@場12小時的胡同婚禮將時代變遷下北京市民的風貌展現殆盡,一舉斬獲茅盾文學獎。2014年出版的長篇小說《飄窗》,從一個飄窗的視角管窺社會的三教九流。最新長篇《郵輪碎片》近距離描寫當下中國,用碎片化結構多側面勾勒中產階級崛起的隱秘。

現在劉心武給自己確立的寫作四棵樹是:小說、散文隨筆、紅樓夢、建築評論。「雖然很邊緣化,但我很快樂地寫作。」

對於為什麼要研究《紅樓夢》和《金瓶梅》,劉心武說,要「賭一口氣」。 「當時流行的是『兩卡四斯』,卡夫卡、卡爾維諾,喬伊斯、普魯斯特、馬爾克斯、博爾赫斯,很多人在和我談論外國文學,我就想要賭一口氣。」劉心武說,他覺得要讀母語的、用方塊字鑄就的經典小說,從《紅樓夢》一路而來,還找到了《金瓶梅》,更是從中學到了不少冷觸筆法,「《紅樓夢》寫生活流,吃飯、喝茶、吃飯,但實際上寫人物內心深處的鬥爭。《郵輪碎片》也有一些類似的東西,體現人的內心、人的人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