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讀書人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谷川俊太郎 詩人心中的孩子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0-10-25]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在21歲時就出版了第一本詩集《二十億光年的孤獨》,被公認為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新穎抒情詩的誕生。 ■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谷川今年79歲,已經出版了70餘部詩集,及60餘部廣播劇、話劇、電影、電視劇本;翻譯了許多外國童謠,創作了大量十分暢銷的童謠、童話與繪本。他曾為宮崎駿的卡通電影《哈爾移動城堡》的主題歌撰寫歌詞,曾將《花生米》漫畫翻譯到日本。他還拍過電影,辦過攝影展,與市川崑、荒木經惟、寺山修司等藝術家進行跨界別合作……

 訪問時,他坐在記者面前,像小孩子一樣津津有味地喝著熱可可。

 這個老爺爺,實在太神奇了。

 今年,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谷川俊太郎的詩集《春的臨終》,谷川也來到香港,由香港中文大學東亞研究中心舉辦了一系列交流活動。詩集收錄了由詩人1952年出版的詩集《二十億光年的孤獨》到2009年出版的詩集《特隆姆瑟拼貼畫》等數十部詩集和詩選集中精選出來的50多首作品。由中國詩人田原翻譯,雙語對照。最有趣的是書後附錄的詩人創作年表,活像一本生動的小傳記。

第二次的孩子

 翻開《春的臨終》,一首一首讀下去,就連我這個不諳詩歌的人也不忍把書合上。吸引我的,大概是那十分簡單卻不單薄的語言,還有迴轉在句子中的點點童趣。這麼說吧,讀這些詩的感覺,就像是置身於北野武的《菊次郎之夏》中,耳邊傳來久石讓跳躍的鋼琴音符;腳下是鄉間的小路,路兩邊的綠草一團團地延伸至遠方;空氣裡有青草的味道,和一聲聲蟬鳴。

 「我始終認為在我的心中,還有一個叫做谷川俊太郎的孩子存在,這也是我寫出大量兒童作品的原因所在。我和別人的認識不一樣。一般人認為從出生到80歲,青年時是上升期,老年則是下降期,我不是這樣想的。我覺得人生就像樹的年輪,從0歲的中心開始,一圈圈,一直到80歲。就算你活到80歲,那個年少的自己永遠是存在在中間的。」

 谷川說,到了他這個年紀,變得特別自由,自由的時候就會重新回到孩子的時代。「『第二次的孩子』,日語裡有這樣的說法。」他說。

 的確,谷川俊太郎雖然成長於戰後,國家命運的起伏、社會經濟的繁榮與衰退,在他的詩裡好像沒有任何影子。他就像生活在自成一國的平靜清澄中,被大自然緊緊包圍,散發出一種質樸而清新的溫暖。

 谷川說,自己從沒有抱著書寫「寓言」的意識在寫作,再說「詩和經濟,或者社會是沒有關係的」。他只是作為詩人去存在,去生活。

 「最近我的簡歷把我寫成詩人、劇作家、翻譯家,其實我特別不喜歡另外兩個頭銜。我就喜歡自己是詩人。不管我是寫劇本還是做其他事情,我都是作為詩人來進入的。並不是詩人是一種特別的存在,而是不管做甚麼,我都是一個詩人。」

誤譯也是一種美

 《春的臨終》的翻譯者、中國詩人田原曾在文章中說:「詩歌一經譯出,即將成為『誤譯』。」作品先後被翻譯成數十種外國文字的谷川先生,對此卻十分寬容。

 「有個意大利的名言說:詩歌翻譯就是一種背叛。誤譯對於詩歌翻譯者來說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但是如果誤譯能夠成為翻譯者的詩意的文本的話,更加好。我在閱讀外國詩歌的時候首先會閱讀日文的翻譯,尤其是法國的詩歌。像波德萊爾,讀他的日本譯本時,我覺得太喜歡了,因為那日語太美了。過了很久,很多學者站出來說這裡面的誤譯非常多,但是作為日語來說它是完整的一首詩的存在,那就夠了,我不在意。」

 但畢竟,語感對於詩人來說非常重要,翻譯也自有其講究的地方。「翻譯我作品的是1個美國人和1個日本的學者,翻譯的時候我們3個人會坐下來,一邊喝啤酒一邊工作,碰到棘手的地方就大家討論,然後一致通過解決的辦法。我和我的美國譯者偶爾也會同台朗誦詩歌,我讀日文,他讀英語。他讀的時候,我就想:啊,那個英語翻譯太棒了,甚至超出了我的作品本身。」古川笑著說。

 明治維新之後,日語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成為了更加詩意的語言。但谷川這一代的詩人,一方面與古典日語有較大的隔閡,不大能進入到那個語境;但同時又要面對現代大量西方外來語的衝擊,甚至網絡語言的影響。

 「日本的外來語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明治維新前,漢語來到日本是外來語。現在,很多西方的語言湧入,也是外來語。現在的日語很複雜,有四種標記的方式。作為一個日本語的詩人,當然要回到自己的母語來創作,所以我寫了很多平假名的詩歌作品,這也是為了避開漢字的抽象性,讓語言變得更柔和,閱讀的時候也更容易。但隨著日本經濟的發展,很多外來語──與時代有關的,與工業化有關的──不得不用。語言的更新太快了。作為一個日本詩人,我非常羨慕只有漢字作為標記的中國,太方便了。比如說iPad,用手寫就可以輸入漢字。可是日語呢,要寫片假名、平假名、漢字,有時還要寫羅馬字,忙都忙死了,還不能靠手寫功能來完成!」

 我一直以為,谷川會像與他同時代的宮崎駿那樣,反對工業化的現代生活。誰知道他不僅是iPhone、iPad的紛絲,還為喬布斯沒有考慮日語的輸入問題而懊惱不已。看著他眼睛閃著微光的活潑神態,我想,這就是那個叫谷川俊太郎的小男孩啊!

相關新聞
谷川俊太郎 詩人心中的孩子 (2010-10-25) (圖)
谷川問與答: (2010-10-25) (圖)
書評:小說的結構——略薩《給青年小說家的信》 (2010-10-25) (圖)
書介: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 (2010-10-25) (圖)
書介:尋找香港電影的獨立景觀 (2010-10-25) (圖)
書介:最薄的黑 最厚的白──給石頭的情書 (2010-10-25) (圖)
書介:宛如阿修羅 (2010-10-25) (圖)
書介:西沢立衛對談集 (2010-10-25) (圖)
徵稿啟事 (2010-10-25)
駱以軍《西夏旅館》的虛與實 (2010-10-18) (圖)
駱以軍 (2010-10-18) (圖)
書評:第二代公屋的集體記憶 (2010-10-18) (圖)
書介:麥克風與吊帶——賴瑞金傳奇 (2010-10-18) (圖)
書介:杜琪萿漪M像世界 (2010-10-18) (圖)
書介•大到不能倒:金融海嘯內幕真相始末 (2010-10-18) (圖)
書介:三世人 (2010-10-18) (圖)
書介:我沒時間討厭你: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 (2010-10-18) (圖)
徵稿啟事 (2010-10-18)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略薩 「他的骨子裡玩不了政治!」 (2010-10-11) (圖)
結構魔法師 (2010-10-11)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讀書人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