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香港大會堂50周年:舊大會堂「死於非命」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2-04-27]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舊大會堂內的皇家劇院1916年3月上演《屋中的天使》(Angel in the House)劇照。

——大會堂的前世今生——從大會堂的變化看香港(1)

 港督柏立基爵士在香港大會堂奠基(1960年2月25日)及落成啟用(1962年3月2日)的揭幕儀式上,都特別提及舊日的大會堂,那是較今年慶祝五十華誕的香港大會堂早了超過一百年的香港人的故事。這個故事和今日的大會堂可說是一脈相承,亦見證了香港的歷史轉變。本系列八篇的文稿,將聚焦新舊兩個大會堂已被人忘記或忽略的「小事」,來看看香港的變身,是筆者獲康文署委約撰寫大會堂金禧紀念的專著《現代香港的起跑點——大會堂五十年的故事》(3月2日面世)衍生出來的「副產品」,亦是在專著中欠缺篇幅下的補充。

華人男女分開進場

 舊大會堂於1869年11月2日由愛丁堡公爵(Priuce Alfred, Duke of Edinburgh)揭幕,是一座左右對稱、古色古香的歐陸建築物,內有劇院、圖書館、博物館等設施。舊大會堂的興建源於1860初,一群熱心人士為改變社會生活質素組成的「爭取建設香港大會堂臨時委員會」,於1863年12月31日發出一份傳閱文件,很明確地提出要興建大會堂的原因﹕「對於此類公共建設的迫切需要,已不必詳加解釋。目前,若要舉辦任何與公眾或社會有關的活動,在全港九均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點,除非借用香港會所,但這卻會中斷該會的正常活動,對會員造成極大不便。義勇軍成立晚宴的籌備,困難重重;去年冬天雍仁會舞會因缺乏場地而被迫取消;本地的職業藝術家目下處於極不利的境地;這些只是缺乏大會堂而引致的種種不便中的寥寥數例而已。委員會相信,自好望角以東的所有重要外國城市均設大會堂,而新加坡大會堂亦已於最近建成。對比之下,香港沒有大會堂實是缺乏公益精神的見證;相信有關方面不會容許這種現象長期持續下去。」其後委員會向公眾籌得十萬元,港府免費撥出當年香港第一條大馬路皇后大道的一塊海旁地,並採用公開比賽選出的一位法國人M.Hermite設計的圖則興建。

 舊大會堂啟用之時,正是英國人佔領香港只有廿八年的殖民地初期,大會堂的興建背後,必然從殖民地政府的統治利益來考慮,建成後臨時委員會按不牟利方式來管理,雖然英文名字取名為City Hall,用以表示是為全體市民而設,但不但大會堂的建築充滿殖民地色彩,而且一直只是上流社會、當時外國人和「高等華人」的社交場所。最初開放時,不但將中外遊客嚴格分成上午與下午的不同時間入場,不許華洋雜處,而且將華人男子和華人婦孺亦分開時間進場,不許男女混雜。攜帶妻子兒女同遊博物館之樂,只有非中國籍的男子方能享受。(見香港全紀錄卷—P82)

無人反對拆卸有因

 在這種情況下,舊大會堂顯然只是當日殖民地統治階層與上流社會出入的場地,而在管理營運上顯然亦出了問題,隨著歲月推移,到上一世紀三十年代,啟用超過六十年後,長年失修殘破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政府甚至一度考慮要將之宣佈為危樓,委員會亦有意放棄。

 此時(1931年),位於大會堂旁邊的香港上海擢袘行總行不敷應用,向政府建議購下大會堂合併發展,興建為當時全港最大的建築物;為此,儘管委員會擁有建築物999年期使用權(但無土地擁有權),到政府決定將大會堂西翼皇家劇院拆卸,將土地售予擢袘行時,不僅與大會堂無大關係的一般市民漠不關心,惟殖民地政府馬首是瞻的上流社會,自然亦不會有人反對;不僅如此,西翼何時動工拆卸的年份,亦顯然沒有確切的記載,估計是在1933年至1935年間,真有點兒「死於非命」的感覺!

政府失信民間爭取

 舊大會堂命運未能引起更大關注的另一原因,在於當時歐洲戰雲密佈,而日本侵華亦帶來政局動盪,港英政府及社會都聚焦在日趨逼近的戰爭危機,拆卸西翼時政府會撥地重建的承諾,亦乏人根究了。餘下的大會堂東翼殘留到香港淪陷,被日軍佔領充作軍人俱樂部,戰後1947年更以投標方式出售,為中國銀行以當年的新高價紀錄——每平方英呎251.44元投得,興建中國銀行總行,舊大會堂的殘跡全部消失,但亦因此喚起一群社會人士組成一個委員會去爭取興建新的大會堂。

 然在戰後百廢待興,要待解決的社會民生問題眾多,興建新的大會堂亦無法引起關注,直到1953年夏天,戰後為促進華人及英人友好關係成立的中英學會(Siro-British Club)的一群人士,包括秘書Tony Braga,轄下中英樂團指揮白德(S.M.Bard),成為核心,組成大會堂委員會(City Hall Committee),成員中包括了多個藝術範疇的人士,由當時著名藝術鑑賞家、藝術家賴恩(Fr. Thomas Ryan)擔任主席,一方面在英文報章發動輿論,倡議重建大會堂,要求政府履行當年承諾;另一方面,聯同七十個團體上書港府,正式提出要求,很快地,政府便作出回應,會由政府全資興建新的大會堂,委員會對如何籌集建築費用的擔心亦一掃而空了。而且很快地,同年9月間便公開展示了未來的香港大會堂模型,當時亦引起了好些爭論,這些爭論多是投函到英文報章。(待續) ■文、圖:周凡夫

逢每月最后一周周五刊登

相關新聞
快樂的「愛樂者」 嚴謹的技巧 歡快的音樂 (圖)
香港大會堂50周年:舊大會堂「死於非命」 (圖)
現實中劍拔弩張 銀幕上尋求南北和 (圖)
影音館:《黃金花大酒店》—合拍印度 (圖)
新片速遞:英雄視死如返鄉 (圖)
畫裡畫外:漫不經意的經典 (圖)
百家廊:孤獨隨想 (圖)
翠袖乾坤:「書」與階級
古今談:外國侵權 中國順勢發展沿海島嶼
琴台客聚:定形或不定形的風跡
杜亦有道:傳統曲味
一網打盡:二次創作
記憶後書:危險療情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