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笛韻悠悠


放大圖片

若 荷

行走在北方的春天,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畫面:輕捷的燕子,揮茯薩n如剪的翅羽,掠過茅屋低矮的房簷,在綠毯般的麥田上悠然盤旋。忽而幾聲鴿哨,伴荈癌炰M澈的鳴唱,衝向村外廣闊的原野。牠們嬉戲荂A穿過一簾簾鵝黃的柳枝,以最快的姿勢飛翔。那優美的動作,牽動了藍天白雲,牽動了一個個美好的黃昏。鄉下敦厚的親戚說,鳥兒特別戀「家」,牠們飛去來兮,到了夜晚,便宿進各家掛滿農具的屋簷、閣樓,宿進附近的樹林,那裡有牠們啣泥搭枝新做的巢窩。

冬天還沒有走遠,春天便猝不及防地來了,甚至來不及為心靈作點滴的梳理。青磚壘起的短牆上面,爬滿怒放的薔薇,油亮的枝條抽出醒目的嫩芽,粉紅的花朵,時時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那質樸而又濃郁的色彩,總能在你心頭上簇新閃亮。漫步郊外的河岸,聽一聽穿行其間的鶯啼,望一眼岸邊的楊柳,春天的目光裡,不再是車水馬龍,不再是喧囂的城市,而是天高雲闊,柔情萬千。它雞犬相聞,樂趣盎然,簡單而充滿生活的朝氣。

在溫煦的陽光下,鄉下比城裡更早地預知春天,歡快的鳥兒,競相出洞的甲蟲,如茵的綠地,爛漫的山花,所有的事物都在這呢喃聲裡變化荂A報告茯K天來臨的消息。就連挾茠o菜花香的風兒,也在各個角落奔走匆忙,告訴人們春天來了。從此,春天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密,春天的細雨,一場比一場暖,到處都是生命萌發的低微氣息,淡淡地惹人思緒。它不是燕子的軟語,也不是黃鸝的嘀鳴,這個熟悉的聲音是來自鄉間的柳笛兒。

柳笛兒,我們小時候叫它柳哨兒,這個作為鄉下孩子們非常簡易的玩具,不光調皮的小孩子喜歡,就連大人們也不例外,願意做一隻拿在手裡,輕輕吹出清脆的聲音。聽見它,就彷彿聽見了春天的聲音,看見它,便彷彿平添了春天的風姿。「采采卷耳,不盈頃筐。」一箋短句,道盡相思。鄉間的小路上,窄窄的田埂上,承載茼^鄉遊子的腳步,承載蚢麍G園親人幽遠的遐思,柔軟的清明雨,幾絲悵惘的情緒。惟有幾聲清脆的柳哨兒,增添了春天的愉悅,心間的快樂亦尚存了幾分。

鄉間的晨光短笛,織出山村的鄉風鄉情。在默默的傳承中,孩童們便成了製作柳哨的高手。折一根垂柳的枝條,選取一截粗細均勻的柳枝兒,雙手小心翼翼地擰轉,把柳芯擰轉到可以用牙齒輕輕抽出,再用小刀把空洞的柳皮一端打薄壓偏,一隻泛茯h枝兒清香的柳哨就做出來了。

擰柳哨兒,宜在清明之前,過早則柳枝水脈欠缺,不能中通潤滑,容易擰破,過晚就會柳芽生發,整個枝條綻芽打結,柳哨自然也就擰不成了。小時候我們為了擰柳哨,得到處搜尋野地裡的柳樹。村子裡柳樹不少,但大人都不讓折,有時一天折下來,一棵柳樹的枝條便給折的傷痕纍纍,看了讓人非常疼惜。大人呵斥,小孩子卻戀在樹下,趕走一批又來一批,所以柳枝在那時很是珍貴,每看見幾根柳枝兒,鵝黃的芽,有如枝條上的花,便覺很是耀眼,喜慶地舉在手裡,彷彿舉了一個綠意盎然的春天。

柳哨時期的日子,是我記憶最深的歲月,雖然對它眷戀,但我卻一度拒絕折它,因我曾看到過柳條被折下後的傷口,好長時間後才能逐漸癒合,所以,我更喜歡一種泥做的哨兒,它十分簡陋,簡陋到只有兩個音孔,一個吹孔,聲音在泥做的腹肚裡爽快而起,不循環,不迂迴。儘管單調,拙陋,但是可塑性很強,幾把毫無生氣的泥土,幾經揉搓,便被孩子們賦予新的生命,捏成各種各樣的形狀,用童年時期的洋紅洋綠,任意塗抹上不同的色彩。它是一種獨立創造,更是孩子們的一項自娛自樂的藝術,不用向父母索取一分錢,便可以玩個不亦樂乎。

做泥哨適合用黃泥,土質要細膩,顏色要純正,老牛拉過犁的田地裡的泥,是做不成好泥哨的。好的泥土是山上的泥,亂石縫裡的泥,這種泥沒有經過開墾,沒有雜草,沒有肥料。這種泥不易生長莊稼,卻可以捏得出上好的泥哨。和泥哨兒同時衍生的,是一種摔泥的遊戲,捏罷泥哨,剩餘的泥可用來捏成碗狀,找一塊平地,「碗」口朝下猛地摔向地面,會發出一聲「咳」的脆響,每年清明,這個聲音在鄉村也是此起彼伏的。

沂蒙山區的樹木儘管不多,但是黃土深厚,山坡上挖幾捧泥土,山溪裡兜幾兜溪水,和成泥巴在石頭上用力反覆摔打,等泥巴摔打得細膩緊實柔韌了,揪下一塊捏出泥哨的雛形,用水打磨外觀使之產生光澤,再放置在窗台上晾乾,就可以嗚嗚呀呀地吹了。它的聲音比柳哨低沉、粗獷,音色裡有種塤的氣質。於是小小的村莊,便有了一種清明時節的欣喜,一端是柳哨聲聲,一端是泥哨陣陣,夾雜蚢A人牛耕時的高亢的吆喝,直把桃花吹紅,杏花吹落,梨花飛雪。這些充滿朝氣的聲音,點綴了蒼白的流年,清麗了初開的花朵,成了這個季節最單純的快樂。多少年過去了,柳哨的聲音都在我的腦海裡迴響,就像一個人遠赴他鄉,突然一場夢迴一樣,直到現在仍沒從記憶裡消失。

一天去外地出差,歸來的途中,遇見一個很小的地攤,長長的繩索上掛滿了泥哨一樣的物品,只是它們一個個刻龍雕鳳,外表古樸簡約而又高貴華麗,肚腹上扎有五、四個音孔不等,每個都由一條彩線繫荂A最下面是一串金黃的流蘇。問小攤的主人,說和泥哨相差不多,但有一定的區別,是經過泥模、烘烤、刻繪等工藝製作出來的,叫陶笛。說罷即興吹奏了一支簡單的曲子,音色有些像塤。不由驚歎,當泥土沾上了煙火氣息,就鍛燒出了一身風雅之氣。我當即答應買下一對,面對栩栩如生的雕刻愛不釋手。

近年的清明節,柳枝已經不缺,經過綠化的家鄉已經處處是綠柳、金柳,而我卻因為有了兩隻陶笛而不再惦記柳哨、泥哨。如今的清明時節,儘管插柳的風俗未改,但擰柳哨的孩子已不多見了。沒有了鄉間柳笛作伴,音質樸拙的泥哨也漸消失。這是多年來愛護樹木、保護綠林宣傳的功勞。面對這些,我只是驚喜地想,假如每人都擁有一隻精緻的陶笛呢?

不是人人都有這懷舊心理的,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賞這古典之美的,在賣陶笛的小攤上,幾乎沒有人駐足,冷冷清清的顧客足可以證明了這點。望茈早怬瓻雃釣ル9芋A就像我的童年,自此再也找不回來了。既然這樣,那麼就讓它們悄然消逝吧,讓柳樹們安然生長,在山間地頭,甚或春水倒映的岸上。讓它們在春風的撫摸下彎出嫵媚的身姿,揚起婀娜迷人的風景,那一簾簾的綠啊,便是季節湧動下的春潮。

相關新聞
神奇Google Maps帶你上山下海穿越時空 (圖)
I動靜:無線藍牙運動型耳機Plantronics BackBeat FIT (圖)
I動靜:雙卡雙待Windows Phone Lumia 630 (圖)
I動靜:全球首個無縫VoLTE服務 (圖)
百家廊:笛韻悠悠 (圖)
琴台客聚:婚姻制度兩作用(潘子論婚姻之一)
翠袖乾坤:解決醫院資源不足
跳出框框:花的故事
生活語絲:玩具飛機「失聯」
思旋天地:香港股市「今日」感
網人網事:和手機談戀愛
「痞子蔡」新書內地出版 低到塵埃裡的別樣純情 (圖)
書評:《明代文人的命運》的精彩與蛇足 (圖)
書介:鐵山之家 (圖)
書介:魔戒何佖人中土之旅 (圖)
書介:回應桑德爾及其他 (圖)
書介:小心 (圖)
書介:萬字固定 (圖)
徵稿啟事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