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港聞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愛國愛港是主流 依法普選是正道


放大圖片

■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日前舉辦《政改諮詢報告》座談會。

--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座談政改諮詢報告

首輪政改諮詢結束,特區政府上月公布了諮詢報告,對政改五步曲的演進起蚚鶬銎囮@用,各方高度關注。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特別於8月2日舉辦《政改諮詢報告》座談會,邀請多位資深政治評論員、學者、教授,與該會名譽會長、會長、理事長和幹事,一同對如何解讀、評價諮詢報告及報告發表後對香港政局的影響,對「佔中」與反「佔中」較量及香港的繁榮穩定面臨挑戰的應對辦法等全港市民極度關注的問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通過嘉賓和幹事們的透徹分析,大家都認識到香港現時的形勢確實嚴峻,但由於「佔中」不得人心,激起反對「佔中」的沉默大多數終於站出來表達心聲,形勢開始令人樂觀,相信政改最終能夠落實,依法普選特首最終必定實現。會上,各位對傳媒在支持反「佔中」及如何向下一代宣傳愛國愛港思想上應負的責任,表達了寶貴意見,值得傳媒界參考深思。座談會由該會理事長楊祖坤及創會會長張雲楓主持,以下是會上精彩發言的摘要。

港人不再沉默 保衛繁榮穩定

楊祖坤:前一陣子,香港發生了一些事,的確令人很不開心,好像整個香港都要崩塌一樣。自從「反佔中」大聯盟發起了「反佔中 保普選」群眾簽名運動後,沉默的多數終於不再沉默,自發到街站簽名。簽名數字不斷上升,我們終於可以發出自己的心聲,令我覺得整個形勢正在扭轉,向好的方向發展。我相信香港的話語權會有一次程度相當大的逆轉,我們不再沉默了,要起來保衛香港的繁榮穩定,相信各種形式的保普選、反「佔中」、反暴力、保衛香港繁榮穩定的活動會遍地開花。這些情況說明了港人愛國愛港才是主流,而絕非那些接受黑金政治的反對派以及糊裡糊塗的激進派是主流。我們要宣示香港的正能量,我是抱持樂觀態度的。每一個愛國愛港的個人、社團和集體,都應設法為保衛香港的繁榮穩定,自發地做些工作。

民主大道切實擺在眼前

張雲楓:有些人包括那位曾任港英高官的女士,打荂u爭取民主」的旗號不斷周遊英美,在香港搞風搞雨,好像香港回歸後就沒有民主,要他們來打救似的。真的是這樣嗎?只要今昔比較一下就清楚了。港英管治香港百多年有民主嗎?沒有,一點也沒有!港督是倫敦派來的,議員是港督委任的,一切都是英國人說了算。民間一有反對聲音,馬上受壓制,或囚禁,或遞解。當年監禁所謂政治犯的摩星嶺集中營舊址仍在,大可保留用作歷史見證。香港回歸祖國後,港人享有充分的民主權利,立法會議員、區議員是選出來的,行政長官也是選舉委員會選出來的。基本法還明文規定,香港會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最終達至全面普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已通過決定,香港2017年可以按照基本法規定普選特首。可見,無論現實或前景,民主大道是切切實實擺在那裡的。可嘆的是,那些所謂「民主鬥士」卻視而不見,睜茞晰說瞎話,莫非要回復當年港英管治的情境才算是民主?

基本法規定,普選特首由提名委員會提名。提名委員會是法定的民主選舉程序,提名委員由香港各界民主選出,代表各個界別、各個階層的意願和利益,足可保證社會均衡參與,避免民粹主義。這是符合香港實際、既發揚民主又可保持繁榮穩定的安排,沒有任何不民主成分。有意參選特首的人,若自問代表香港整體利益,又何需擔心提委會不接納你呢?所有參選人都受到提委會同等對待,不存在有提委會就不是真普選的問題。這個道理,傳媒要向社會多作解釋。當然,對於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來說,說道理無濟於事,因為他們是蓄意攻擊。愈來愈多事實表明,外國勢力正插手香港事務,指使那些反中亂港的人,以所謂「真普選」這個偽命題來阻撓2017年特首普選。他們還要搞甚麼「佔中」,赤裸裸地損害港人整體利益,凡是愛護自己家園的港人,相信對此都不會答應。

大家主動自覺簽名反「佔中」

貝鈞奇:我們愛國愛港的同胞為何默不作聲?今次有了反「佔中」簽名行動,大家很主動地很自覺地參與,不需要多作動員,讓我看到了香港同胞對社會的關心和對政改落實的盼望。我們屬下的社團收集了3,000多份簽名表還未送出,因為要仔細核對簽名者的身份證。8月17日,我們有和平普選大遊行,體育界正發動一個跑步環節,當天早上7點半開始,由維園跑到遮打花園獻花,希望更多傳媒界人士參與,表達我們對社會的關心。

法治社會定要有規有矩

邵盧善:古語云:「志同道合」、「道不同不相為謀」,但我覺得因為社會發展等因素,這兩句話現時可略作修改。道不同亦可以一起商議同謀,求同存異;另一方面,志同的卻又未必一定道合,尤其是多元的社會,包容的社會,容許以不同方法達成志向。

但香港社會在這方面分歧愈來愈大,以今次政改而論,反對派所發表的文章中忽略了三點:

第一,香港到底是行甚麼制度,反對派好多文章只講自己想要的,卻忽略香港現有的制度,但現實是必須接受的,若不接受便沒有商議基礎;

第二,我們是一個法治的、文明議事的社會,一定要有規有矩,議事重要精神是不能只講對決,也要講協調,只講對決不講協調,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第三,我們說的是諮詢,諮詢不是簡單地讓我來發表意見,我發表了意見政府就一定要接納,這樣是對諮詢功用的簡化。諮詢方式好像很簡單,但其發揮的作用、怎樣決定諮詢的結果,其實是很複雜的。很遺憾,過去十多年來,我們的傳媒界把諮詢簡化了,大家只想達到自己的目的。

反對派收受外力好處搞事

歐陽成潮:反對派自7月初以來十分囂張,集體圍攻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集體退場,甚麼幾十萬人簽名支持「佔中」等,好像大有要把太平山炸平之勢。最近我們知道了,當中最大聲的那幾個人原來接受了外來勢力的好處才來搞事,其面目更清楚了,他們是與外國政治勢力互相配合、互相勾結的,是很好的反面教材。當我們愛國愛港的聲音出來之後,他們的聲音便沉下去了。

「佔中」影響港經濟民生

吳歷山:「佔中」好比用手指插對方的眼睛,眼睛是人體最易受傷、最不設防的器官,故插眼睛就是用最低的犯法手段造成對方最大的傷害,極不道德。「佔中」影響香港的經濟、民生、國際聲譽,甚至引起動亂。我為反對派開個處方:他們現在應坐下來,依據基本法規定的框架來談。反對派的中間派和溫和派應與「佔中」切割,要自我鬆綁,不能再被綁在激進派的人肉戰車上衝向火場。

愛國愛港陣營終究會佔上風

周八駿:我們談形勢要分兩個層次來看。一個是長期來看,愛國愛港陣營終究會佔上風,而且不是暫時的,香港終究會按照基本法實現普選。另一個是當前來看,香港政治形勢嚴峻。「佔中」會不會發生?我想,一定會發生。目前,對方很為難,要他們取消「佔中」、放棄「公民提名」,他們做不到。但他們若堅持,則會失去沉默大多數中相當一部分人對他們的同情。長遠來看,會使他們的基本群眾發生動搖,最終不少人會離棄他們。

官員應支持反「佔中」簽名

宋小莊:我認為政府官員應支持「反佔中」簽名行動,不需要畫蛇添足說以個人身份簽署。有人認為,警員無論是上班或下班,都不能簽名反「佔中」,要保持政治中立。甚麼是政治中立?西方理解的政治中立,就是政府官員無論哪個政黨執政,都要忠於那個政府。公務員支持政府天經地義,無論美國也好,英國也好,所有公務員都要宣誓效忠政府。反「佔中」是保護政府的行動,「佔中」是破壞政府管治的行動,公務員可以保持中立嗎?難道公司被打劫,作為公司的僱員也不報警嗎?若警察也不保護政府,誰來保護政府?

至於香港的繁榮穩定面臨挑戰,各方如何應對?應對方法在白皮書中已有各種原則性規定。社會上仍有人對白皮書、「一國兩制」、基本法有認識不足的地方,要在這方面加強宣傳工作。等到大多數人都接受了,「佔中」人數就會減少,政改會通過,香港會大踏步向前行。

反「佔中」無分國界

鄭紀農:我經常在茶樓飲早茶,見到很多阿叔阿嬸氣憤地論政,但他們的聲音有誰能聽見?如何向社會表達?現在「反佔中」大聯盟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值得我們支持。要注意的是對方開始抹黑反「佔中」,例如質問反「佔中」人士拿甚麼護照等。香港是國際城市,不同國家的人一同在香港生活、打工、做生意,若「佔中」影響生計,無論拿的是甚麼護照,都有權出來反對。反「佔中」簽名行動第一天,有線電視訪問一名去簽名的外國人,他說從未簽名支持任何行動,這是第一次,因為「佔中」影響到他的生活。可見,反「佔中」是無分國界的。我們發揮力量,就會令形勢轉變,令過去因各種原因被綑綁的反對派中的溫和路線者重新思考,找出路,對落實普選有積極作用。

沉默大多數發聲了

王伯遙:我講兩點感想:第一點,一位歷史人物曾經說過,一個社會大亂之前,必有三個先兆:一、無論任何事,均黑白不分。二、善良的人愈來愈謙虛客氣;無用的人愈來愈猖狂胡為。三、問題到了嚴重程度後,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我覺得香港社會近幾年來也有這種現象,顛倒黑白,是非不分,指鹿為馬。例如這次政改問題,明明基本法對提名委員會有明確規定,有些人就是要公然違法,另搞一套,居然還振振有詞。這樣一來,香港的法治還要不要?幸而從最近「反佔中」簽名,就可以看到沉默大多數發聲了,不容許那些狂妄之徒胡作非為。這個動向,令人感到鼓舞。

第二點,我覺得香港出現現今這樣嚴峻的局面,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是跟某些傳媒的偏頗和歪曲報道很有關係。日前記協某人接受電視訪問,她說香港的新聞自由今不如昔,處處受壓制。我想,他們完全不知道港英時代是如何的。那天我見到一位退休港英新聞處助理處長,他說他們這些年輕人根本不知道,當年港英當局有重大行動,一定先挑選幾家親英報紙老總吹風,布置報道重點,影響輿情,哪有甚麼新聞自由可言﹖

另一個例子是上世紀60年代末,我剛進《文匯報》工作,曾目睹這樣一件事。當時編輯部收到港英新聞處的一張傳真,通知一些報紙老總去開會,後面特別備註寫明這傳真不要傳給左派報章。哪知操作傳真的人員疏忽,竟把這張傳真連後面那句話一起傳到《文匯報》。可想而知,港英時代有甚麼新聞自由?現在不少年輕人不知道歷史,受了一些傳媒影響,有很多誤解。如何去糾正這情況﹖我們這些老傳媒人有責任給年輕人講講那些歷史,雖然不期望能起太大作用,但希望令他們知道回歸後所享受到的新聞自由,是香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不至於造成這麼多誤解。

僑界行動起來 舉行動員大會

徐新英: 僑界朋友一直想發聲反「佔中」,但到哪兒發聲呢?現在我們行動起來了,要參加8月17日大遊行。我們已經舉行了幾次動員大會,大家都很熱烈,都會積極參加。我們的輿論界是比較薄弱的,老等茪牊麍ㄣㄔX口號才反擊。我們要走在輿論前面,主導香港社會輿論。維園的遊行,每次我都會去看,見到很多都是年輕人,我跟他們聊天,發覺他們很單純,說「佔中」是要爭普選。跟他們談白皮書,他們說,兩萬多字怎麼理解?但有些報紙大字標題歪曲白皮書,他們腦子馬上就進了這個概念了。我們的輿論也要用這種形式讓年輕人看得進去,一看就明。

應推港特區歷史教育

吳壽南:香港年輕人不但不知道歷史,也不知道香港主權誰屬,這是中心問題。今天有「佔中」之說,也是因主權、治權分不清之故,以致有人大叫「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香港,它更是中國的一個特區。政府應推行關於香港特區的歷史教育,特區是如何建立的?中央如何授權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年輕人不知道,就以為自己是主場。回歸至今,香港教育制度的確出現了一些問題,如何把事實告訴年輕人?是通過傳媒、教育體系還是家長?那些像黃之鋒那樣,回歸後才出生的年輕人,為何變得如此兇狠潑辣?是否我們的教育制度有不足之處?我的一些朋友問,為何現在香港教育課程中沒有中國歷史課?令年輕人只知道要民主,其他甚麼都不知道,這對香港未來發展是非常不利的。

青少年教育要多下工夫

孔慶堂:我在大學裡接觸到不同地方的年輕人,發現香港年輕人很容易受人影響,但卻不知道歷史。他們受人影響被帶動去遊行,盲目參加社會活動,卻根本不認識活動的真諦。我們需要在教育制度上做些工夫,在歷史、通識等方面做些工夫。

解決年輕人就業住屋困難

張新峰:特區政府對年輕人的教育,尤其是中國歷史教育責無旁貸。同時,應解決年輕人的就業困難問題、住屋困難問題和社會貧富懸殊問題。只要這些深層次問題解決了,施政就會容易得多了。

相關新聞
聯院離譜 錯析逾百病理報告 睇漏癌細胞 院方稱3病人死與事故無關 (圖)
有明顯錯誤病理報告涵蓋範疇
病理考核嚴謹 專家稱事件罕見
非禽流非新城病 嘉美雞死因成謎 (圖)
伊波拉虛驚揭醫護裝備不足
「佔中」涉25刑事罪可囚終身 (圖)
「佔中」所涉罪行及罰則 (圖)
大遊行籌委:踏出和平普選路 (圖)
8.17「大日子」 「三響炮」速備戰
何濼生:要尊重「反佔中」民意
深圳社總逾千義工蒐簽名 (圖)
「捐款」疑酬金 陳方安生涉逃稅 (圖)
小資料:獲「肥水」350萬 頻「亂港」報金主
李卓人認肥黎是「幕後金主」
林新強入稟高院告《蘋果》誹謗
「關愛香港」「巫婆」辦抗議 誠信破產促下台 (圖)
英青九霄鬧事 累飛機折返 (圖)
「魔子」弒父母無感覺:佢]死我「重生」 (圖)
北上考察:「大計」籌備半年 曾擬深圳作案
甩尾攔腰撼柱 私家車變「V字」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港聞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