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教育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再見」螢火蟲 政策定存亡


放大圖片

■漁護署在2010年時公佈發現全球獨有的螢火蟲品種。 資料圖片

-今日香港+全球化-

螢火蟲除了可讓市民觀賞點點螢光以外,還是重要的環境指標,自上世紀70年代日本政府以螢火蟲作為生態指標以來,螢火蟲的數目就為各地政府所關注。香港和台灣近年都有關於螢火蟲保育的爭議,香港雖有28種螢火蟲棲息,卻鮮有人關心螢火蟲的生態;台北市則打算在市中心的公園復育螢火蟲,到底香港的螢火蟲生活得如何,我們又可以怎樣保護香港的螢火蟲?台北市又推行了什麼措施復育螢火蟲?這些政策是令我們可以再見螢火蟲,還是跟螢火蟲說再見?下文將會一一分析。 ■羅玉芬 兼任大學講師

城市中復育 生路定墳墓?

2016年1月23日,台北市政府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行了一場「螢火蟲野放典禮」,除了野放二百多隻黃緣螢幼蟲以外,還擴大了原有生態池的面積、栽種原生植物等,又將路燈改為特別波長的LED路燈,希望為螢火蟲重建生態。這次的螢火蟲復育引來很多的討論,有人認為該公園將成為螢火蟲的墳墓,亦有人認為在市中心復育螢火蟲根本不難,只要有心就行了,以下分析雙方的論點。

正:有網民在網上提出要讓螢火蟲在市中心出現沒想像中困難,只要按程序做就行,並指自己曾在自家農地建立生態池,成功繁殖螢火蟲,並提供了詳細的步驟。

1. 打造一個適合的環境,不准外人進入;

2. 在裡面圈放成蟲,讓牠們自行繁殖;

3. 在水池中提供蘋果螺等食物,供肉食性的幼蟲食用;

4. 工作人員定期捕捉一定數量的成蟲繼續人工繁殖。

該網民指出,要讓螢火蟲在公園出現其實不難,但要恢復螢火蟲原本的生態,卻近乎不可能。

反:反對的意見主要以市中心的光度是否適合螢火蟲生存作為論點,因為螢火蟲對光線很敏感,牠們的複眼有感光功能,被電筒的光照到已足以讓牠們短暫失明。

綠島、花蓮等地都以螢火蟲聞名,每到螢火蟲繁殖的季節,都吸引不少遊客到當地欣賞,但隨蚢C客漸多,螢火蟲的生態逐漸受威脅,其中最主要的威脅是遊人的照明系統,往往電筒一照,螢火蟲就「應光倒地」,所以賞螢火蟲時必須盡量把光線減少,而市中心充滿光害,要求減少光源實在很難做到。要螢火蟲在如此光亮的環境下生存,恐怕是一項嚴峻的挑戰。

小知識:螢光︰生命最後之光

螢火蟲發光是為了交配,繁殖季節時漫天的螢光雖然很浪漫,但其實那也是螢火蟲生命的最後光芒。螢火蟲一生大部分時間在幼蟲形態度過,成為成蟲之後,大概只有一個多月的壽命,而交配後更會在數日內死去。全世界除了南極以外都有螢火蟲分佈,卻不是所有螢火蟲的成蟲都會發光,有些只有雄性會發光,視乎品種不同而定。

港螢不遜色 棲地同受迫

回到香港,其實香港的螢火蟲也不少,總共有28種螢火蟲棲息,2009年更在濕地公園發現一種新的螢火蟲,經鑑定後確認是香港的獨有品種,被命名為香港曲翅螢。

香港的螢火蟲生態同樣正受威脅,與台灣一樣,賞螢遊客就是其中一個威脅。大埔滘自然教育徑是著名的賞螢勝地,每逢夏天都吸引不少市民前往,但自然教育徑缺乏照明,遊人紛紛自備電筒,做成光害,更甚的是以閃光燈拍照,結果螢火蟲的數量由2008年時約六十隻,下降至2011年的十餘隻,情況令人擔憂。

另一個威脅是棲息地的破壞,2月時沙螺洞以一片油菜花田聞名全港,全港市民紛紛前往花田拍照之時,卻不知道花田的位置原是螢火蟲的棲息地,而種植油菜花卻要使用大量肥料和殺蟲劑,因為油菜花是一種非常易受蟲害的植物,所以種植時必用大量殺蟲劑,螢火蟲自然也受到影響。

棲息於沙螺洞的螢火蟲品種為黃頭脈翅螢,除了沙螺洞以外,全港就只有梧桐寨有棲息地,然而這物種的飛行能力並不強,因此在油菜花田大量噴灑殺蟲劑時,螢火蟲根本逃不遠,恐怕該處的螢火蟲已遭不測,但仍需等待夏季螢火蟲繁殖之時才知道實際影響。

電筒傷害大 保育需趁早

既然香港的螢火蟲正面對威脅,我們又可以怎樣保護牠們呢?有意見認為保育並不是把螢火蟲完全隔離於人群以外,而是加強對螢火蟲觀賞團的限制,令更多市民知道香港螢火蟲的珍貴之餘,又不會因無法規管而影響螢火蟲的生態。

一、 限制賞螢團

賞螢團是令市民認識香港螢火蟲的最好辦法,然而賞螢團極難控制,也是眾所周知之事,從閃光燈、電筒等光源限制,到聲浪、人數等,其實都需要嚴格規管,但這並不代表香港做不到,米埔對於觀鳥的人士有嚴格的限制,同樣的方法也可以用於賞螢團,只要有足夠的管制,其實賞螢團是可以舉辦的。

二、 保護螢火蟲棲息地

螢火蟲的棲息地現正受威脅,除了上文所說的沙螺洞油菜花田以外,亦有一些棲息地正受發展威脅。沙螺洞油菜花田的爭議,其實在於政府因生態價值原因,拒絕發展該片土地,但當地的村民卻未獲得適當的賠償。既然政府同意該片土地有生態價值,不能用於發展,就應該把該片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如此就不需要再為發展與否進行爭議,而給予村民適當的補償,對村民亦較為公道,畢竟拒絕發展時不應拖延村民的補償問題。

三、增加宣傳 提高公眾認知

香港市民對於本地螢火蟲的認知很有限,大部分人知道香港的特有物種包括盧氏小樹蛙、中華白海豚等,卻很少知道香港曲翅螢。而香港市民前往台灣、日本和馬來西亞等地賞螢的同時,卻很少知道身邊就有螢火蟲的棲息地,只要保育得當,香港也有可能出現外地漫天螢火蟲的景象,因此宣傳就很重要。

香港政府現時對於螢火蟲的宣傳明顯不足,而民間雖有香港螢火蟲保育基金會等組織,甚至設立了香港螢火蟲館,但館址卻遠在南大嶼山芝麻灣半島,宣傳亦顯得不足,若政府可以投入更多的資源用於宣傳,市民對於螢火蟲的認識增加後,自然有更多人加入保護螢火蟲的行列。

想一想

1. 根據資料,試指出螢火蟲正受什麼威脅。

2. 承上題,我們可以怎樣保護螢火蟲免受這些威脅?

3. 台北市希望在市中心的森林公園復育螢火蟲,有人認為這是不切實際,亦有人指出要復育螢火蟲並不難,你較認同哪個說法?

4. 有評論指「由於光害會威脅螢火蟲生存,因此應全面禁止賞螢團以保護螢火蟲」,你認同嗎?

5. 承上題,若香港想發展賞螢旅遊吸引外國遊客,你認同嗎?

答題指引

1. 根據資料,螢火蟲正受多重威脅,如棲息地被破壞、光害、遊客破壞等。

2. 同學可根據上題提到的各種威脅,提出各種針對的解決方案,如棲息地被破壞,可以恢復其棲息地,而光害則可限制賞螢團的照明系統。

3. 本題可根據文中的資料作答,要「出現」螢火蟲不是難事,重點其實是「復育」二字,也就是回復螢火蟲生態的意思,文中的資料提到「要讓螢火蟲在公園出現其實不難,但要恢復螢火蟲原本的生態,卻近乎不可能。」因此復育即便不至於不切實際,也是很難達到的一件事。

4. 本題可以先解釋光害如何威脅螢火蟲,是因為他們眼睛的感光功能較強,因此在夜間突然被電筒和閃光燈照到,會引致短暫失明。若以此推論,只要有適當的限制,是沒必要完全禁止賞螢團的。

5. 本題的重點在於「旅遊」二字,賞螢團是一回事,成為景點吸引外國遊客又是一回事,賞螢團可以令香港市民更感覺到螢火蟲需要保護的迫切性,但吸引外國遊客則需要更謹慎的考慮,如遊客人數、管制措施等,但這不代表不能成為旅遊景點,同學可以自行權衡輕重後回答此問題。

延伸閱讀

1. 螢火蟲保育基金會,http://hongkongfirefly.weebly.com/393212820734722287793480239208.html

2. 《濕地起樓易光污 趕絕港獨有螢火蟲》,香港《文匯報》,http://paper.wenweipo.com/2011/10/03/HK1110030028.htm

3.《大安森林公園「螢」光再現!》,台北市政府,http://www.gov.taipei/ct.asp?xItem=154538707&ctNode=65441&mp=100003

相關新聞
教聯會獎學金嘉許「師之子」 (圖)
暨大首設港澳台僑新生獎學金
逾半考生指SSSDP學科不足 (圖)
城大學者世界地球日展雕塑 (圖)
校園放大鏡:基新「家長也敬師」樹立榜樣
好書說不完:涼茶憶母「愛之深,責之切」 (圖)
新書推介 (圖)
徵稿啟事
【一周時事聚焦】全球化:「拉登鈔票」停印阻洗黑錢 (圖)
【一周時事聚焦】今日香港:紅雨停課未同步 學生狼狽上學
【一周時事聚焦】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南非做義工 學習分享愛 (圖)
【一周時事聚焦】公共衛生:內地航班載捐獻器官優先放行
【一周時事聚焦】能源科技與環境:港人年用200億張紙巾 (圖)
【一周時事聚焦】現代中國:上海迪園「玩票」400炒至7000
【通識把脈】通識卷一題二:三「論」民主經濟關係
「再見」螢火蟲 政策定存亡 (圖)
概念圖:螢火蟲保育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教育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