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若選反對派 港食十惡果

2016-09-03

反對派禍港非一日半日,所造成的傷害也越來越多。他們聲言要爭取民主,但卻帶頭否決2017年特首普選決議案,令香港民主毫無寸進;他們聲言要為市民服務,但卻在立法會內拉布、點人數、製造流會,浪費寶貴的時間和大量公帑,多項民生議案也因此無法推展;他們聲言從政者要比白紙更白,卻被揭發疑似收受「黑金」,至今市民仍未明白前因後果;他們聲言要社會和諧穩定,卻先後推波助瀾,促成違法「佔領」、旺角暴亂,挑起社會的對立情緒,令香港的治安和經濟大受打擊;他們聲言要保護下一代,卻只見下一代在他們的縱容下變得越來越激。這樣的反對派對香港社會而言,實在一個也嫌太多。如果這些破壞者,今年當選為立法會議員,香港的未來,實在不敢想像;他們帶來的惡果,香港人被迫要吞下。 ■記者 鄭治祖

惡果1:瘋狂拉布 窒礙經濟民生

拉布、點人數、流會,近年在立法會內屢見不鮮。反對派藉此拖垮特區政府施政、撈取政治本錢,最後浪費寶貴公帑、漠視民生需要。據立法會秘書處統計,立法會大會在過去4年會期內,點人數高見近1,500次,流會創紀錄達18次,兩者最少虛耗會議時間450小時,單是計算秘書處提供服務的每小時平均估算開支,已浪費公帑接近1億元。

多項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法案,包括修訂醫生註冊條例及消防條例、訂立私營骨灰龕條例、版權條例等,均因為拉布而要推倒重來。換言之,延誤消防安全審批、保障病人及家屬的醫療權益,以至規管逝者安息之所和涉及版權的行業發展,還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其他的一些痡`的開支撥款,如高等院校的資助等,近年也被反對派拉布拉到危機浮現,對院校造成滋擾。

在芸芸拉布者中,激進派議員梁國雄、陳偉業、陳志全和黃毓民等「拉布主犯」,為了拉布不惜將消防開支削至0元的鬧劇亦敢上演,但其他反對派議員要麼附和、要麼縱容,又或者就個別議題節外生枝,完全沒有顧及市民利益。如果這些人繼續留在議會,拉布的鬧劇只會繼續上演,甚至愈演愈烈。無論是關乎民生福祉、經濟發展的政策及措施,將會繼續受到拖延,香港將停滯不前,受害的只會是普羅市民。

惡果2:策動佔領 法治基石堪虞

2014年長達79天的違法「佔領」即將兩周年,但事件對香港法治、治安、經濟、國際形象等方面造成的損害,依然令不少香港市民感到痛心。違法「佔領」在反對派推波助瀾下,一直未能獲得社會關注,但教協就率先推出「佔中教材」向學生「埋手」,仍未有太大回響,最後只好以「學生」打頭陣,硬闖政總東翼前地,正式拉開違法「佔領」的序幕。

當時,金鐘、旺角、銅鑼灣的主要幹道被障礙物阻塞、被零星的示威者霸佔,香港的法治、社會秩序、經濟、城市形象受到嚴重損害和衝擊。「佔領」更挑起社會的對立情緒,反對派大力抹黑警方,仇警情緒至今在激進年輕人之間仍然普遍,而學生之後動輒違法、衝擊、圍堵,可見「佔領」為社會遺下極大惡果。

違法「佔領」期間,只有建制派譴責不法行為,勸年輕人和平散去,但反對派則紛紛推波助瀾,戴「黃絲帶」、打「開口牌」表示支持。在「佔領」清場當日,一眾反對派議員雖然被嘲做騷,但仍然堅持在清場一刻到場「留守」,最終「成功被捕」,不少人現在都參加了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更有人以此為「光環」,包括「香港眾志」羅冠聰;民主黨涂謹申、許智腄F「工黨」李卓人、何秀蘭、張超雄;公民黨陳淑莊、毛孟靜;社民連梁國雄;「人民力量」袁彌明、陳志全;教協葉建源,「文化監暴」周博賢等。

一旦這些人在立法會當選後,等同認同這些人蔑視法治的態度,日後只會變本加厲,香港將永無寧日。

惡果3:明推暗撐 「獨禍」蔓延香江

激進分子鼓吹「港獨」,在大專院校內以言論自由為「擋箭牌」,肆意向年輕人播「獨」,聲稱要以「武力革命」推翻「不義政權」。不少反對派中人向來以迎合「最大聲的言論」為上,對於「港獨」這個議題,有人鼓吹、有人暗暗推動,也有人口裡說不,行動卻支持。

在反對派陣營中,有一開始就聲言要推動「港獨」的「香港民族黨」,也有從激進「本土派」變成主張「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有人「明獨」,也有激進「本土派」言辭閃爍去「暗獨」,例如獲「本民前」過票的「青年新政」,就推出所謂「自決公投」,將「港獨」列為其中一個選項,並說要在社區慢慢「推動」。

「熱普城」則以所謂「永續基本法」為「政治修辭」,聲言要「全民制憲」,其中的核心人物及支持者已多次明示暗示稱這根本與「港獨」無異。同時,傳統反對派中的所謂「中青代」,包括公民黨的陳淑莊、譚文豪、楊岳橋及民主黨中人早前也發表所謂的《香港前途決議文》,聲言香港要「內部自決」云云。

「港獨」的違法激進主張,令社會上的激進舉動也偏多,動輒恐嚇、網絡欺凌,並密謀作出更大的暴亂等。現在,有人更將「獨」手伸向中學校園,令人擔憂這般暴力潮會否湧向中學。到底香港市民是否要繼續容忍,有人以「言論自由」為幌子,荼「獨」香港的下一代呢?

惡果4:縱容暴力 旺暴隨時再現

今年農曆新春佳節,一眾暴徒在旺角生事,稱要為小販「出頭」,包圍食環署人員,終在年初二的凌晨擲出第一塊磚頭、打倒第一名警察、燒起第一道火光。10小時的暴亂,遺下旺角街頭的滿目瘡痍,處處爛地、東歪西倒的路牌和垃圾桶,及燒焦的痕跡。根據統計,事件造成逾百警員、記者、市民受傷,當中91人為警員;被破壞的路面面積110平方米,在15處地方逾2,000塊地磚、6個路牌、75個垃圾桶及2部警車被毀;也有個別旺角檔口和的士在事件中無辜受累。事件中不乏「本土民主前線」等人的身影。事件至今拘捕了84人,年齡由14歲至70歲,其中51人被落案起訴及上庭應訊。

其實,自從2008年立法會會議廳內掟出第一隻蕉,年輕人也漸漸開始模仿當中的隨意滋事的手段,至近年社會上的暴力場面越趨常見,反對派難辭其咎。近年立法會每逢重要會議,必有擲物、辱罵或衝擊的場面,以往掟文件、掟道具,近期已變成圍主席台、向特首掟玻璃杯。

議會內激進手法增多,議會外的群眾也越來越容易起鬨。不論是前年6月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又或者違法「佔領」期間,均出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場面,有人強行撬大門;有人用鐵馬或磚塊猛烈衝擊,令立法會大樓的玻璃門和牆遭到損毀;也有人衝擊警方防線,場面失控。去年底立法會處理《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當日,大樓示威區一個垃圾桶晚上突然起火,並曾發生小型爆炸,部分疑犯為激進「本土派」組織「勇武前芋v成員,可見暴力行徑已越來越激。

現在,反對派候選人「明獨暗獨」,在他們當選後,會否再鼓吹、煽動、縱容更進一步的「街頭抗爭」?相信這是大家需要思考的問題。

惡果5:續收黑金 港未來任操控

2014年7月,署名為「壹傳媒股民」的網民向包括香港文匯報在內的香港主要報章,披露壹傳媒集團前主席黎智英近年來向反對派議員和政客「豪捐」4,000多萬港元的實況,為「捐款門」醜聞揭開序幕。黎智英事後直認不諱,稱部分給予反對派議員的獻金,是用作支援反對派議員參選的選舉經費,其中公民黨梁家傑和毛孟靜、工黨李卓人、社民連梁國雄、民主黨涂謹申均涉事,有市民更就此事向立法會投訴及到廉署報案,惟有關人等仍然逍遙法外。

不過,在反對派議員劉慧卿、郭榮鏗、范國威的包庇下,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放生」5人。對於有反對派議員將所謂「捐款」「袋住先」或「自己袋」都無事,社會各界都感到不可思議,擔心日後立法會再無規矩可言。

不過,梁國雄今年6月也因為另一筆款項被廉政公署正式落案起訴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控罪指,梁國雄身為立法會議員,涉嫌於2012年5月22日至2016年6月23日期間,在執行其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上,沒有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或向立法會隱瞞他於2012年5月22日透過Mark Herman Simon從黎智英處接受一筆25萬元的款項,案件定於9月30日預審。

此外,「佔中三丑」戴耀廷等人也被揭收取「佔中黑金」,部分更流入香港大學校園之內,至今捐款者依然身份未明,令大專學界陷入黑金危機。未來,這些「黑金」會否繼續左右香港的未來,就取決於選民明天投下的一票。

惡果6:凡事皆反 民主永難寸進

聲言要爭取民主的反對派,經常以「爭取雙普選」為政綱,但當特區政府按人大「8.31」決定提出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後,反對派議員卻群起反對方案,否決政改,令香港民主進程停滯不前。

事實上,當時主流民意都認同政府所講的「袋住先」,希望可循序漸進地推進香港民主。不同界別都有人發表聯署、登報賣廣告去呼籲議員支持政改方案,大家都希望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但反對派依然一意孤行,紛紛投下反對票令政改方案無法通過,令近在咫尺的2017行政長官普選夢落空,香港500萬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被無情扼殺,立法會普選更變得遙遙無期。

雖然已令社會大多數人不滿,但反對派竟將責任歸咎於特區和中央政府不肯讓步,並堅持欠缺法理基礎的「公民提名」。他們更聲言,如果人大不撤回相關決定,即使重啟政改,也會再次投反對票。多名立法會選舉候選人,都希望明年新一屆特區政府可以重啟政改,但倘這些否決方案者進入議會,故伎重施,香港要循序漸進達至全民普選,相信將成為難以實現的夢。

惡果7:阻撓發展 政治化更猖獗

近年香港社會施政嚴重困難,事事都政治化的反對派議員正是當中原因。成立創科局是香港科技界一個多年的心願,雖然現屆特區政府一上任已積極籌組創科局,但在立法會反對派議員的拉布之下,創科局曾經一而再被拉布「拉死」。不過,特區政府鍥而不捨向立法會重新遞交成立創科局的議案,最終獲立法會通過,及在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果斷剪布下通過了相關撥款草案才正式成立。

除了創科路被阻3年,多個民生相關議案也被拉布。其中《2016年撥款條例草案》就是本屆審議最長的政府法案,時間也是歷史之冠,一共審議了接近149小時,單是表決1,192項修正案已經用了35小時;在會期尾聲時,立法會審議《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本來支持草案的反對派,聲言要「捍衛專業自主」而轉悀牊鵅A並與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共同拉布,尤以公民黨最為落力。

在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各反對派議員也紛紛為迎合激進網民意見而轉恁A令香港的相關條例至今仍然無法與國際接軌。其他被拉布而未能成事的議題,還包括《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及《2015年消防(修訂)條例草案》等。

未來4年,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

惡果8:煽動仇恨 割斷兩地親情

香港在背靠祖國的優勢下穩定發展,是國際公認的事實,但香港的反對派議員經常從中作梗,做事「逢中必反」,令兩地關係受損,破壞兩地市民的互信,更摧毀香港的好客形象。

香港近年發展得極佳的旅遊業,個人遊是本地旅遊及相關行業的重要支持,但反對派經常組織所謂「驅蝗」及「反水貨客」的行動,其中藉北區「反水貨客」而知名的梁金成,及公然發起相關活動的「熱血公民」今屆也有參選。公民黨毛孟靜、「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也落力煽動反對自由行,並以「拖篋」行動醜化內地遊客。對於所謂「反水貨客」的激進行為,反對派議員也從不指責,反而稱警方「粗暴對待示威者」。

在反對派議員「雞蛋裡挑骨頭」的針對下,任何與內地或國家政策沾上邊的,不論是幫助香港發展、惠及各行各業和年輕一代的「一帶一路」相關措施,又或者校園裡的「普教中」,都可以成為他們反對的目標。未來,國家落實「十三五」規劃,以及「一帶一路」戰略等,對香港而言本是拓新天的機會,倘繼續有反對派議員從中作梗,香港「被邊緣化」之時還能怪誰。

惡果9:知法犯法 仇警陸續有來

法治是香港的重要基石之一,但反對派議員為達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惜無視法治精神,鼓動年輕人犯法,自己更參與其中或提供協助。例如在前年政改一事上,反對派就為違法「佔領」者保駕護航,並表態支持「佔領」行動,自己更落場做騷,例如民主黨何俊仁等來自法律界的政客,竟然帶頭違反高等法院頒發臨時禁制令,更稱這是「被迫犯法」。

一眾反對派在清場一刻也不放棄上鏡機會,坐在前排等待被捕。不過,當有關方面作出拘捕或檢控時,反對派中人就聲言這是「政治打壓」,完全不尊重香港的法治制度。

在較激進的暴行方面,當時仍屬公民黨的曾健超就曾在「佔領」期間向警方淋不明液體,上庭時還獲公民黨眾人到場支持。在旺角暴亂一事上,公民黨楊岳橋更擔任暴徒的義務律師,為他們提供幫助。濫用司法覆核亦是反對派常用的伎倆,反對派事事司法覆核,每當敗訴時也浪費大量公帑。香港的未來,可以交託給這些蔑視法治的人手中嗎?

惡果10:撕裂社會 勢毀多元共融

香港文化多元,包容不同的見解和立場,但反對派就破壞了這核心價值。在違法「佔領」期間,反對派就發起以「黃絲帶」為個人社交專頁頭像、佩戴「黃絲帶」等行動,以作出標籤與對立,嘲笑支持警方執法維護法治的「藍絲帶」為「港豬」,今屆參選新西的「熱血公民」鄭松泰就是一例。「佔領」結束,社會上偶爾仍見「鳩嗚」、「光復」等不明舉動,破壞社會安寧。

作為維護社會治安的重要角色,警方在反對派口中也不時被稱為「黑警」,只要有示威者受傷,紛紛質疑是「黑警」「濫用武力」所為,煽動社會年輕一輩不尊重警員、不尊重法治。就連商戶基於商業決定棄用個別明星為代言人,也遭反對派群起抗議、杯葛、抵制,行為極其霸道。如果有關人等再佔據議會4年,香港社會的撕裂勢繼續加劇,要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將會難上加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