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睆瑊M思:李白是「最自戀詩人」?

2016-10-14

早前某立法會議員候選人在宣佈出選的記者會上,多次以自己的名字指稱自己,卻未有運用第一人稱「我」,因而引來「自戀」、「造作」等批評。事實上,文學作品中以自己的名字指稱自己,並非該位「作家議員」的專利,赫赫有名的詩人如李白、蘇軾等,其作品中均曾自報姓名,並將自己客體化。

客觀變主觀 顯率真感情

家傳戶曉的李白(見圖)名作《贈汪倫》,其起首即云:「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當中便以客觀的視角,凝望茼W叫「李白」的主角,依依不捨地乘舟離去。讀者若一時不察,根本不會想到詩句中的主角「李白」,便是作者自己。然而,接下來的兩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詩人便不再以第三人稱「李白」自稱,而是以第一人稱「我」表述,以此與詩中的另一角色「汪倫」作區別。從客觀的第三人稱「李白」,到主觀的第一人稱「我」,詩中的敘事視點驟然變易,更能體現詩人強烈率真的主觀感情。

此外,《襄陽歌》的「舒州杓,力士鐺,李白與爾同死生」,亦是以「李白」自稱,透現「李白」的豪情壯志。至於李白的別號「青蓮居士」及「謫仙人」,也曾出現在他的詩作之中,如「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便是以自己的名號作自我表述。

李白雖然喜歡在詩中從「他者」的視角自稱其名,但卻非刻意的迴避第一人稱「我」,反之,他也許是最喜歡以「我」入詩的詩人。他的另一篇名作《月下獨酌》便連用數個「我」字:「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還有其他名句如「天生我才必有用」、「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等,莫不以「我」入題,表達其強烈的主觀感情。

自戀因自信 現實受挫折

從以客觀視角觀照自身的自呼「李白」,到以主觀視角表達強烈個人意志的「我」,李白詩篇中的「李白」可謂俯拾皆是。如此看來,李白豈非成了「最自戀的詩人」?需知道,李白天縱英才,其詩中一再自呼姓名、強調自我,正好與其自尊自信與張揚個性,兩相配合。可惜的是,張揚自信的李白,在現實中卻不為世用,深受挫折,他筆下的「我」,也許只剩下「眾人皆醉我獨醒」中那寂寞的「我」。 ■馮慧心博士 琤芮瑊z學院中文系講師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