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讀好考好中文科 文史哲缺一不可

2016-10-14
■朱自清(下)的《荷塘月色》一文,很多老師在教的時候都側重在其修辭技巧,卻不說文章背景正值軍閥混戰年代,社會混亂,因此心情鬱悶,結果學生讀完課文也不知道朱自清在悶什麼。 資料圖片■朱自清(下)的《荷塘月色》一文,很多老師在教的時候都側重在其修辭技巧,卻不說文章背景正值軍閥混戰年代,社會混亂,因此心情鬱悶,結果學生讀完課文也不知道朱自清在悶什麼。 資料圖片

近日在香港教育界正熱烈地討論中學中史科的修訂,有些人茞揭b科目的內容,有些則放眼在教學的平台,有些更怕將中史科與國民教育扯上關係。正是眾說紛紜、沸沸揚揚,卻沒有人先去問問教育局的立場,他們是什麼葫蘆賣的藥?為何要將初中的中史科投閒置散,列為「閒科」,令學生視為畏途?

以古為鏡讀歷史

我很同意中史科以「鑑古知今」作為綱領,以古為鏡作為修習歷史的目的,由歷史而去總結政治的得失。唐太宗李世民多次對大臣們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以唐太宗的文韜武略,他也經常閱讀史籍,吸取歷史上的經驗教訓,為何現今的人不用讀歷史?唐太宗還親自為房玄齡等人監修的《晉書》寫史論,點評治國之道。為何現今的為政者、議政者,那麼輕視歷史而自以為「能」?相信也是「束書不觀,空談心性」了。

以往每年開學時,都接手一班高中中文科,在第一堂多會探討一下中文科之目前環境和未來趨勢。同學們都期望知道如何「讀好」中文科,其實他們想知的應是如何「考好」中文科,尤其是卷一閱讀能力的文言文篇章,他們視為畏途。好幾位同學坦言整個初中階段未試過在文言文篇章這部分取得合格,更遑論公開試了。我告訴他們,要「讀好」中文科,就要「文、史、哲」皆通,即在這三方面都有一定的水平和根基。

遊荷塘在悶什麼?

「文」是指文學、文化和文采,在閱讀篇章除了解內容意思外,還掌握作者之寫作手法和修辭技巧;「史」是歷史,若知道作者之時代背景,當可容易感受到作者之心境。例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一般教科書將之當作「美文」,大講修辭技巧,但對作者之心情卻支吾帶過,多不用歷史去求證作者為何遊塘前後都仍是心情鬱悶,究竟他「什麼也沒有」中的「什麼」是什麼?未有言明。

「哲」是哲學思想,諸子百家、秦漢魏晉、唐宋明清中無數的哲學鴻儒、騷人墨客,試問沒修讀過歷史的,連朝代也搞不清,更遑論他們的理念主張。例如有一屆的文言文篇章是韓非子的《五蠹》,如已知作者的法家立場,內容自然容易理解,否則一字一句的去解,真的「莘莘」學子變成「辛辛」學子了。■雨亭 剛退休中學中文科老師,從事教育工作四十年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