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政界:肥彭四處滲毒 誤導港青「違法抗爭」

2016-11-29
■「末代港督」彭定康昨到港大出席論壇,繼續抹黑香港民主發展。 美聯社■「末代港督」彭定康昨到港大出席論壇,繼續抹黑香港民主發展。 美聯社

「末代港督」彭定康來港數日,一直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更美化「佔領」等違法行為,企圖煽動年輕人走「抗爭路線」。繼接受多份媒體訪問之後,肥彭昨日又到香港大學出席《與彭定康對話 ── 從1997到2047:香港前途與大學管治》,繼續抹黑香港民主發展、煽動英國干預香港事務、美化違法「佔領」行動,他又在做完大學校監並離港後,仍大談「特首校監制」有問題云云,妄圖四處滲毒。

一如傳統反對派嘗試與「港獨」切割、將一切問題導向爭取「真普選」,肥彭雖然表明不認同「港獨」,並認為所謂「自決」與「港獨」無異,只是在玩文字遊戲,他認為大家應集中精力去爭取普選。不過,他的言論昨日亦在港大被主張「自決」、正正「出身」於違法「佔領」的「中箭(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三七(羅冠聰)、主張「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獨琦(梁天琦)挑機,連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致辭時亦是大談「港獨」、「自決」,認為香港人「要告訴世界,我們會守衛家園、自決未來」云云。

事實上,無論是「慢性劇毒」的支持違法「佔領」,又或「急性劇毒」的主張「港獨」、「自決」,都對香港百害無益,不少政界人士都批評,彭定康當年擔任港督,進行殖民管治,絕非民主制度,今日卻恬不知恥地抹黑香港民主進程,誤導年輕人「違法抗爭有理」,及英國政府「有責任」去干預香港事務云云,是極其荒謬的罪行。 ■記者 甘瑜、鄭治祖

【歪論】抹黑中央未推普選 美化違「佔」

港英政府管治香港多年,一直限制港人的權利和自由,直至回歸前突然大力推動民主。彭定康昨在論壇上以「愛香港的局外人」自居,聲稱中央向香港人承諾循序漸進以達至普選,但香港民主「沒有穩定進展」,他「理解大家的沮喪」,又謂現時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選委組成不符「廣泛代表性」的要求,中央「仍有空間推動香港民主」云云。在接受本地傳媒訪問時,他更聲稱政府不可能長期「壓制」人民的政治訴求。

彭定康又落力去美化違法「佔領」,繪影繪聲稱自己在世界各地都不曾見過這樣的行動,會有人去清理垃圾、安排為學生補習云云,令他「動容」︰「你贏到了國際認可的道德高地。」他稱有茬o樣的「道德高地」,再去與外界搭建橋樑,有助香港市民「爭取普選」,又聲稱有人指「佔領」行動參與者被美國中情局或英殖勢力操控,是「非常侮辱的批評」云云。

【回應】無視「佔禍」害民 撈政治本錢

「23萬監察」發言人、工聯會區議員王國興:「末代港督」彭定康自卸任以來,不時來港說三道四,是次更公然批評中國中央政府及香港特區政府的施政,是刻意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在港期間,他為被視為「另類顏色革命」的違法「佔中」塗脂抹粉,無視「佔領」嚴重影響香港市民的生活、經濟以至立法會尊嚴等,激起逾百萬市民遊行反對,反映英美西方國家巴不得這場「顏色革命」能夠成功,但行動最終失敗,他只好為此開脫,聲稱激進年輕人在「佔領」爭得「道德高地」云云。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陳勇:彭定康當日由英女王委派來港擔任港督,落實殖民統治,這絕非民主制度,彭定康為何不談這方面的醜事?他並非香港的民選議員,也沒有在香港接受過民主洗禮,哪有資格評論香港事務?他用「前港督」身份來港發表歪論,目的是在為自己撈取政治本錢。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彭定康有如「陰魂不散」,每隔一段時間就借「前港督」之名,來港攪局。是次來港,他明貶「港獨」,但就「歌頌」人人喊打的違法「佔領」,相信最想見到的是,中國人「兩虎相爭」,一虎橫屍,另一虎在手術床上痛苦呻吟。英美勢力凌辱中國百年尚不滿足,現在還想繼續干預中國內部事務。國人絕不容狼子野心的外力說三道四,誓必逐之。

執業律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黃國恩:彭定康竟公開讚美違法「佔領」,以吹噓西方民主,同時唱衰香港和內地,這些都是騙人的鬼話。大家沒有忘記歷史的話,都知道彭定康在1992年,不顧中英達成的協定,一意孤行提出「三違反」的政改方案,造成香港社會矛盾、撕裂,是將香港推向今日的激進和極端的始作俑者。

這個過氣英國政客,來港串連香港反對派政客如「禍港四人幫」的陳方安生之流,攻擊特區政府管治,企圖在港合演一齣緬懷英國殖民統治的鬧劇,但相信這場鬧劇將一如既往,會以「慘淡票房」落幕。

立法會旅遊界議員姚思榮:港英殖民統治時,以高壓手段實施其「行政主導」的管治,香港哪有現在般自治、民主?身為港英統治年代的過氣管治者,公然在香港指稱他國不民主,以及就香港特區事務指指點點,為批評而批評,其言行極不負責任。

【歪論】妄稱英有「道德責任」可干預港事

踩香港民主進程、讚揚違法「佔領」行動,彭定康再來一招合理化英國干預香港事務。彭定康接受本地多個訪問時就聲言,英國有份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並登記於聯合國的國際條約,故即使香港在1997年已經回歸中國,若中方破壞有關《聲明》,英國就有「政治和道德責任」去「為香港發聲」,亦有權監察落實承諾的情況云云。

他聲稱中國多次「違反《聲明》」,並引述早已被證明疑點重重的「銅鑼灣書店」事件,稱有關狀況令香港社會及商界「感到恐懼」,而英國政府當時的批評可以「更大聲」,以引起國際「迴響」。英國應「持續監察」,以及向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反映」香港的情況。

雖然大力踩香港和中央政府,但彭定康在昨日對談上亦被人「剃頭」。「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就挑機,質問英國除了寫寫報告外,實質還能做些什麼。彭定康則避重就輕,稱以為對方會談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當選後的「保護主義」抬頭云云。

【回應】港回歸祖國 英無權置喙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新界社團聯會理事長陳勇:彭定康連日以來的言論,肯定是刻意地、別有用心地干預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倘根據彭定康指稱,《中英聯合聲明》不是「中國聲明」,英國就有權指指點點,則中國是否同樣可以插手英國的內部事務,評論北愛爾蘭、蘇格蘭地區事務?

聯合聲明是一份政權移交的文件,說明香港在1997年7月1日後回歸中國,而不是「共治文件」,彭定康所言,就如將一件貨品「賣」了給別人後,仍然以為是自己的,簡直荒謬。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最初第一個不遵守協議的是英方,在1984年簽署聯合聲明後就無視聲明規定,不斷更改港英政府內部體制及政制,在不合適的時機採用不合適的機制,為香港帶來爭拗與矛盾,更令香港經濟窒礙,倘非中央及時取消「三違反」的「直通車」,並成立臨時立法會,情況肯定更不堪設想。

執業律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黃國恩:彭定康這過氣政客,稱根據《中英聯合聲明》,英國政府有「政治」及「道義責任」監察其落實過程。事實上,香港在1997年7月1日回歸中國後,《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完成其歷史任務,香港50年不變是中方的聲明部分,是中國內部事務,英國政府沒有監督權。中國內政不容外國政府指手畫腳,插手干預。

「23萬監察」發言人、工聯會區議員王國興:《中英聯合聲明》是關於將香港的政權和平交還給中國,及宣告持續100多年的港英殖民統治結束,是英國侵略、侮辱中國行為的一個句號。聲明簽署後,英國已沒有權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

立法會旅遊界議員姚思榮: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中央政府決定在香港特區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香港回歸至今,中央已逐步兌現這些承諾,其實彭定康本人對此亦心中有數。這個過氣的政治人物,獲香港反對派中人邀請來「演講」,只是要回味一下當年治港時的意氣風發,當然要說一些反對派中人喜歡聽的話,讓反對派中人有藉口肆意抹黑中央政府。

【歪論】過氣校監「老王賣瓜」 指手畫腳

彭定康任內都有擔任由政府資助的香港大專院校校監一職,當年開開心心去主持各種典禮,今日卸任N年之後就稱有關制度有問題。

彭定康昨在論壇上聲稱,自己剛剛出任港督時,得知自己要為多所院校任校監感到「驚訝」。在接受本地傳媒訪問時,他又「老王賣瓜」稱自己任校監時,一度透過別人「問大學」能否「自行選擇擔任校監的人選」,但最終大家均表示希望由港督留任,以免港督只任一兩所院校校監而造成「不公」,故制度未有改變。

當被問到他是否認為特首干預港大去年的副校長任命一事時,他突然「懶神秘」稱有關問題應由港大校長馬斐森親自解答,但同時又大讚被校委會評為不夠優秀任副校一職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是「廣受尊重的律師」、「有重要影響力的法律學者」,工作謹慎,表現良好云云,唔知佢又點知呢?

【回應】善用公帑 沿用特首校監制

香港教聯會榮譽會長、前立法會議員楊耀忠:在港英統治年代,港督集行政、立法、司法一身。當年,港英政府規定大學校監必須由港督出任,而這個制度不是「貪得意」,而是他們覺得有必要:香港各大學運作均由公帑資助,為妥善運用公帑,當然需要有政府的代表監察,才決定由香港地區最高領導擔任大學校監的制度。倘彭定康真的認為有問題,他在擔任港大校監時就應「了斷」該制度,不應現在才「馬後炮」。

香港回歸後,這個「傳統」一直沿用下來,只是回歸後改由民選而非英國指派的特首擔任校監。回歸以來,特首絲毫沒有干預過大學的行政、教學、學術研究等。如果在這情況下仍要「對人不對事」,各大學就應該索性轉為私立大學,像其他國家及地區的私立大學,通過學費甚至艱難地籌款來自負盈虧。彭定康為什麼不提這一點?因為他只想講年輕人硠左爾隉C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