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政情與評論 > 正文

「瀆誓四丑」也眾籌 疑掩護「幕後金主」

2016-12-23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被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其議員資格的「瀆誓四丑」,實行「我搞事,你埋單」,於昨日突然宣佈邀「佔中三丑」中的陳健民和朱耀明,及「民主動力」創會召集人鄭宇碩任信託人,通過教協的戶口眾籌500萬元打官司。有政界人士質疑,反對派此前打官司從未喊窮,似有龐大資源作為後盾,是次高調眾籌,令人懷疑有人借這個新興、法例監管未全面的捐款模式,掩飾有「幕後金主」大開水喉的真相。

違法「佔領」一直被指有「幕後金主」支持,「疑犯」包括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以至外國勢力,而「佔中三丑」公開賬目的承諾至今仍未兌現,側面反映「金主」之說並非空穴來風。

昨日,久未公開露面的「三丑」中的陳健民和朱耀明,陪同「瀆誓四丑」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及梁國雄舉行記者會。

陳健民宣佈,他聯同朱耀明及鄭宇碩將任信託人,負責成立「守護公義基金」,通過街站、網上眾籌及向個別商界及專業人士募捐。首階段目標為500萬元,以應付4人的司法覆核案,若有剩餘資金,「將為其他基於政治原因面對『無理訴訟』的人士提供協助。」

明言怕打輸覆核案要破產

他宣稱,司法覆核將令議員要承擔龐大的財政壓力,更擔心先例一開,政府日後會借司法覆核來「打壓異見聲音」。但又鬼拍後尾枕稱,4名議員一旦敗訴,隨時因為要承擔龐大堂費而破產,市民必須站出來「抗衡」這種「有違公義的不對等訴訟」。

鄭宇碩則稱,他們已初步接觸「民陣」及參與元旦日遊行的反對派政黨,「民陣」稱要諮詢各成員團體意見,但「樂意考慮」向基金捐款。民主黨已答應將當日籌款所得,在扣除十分一繳付給主辦遊行的「民陣」後,悉數捐給基金;工黨也有類似計劃;公民黨則稱要交由下周舉行的執委會討論,但「反應相當肯定」。

借教協戶口收錢死撐合適

基金是次會透過教協開設的捐款戶口負責收集款項,陳健民稱,基金成立倉卒,難在短時間內開設銀行戶口,而教協有「公信力」,而4名議員之中有兩人為「大學教授」,一人是大學生,背景與教協相近,由教協負責開設戶口是「合適」的,又稱在未獲得捐款人同意前,基金不會公開捐款人身份。

另外,姚松炎日前去信立法會主席,稱自己和其他3名議員,與主席一樣是已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既然立法會秘書處此前支援了主席的訴訟費用,就應該一視同仁地支付他們的訴訟費用云云。

被質疑走法律罅收「黑金」

「瀆誓四丑」目前仍乾領高薪,卻打支持者主意籌錢,令不少市民不滿。民建聯副主席陳克勤昨日在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大家對反對派的「黑金事件」仍印象猶新,涉事者左閃右避、醜態百出,他懷疑是次有人借目前法例對網上眾籌缺乏規管的漏洞,去掩護「幕後金主」的身份,令「幕後金主」順理成章,可以與有關人等進行「不可告人」的交易。

身為行管會成員的陳克勤補充,是次司法覆核爭議點在於4人是否已依法宣誓,是其個人行為而非與其立法會職務相關,立法會不應支付4人的訟費。

身為執業律師的民建聯議員張國鈞認為,身為公職人員,為免被外界質疑涉及利益衝突,凡事均需要作出申報,這一點反對派經常掛在口邊,以至經常捕風捉影,但他們是次竟透過教協的戶口眾籌,令人懷疑有關基金是用來掩護「幕後金主」的一個幌子,無私顯見私。

工聯會議員黃國健批評,4人既然有「勇氣」去搞事,就應有「勇氣」去承受責任,不應「我搞事,你埋單」。他坦言,反對派一直以來都「唔知點解」有龐大資源去應付法律訴訟,市民根本毋須擔心應付不來,是次成立所謂「守護公義基金」,相信是一個假象,用來掩護訟費的「真正來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