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本報專訪】周梅森:《人民的名義》留憾最少

2017-05-18
■周梅森表示,《人民的名義》是其創作出的遺憾最少的影視作品。 受訪者供圖。■周梅森表示,《人民的名義》是其創作出的遺憾最少的影視作品。 受訪者供圖。

公職經歷助寫作 洞察社會獲靈感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葛沖 北京報道)「爆款」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日前圓滿收官,受到了內地各行各業、老中青三代人的熱捧,收視率創下近二十年來的歷史新高。該劇編劇、當代著名作家周梅森日前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時透露,《人民的名義》是其創作出的遺憾最少的影視作品。該劇的創作靈感一方面來源於他的公職經歷,另一方面要得益於他對中國社會的長期思索、觀察和積累。

周梅森是中國當代著名作家、編劇,他曾創作了《人間正道》、《中國製造》、《絕對權力》、《至高利益》、《國家公訴》等一大批有影響的政治小說,並均被他改編成影視劇。他的作品多次榮獲國家圖書獎、全國「五個一工程」獎、全國優秀暢銷書獎、中國電視飛天獎、中國電視金鷹獎等。小官巨貪、跪式窗口、丁義珍式意見箱......《人民的名義》裡大量鮮活的案例和語言,在該劇開播後成為網上的熱門話題,很多觀眾都好奇周梅森是如何進行創作的,為什麼能將官場寫得如此鮮活?

了解政權運作 熟悉基層疾苦

「外界可能有很多誤解,以為最高人民檢察院給我看了多少秘密,其實沒有。」周梅森透露,劇作素材來自於中國執法機構對社會公開的案件材料,包括小官大貪上億元人民幣並藏入家中的情節,都是內地公開媒體報道過的。上世紀90年代,他曾就任某一地級市政府秘書長,對內地的政權運作情況非常了解。他以此為契機,在過去二十多年裡結識了一大批層級不同的官員。

「我一直常年觀察中國政治以及中國社會各階層的生活場景,一直在思索和積累。」周梅森說,「我在寫作的過程中完全沒有困難,因為我對當前中國社會的各階層特別熟悉,我很熟悉官員,也很熟悉基層的弱勢群體,像劇中大風廠的下崗工人們我也非常熟悉」 。據了解,周梅森1956年3月9日出生於江蘇省徐州市,曾和其弟弟一起當過礦工。他們所在的煤礦曾兩度破產,他的弟弟也因此兩度下崗。「我弟弟的生活境遇一點也不比劇中大風廠的工人們好,所以我非常清楚基層弱勢群體的疾苦」。

拒絕追名逐利 認真積累創作

《人民的名義》被網友們稱為「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劇,其在送審時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呢?周梅森表示,這部戲送審比較順利,並沒有刪掉多少。「我們送審56集,審後改為55集,沒有什麼重大的刪改,審委會提出的意見都是客觀公正且應該改掉的,比如一些節奏比較拖沓的、不合情理的內容」。

之前拍攝的多部電視劇,周梅森都是既當編劇,又參與投資任製片人。他表示,自己一方面掌握虒磪說A另一方面又進行藝術創作,無形中總希望找到一個平衡點,即花盡可能少的錢,做出最好的效果,但這顯然是矛盾的,因為沒有充足的資金支持,就不可能拍出完美的效果,作品最終就會存在很多遺憾之處。因此,對於《人民的名義》,周梅森決定不參與投資、不擔任導演,只對藝術負責,認真進行創作,「讓資本和藝術完全分離」。周梅森表示,《人民的名義》是他創作遺憾最少的一部劇。

雖然《人民的名義》圓滿收官,但觀眾意猶未盡,對故事的後續發展充滿期待。周梅森對此透露,該劇肯定會拍續集,但不是現在。「我不會輕易地追逐市場熱潮去賺錢,我已經過了拚命追求財富和名利的年紀,我還是不要浮躁,要安心讀點書,多點思索。」周梅森表示,《人民的名義》的創作是「八年磨一劍」,待他有了更加豐厚的積累,產生了新的想法,並充分考慮和構思之後,再拿出一部對得起市場、對得起讀者、對得起觀眾的新作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