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雙城記】有所不知的上海(二)

2017-05-19
■紅木傢具   網上圖片■紅木傢具 網上圖片

何冀平

車轉進一條不寬的街,把我們放在路邊一座小樓前,據說這是關露曾經住的房子。

關露是日軍佔領上海時期的一位女作家,受中共地下黨委派策反日偽特務頭子李士群。關露的妹妹曾和李士群的妻子有段交情,於是這個艱巨危險的任務,交給了一個文質彬彬又單純的女作家。

樓門關得很緊,我們只能從外面向裡看,看見一個黑蒙蒙廢棄的廚房,堆蚋曭哄C一個女子帶茪p孩回來,我們試問:能進去看看嗎?女子爽快地說,進來吧!走上黑蒙蒙窄小的木樓梯,上到房間。房子不大,四四方方很開揚,上年紀的婆婆是女子的媽媽,她認出我們當中的上海明星,馬上笑說,你是我先生最喜歡的明星哩!

於是我們由不速之客變為貴客,坐下,還有汽水飲。房間堆滿各種雜物,沉重的紅木傢具埋藏在雜物中。女兒說,三十年前的膠鞋都留荂A媽媽說,那時候用的是真膠,多少年都不壞。女兒說,五十年前的小凳子也留荂A媽媽說,那是真材實料!多得老人念舊都留荂A否則三十年代女作家的故居,早被改成油膩膩的街邊店賣油條了。

關露,一個弱質女子在日偽特工總部極司菲爾路76號,人稱魔窟的地方出出入入,按照中共地下黨的指示,暗中浸透李士群,終於這個老奸巨猾顧及出路當起兩面間諜,透露出許多日軍高級軍事機密。關露平日就住在這洋樓小公寓,望茧‘~的梧桐夕陽寫文章,同時做茈X生入死的事,日軍戰敗後她被認定是漢奸,下場很慘。

湖南路8號住蚖砟扣M黃宗英,趙丹被文革害得太慘早已故去,黃宗英還在,九十多歲了,還是那高挑的身形,古典美的瓜子臉,有茯人的面容,文人風骨的女人,實不多見。隔不遠的四明村曾住茬陘p曼,一個讓所有江南才子風靡的女人,有蚚鰫韟o的說不完的故事;街角那一座白色的小樓住的是白楊,小樓長久不清洗已經變得灰黃,人們心中的白楊,永遠像她在銀幕上那麼純淨。還有孫道臨與王文娟,還有言慧珠,陪我的建瑩邊開車邊指點,說,太多了,太多了,下回你來,我再帶你看。

倫敦保留了福爾摩斯的舊居,供考究探秘;巴黎保留了雨果故居,讓後來人設身處地感受作家與幽靈的對話;德國保留了歌德創作《浮士德》時醉酒的酒館......這些地方與他們的著作一樣不朽,可令仰慕者世世代代瞻仰懷念。

可惜上海,這麼多風靡一個世紀的人物故居埋沒在民居,隱藏在雜亂的街巷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