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香港舞蹈年獎2017 劉兆銘獲頒傑出成就獎

2017-05-20
■劉兆銘獲得第19屆香港舞蹈年獎傑出成就獎。 攝影:Mark   Lam■劉兆銘獲得第19屆香港舞蹈年獎傑出成就獎。 攝影:Mark Lam

巴蘭欽有名言:「舞者就像大象......她們吃花生度日。」舞者到底吃什麼?吃很多?吃很少?也會放縱麻辣火鍋?還是狂啃青菜三明治?在一段愉快輕鬆的訪問影片後,「香港舞蹈年獎2017」頒獎儀式拉開序幕。

今年的舞蹈年獎共設有十四個獎項,其中,香港芭蕾舞團《茶花女》、城市當代舞蹈團《拼途》並列香港舞蹈團《紅樓.夢三闕》、多空間i-舞蹈節(香港)2016:《90後的黎海寧》分別奪得傑出大型、中型、小型場地舞蹈製作獎。傑出男舞蹈員演出獎由麥卓鴻憑藉城市當代舞蹈團的《回初》摘得;傑出女舞蹈員演出獎則由陳稚瑤與潘翎娟並列奪得,前者在香港芭蕾舞團《天鵝湖》中飾演奧德蒂一角,後者則在香港舞蹈團口碑之作《中華英雄》中成功飾演了華文英/瓊天。至於傑出編舞獎,則再次由資深編舞黎海寧奪得,獲獎作品為她為香港舞蹈團《紅樓.夢三闕》所編作的《夢未完》。

兩個特別大獎--終身成就獎由去年不幸辭世的城市當代舞蹈團前助理藝術總監陳德昌獲得,傑出成就獎則頒給了劉兆銘(Ming Sir)。

85歲的Ming Sir站在台上,渾身都是戲。他說自己早年是「行船仔」,哪裡知道什麼藝術,只因為偶然看了一場舞蹈演出,竟然心生嚮往。後來他行船輾轉各地,到法國,到康城,發現古典芭蕾舞研究中心,乾脆不走了,留下打雜工。當時主理中心的,是紅極一時的芭蕾舞伶Rosella Hightower,也許是覺得這個中國人有趣又執荂A竟然提供獎學金讓Ming Sir學舞。「我當時已經30多歲,那些年輕人,腳一抬就過頭頂,我最多到這裡。」他用手比了比腰。但Hightower顯然看到他身上與眾不同的地方,不僅讓他學舞,還鼓勵他編舞,「她讓我聽音樂,說你試虓Q像出來,我來幫你跳。」提供給他的音樂,是一個小提琴家的新作,編曲古怪,大家都有點抓不到點,想茬o個中國小子可能會有意外之解。「我一聽,其實也完全不知道它搞什麼,但搵食嘛,頂硬上啦。」Ming Sir哈哈大笑,就這樣被逼上梁山。卻沒想到,自己胡思亂想構思的舞作,被Hightower跳得好美,那時的Ming Sir直接化身小粉絲:「我就像是一個漁民,看到一隻美麗的鳳凰那樣。」作品反響熱烈,法國的報紙都有專門報道,一個中國人跑到法國編一隻芭蕾給外國人跳,好神秘,好厲害。Hightower將Ming Sir帶進大師的古典芭蕾世界,又將他送進現代舞的大門,介紹他參與莫里斯.貝嘉(Maurice Bmjart)的舞作!「貝嘉的舞團相傳有最美的舞者。」Ming Sir調皮地說,看過他們的身姿,會感歎怎麼人可以跳得那麼美。「啊,我才知道,藝術那麼艱難,全是磨練出來的。」

1967年Ming Sir回流香港,投注心力於舞蹈教育工作。他曾擔任香港第一個專業舞蹈團「香港實驗歌舞劇團」《石頭姑娘》的製作和藝術總監,亦參與創立香港芭蕾舞學會及香港舞蹈總會,曾擔任麗的呼聲、無邦q視台的舞蹈主任。作為香港最早一批留學海外的舞蹈人,Ming Sir雖是本地舞壇的開拓者之一,但最為普通觀眾熟知的仍是他的熒幕形象,例如《倩女幽魂》中的「姥姥」。

「不要放棄自己的藝術追求,它很艱難,但當它慢慢進入你的生命,會帶來很多美好,讓你看到一個很大的世界。」Ming Sir這樣說。多年前的那個「行船仔」,一早找到了生命的港灣。

文:草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