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南北直通車 > 正文

【大學遊蹤】探索無障礙柏林 學會平等說故事

2017-06-15

十天的柏林之旅,我們一行十五位「轉.營」世界計劃的參加者感觸良多,當中包含荍畯怞菬酊漲赤攭M對於社會的關懷。

沒有親身到訪過有「無障礙城市」之稱的德國柏林,便不會知道社會建設與共融的概念息息相關;沒有親身接觸當地的志願團體、政府機構和傷殘人士,也不能如此深入地了解一個城市的發展。

失明人士難點餐

在展開旅途前,我們作了不少的準備,像是訪問香港的失明人士,了解他們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難。不少失明人士分享其外出吃飯的難處,他們曾獨自到餐廳,因無法閱讀餐牌,又怕人多會麻煩店員,只好每次都吃同一個餐。

由於沒有工具協助他們了解周圍的環境,也沒有任何提醒的發聲系統,很多時候失明人士也只可以依靠身邊人的幫助,對他們而言,不但過程中有不少麻煩,也減少了他們選擇的機會。

故此,我們帶茪@個信念去德國,希望能夠尋找到合適的方法,讓殘疾人士能夠嘗試無須他人協助,自主地遊走社區或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我們也不確定能否為他們帶來多少改變,但希望能把他們的聲音帶到社會上。

柏林雖說不上是一個完美無瑕的無障礙城市,但他們積極追求社會平等共融的做法是值得推崇的。

以政策為例,在香港申請綜援,一般會被區別為貧窮階層,社會亦有不少聲音指責政策是「養懶人」的做法,導致有需要的人士不願被標籤而拒絕援助,更引起社會分化。

同一尺度分配資源

而在德國,他們只有一個福利系統,所有人都按照同一尺度分配資源,這樣一來避免標籤階級或身份,二來亦減省過多的申請或審批程序。

當然,香港一個小城市不能與一個國家相提並論,但當決定政策時,也許可以更細心地考慮大眾的需要與小眾的聲音,提供有效且實際的援助。

猶記得在柏林大街,我們忽發奇想,分成三個小隊訪問街上的途人。我們很好奇在柏林生活的人如何看待他們的城市,當中有一條問題是讓途人對殘疾人士說一句話,可以是勉勵的話或是一個簡單的生活經驗分享,但大部分的受訪者都感到奇怪,並反問我們為什麼要分開殘疾人士與普通的人,他們認為殘疾人士也是普通的人,不用刻意強調。

整個過程讓我們反思,平等不單指爭取某項權益的結果,意識上的尊重與接納也同樣重要。

整個旅途裡,與失明人士Kerstin Gaedicke女士的對話讓人最為深刻。她慷慨地邀請我們到家中進行訪問,兩夫婦的家雖不算大,卻十分溫暖。Kerstin Gaedicke說:「有時候經過一些地方,我會跟我丈夫說我嗅到了什麼,有一次我嗅到草莓的味道,他才發現這裡有人賣草莓......家裡的小飾物都是我選的,我很喜歡小鳥,喜歡牠們的無拘無束......」

雙眼看不見 感受更仔細

雖然她失去了視覺,但她所能感受到的生活比任何人都仔細,還講述了一次迷路的經驗。

當時她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迷失了方向,因無法探知身邊的危險,感到十分恐懼,所幸的是途人願意協助她。對於失明人士而言,他們所能相信的只有你我所說的話,所以當他們需要幫助時,我們也應予以體諒和耐性,給他們一個明確的方向。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以自身的角度出發,去想別人需要什麼,但這種論述是站於一個高位去看待別人,並無法真確了解他人的需要。若然真的要為他人發聲,我們必先要消除偏見,放下階級及身份,在平等的空間裡,我們才能真正進入他人的內心世界,為他們說出動人的故事。這便是這個旅程給我們的ㄤo。■李俊瑩 香港浸會大學創意及專業寫作 三年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