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隨想國】炎炎夏日談談雪

2017-06-20

興 國

小時候會唸的偷懶詩,其中一句是「夏日炎炎正好眠」。但如今的夏日和往時的夏日一點也不同,從前的夏日,夜裡還有微風輕拂,現在的夏日卻連一絲絲風也沒有,而且氣溫也偏高。

在如此炎夏,搧茪滮W的葵扇,找來一本《世說新語》閱讀。翻到其中一篇說:「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藝。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世說新語》說的謝太傅,就是淝水之戰的著名人物謝安。他和親人在家裡聚會,談文論藝,風雅得很。看到外面忽然下雪,便問用什麼來形容眼前景象最好?謝安二哥的兒子說有點像把鹽灑在空中,但大哥的女兒謝道韞卻說像風吹柳絮。

對於生長在南方的人來說,雪應該是很少見的,當然如今流行旅遊,到雪地去賞雪的人不少,但用什麼詞語來形容雪,相信是困難的。但從兩人說的形容詞來看,當然是後者較有美感。不過,實際情況也許和胡兒說的一樣,雪下得很急也不一定。

我有過一次在睡眠中被「驚」醒的經驗,那是五月時分在新西蘭的南島一處湖畔旅店住宿,午夜時分忽然被異常的寂靜「嚇」得醒了過來,因為我一生人未曾遇見過這麼靜寂無聲的時刻。抬頭望向窗外,發覺湖對岸的山頭已是白雪皚皚,才驚覺原來下雪時是那麼寂然的。

夏天睡眠當然不會被全然的安靜驚醒,只會被不停流出的汗水「泡」醒,或者根本就被冷氣機的隆隆聲響吵得不能入夢。夏日炎炎,有人能夠借茯摀楫漱憒r來消暑嗎?當然不能了。不少人是走進快餐店去涼快一下,更多人是去逛商場享受異常寒凍的冷氣。如果在家裡,一定會開冷氣吧?如果發現冷氣機的冷氣一點也不冷怎麼辦?那就要換雪種了。

雪種不是雪,而是化學致冷劑,會對氣候帶來影響,但天氣實在太熱,能不換雪種?能不開冷氣?於是就只能惡性循環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