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翠袖乾坤】課室的吃

2017-06-20
■麵包圈。網上圖片■麵包圈。網上圖片

伍淑賢

香港的大學課室,現在讓不讓學生吃東西呢?是堂堂正正攤開來吃,不是偷偷摸摸那種。如果已可以的話,將來會否進化到可以拿盤豬排飯出來吃呢?

我是贊成讓大學生上課時吃東西的,肚餓如何聽書?只要不滋擾人就可以,包括不構成聲音、氣味和垃圾滋擾。可惜港人不似老外學生般多嗜吃香蕉或冷三文治沙律,而偏愛香濃熱食,如咖喱▲滿B餐蛋麵等。到時只怕課還未上,已因吃引起的爭執在課室內大起干擾。

去年在美國一大學旁聽,去了節由黃昏六點半至九點半的俄國小說課。那晚講杜斯托耶夫斯基的短篇小說,我和一位也是旁聽的烏克蘭同學準時到達課室,等到六點九,美國女教授還未到,學生也只零零星星的,心中正嘀咕。這時女教授和五六個學生有說有笑一起踏進課室,原來她怕大家晚上肚餓,帶學生去了鄰街一家專賣麵包圈的bagel店,買了堆各種口味的bagel連忌廉芝士和果醬回來,讓全班學生一起吃。

那班有十七八個學生吧,大夥把東西攤開在頭一行的兩個座位上,不客氣吃起來,又塗芝士又抹果醬的,吃得一地麵包屑,卻不妨大家的興致,開餐足足一刻鐘才坐下開講。烏克蘭同學和我很客氣的沒吃(也沒人理會我們),但在旁看也很有趣。這種在課堂上輕輕鬆鬆分甘同味的場面,會在香港出現嗎?我頗懷疑。

近日看董啟章小說《心》,主角憶述已去世的M教授年輕時非常有型,上導修課時煙不離手。有次煙抽光了,開始語無倫次,學生也沒人身上有煙,「她於是手忙腳亂地掏錢包,指派我立即去校外的士多給她買。我像緊急救援似的,飛奔荍漞炩R回來了。對於從來不抽煙的我,那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買煙呢!幸好不負老師所託,沒買錯牌子!」

這叫我想起中學時,老師也只是大我們幾歲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有時吃完午飯,會跟我們四五個學生一起去學校對面的街市買雪梨,作飯後果。然後拎茬U雪梨,一起散步回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