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國際 > 正文

藝術家「明星化」 貼地創作

2017-06-20
《Infinity Mirrored Room - Gleaming Lights of the Souls》| (無限鏡屋-靈魂波光)  | 2008。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鍾洲 攝《Infinity Mirrored Room - Gleaming Lights of the Souls》| (無限鏡屋-靈魂波光) | 2008。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鍾洲 攝

專訪新加坡國家美術館館長︰與商業共生

說起藝術,難免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超凡脫俗的距離感。然而,藝術家與商業的關係千絲萬縷,新加坡國家美術館館長陳維德(Eugene Tan)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藝術家需要走進商業市場才能賣出作品,維持生計和繼續創作,愈來愈多藝術家因而成為名人,自成一個品牌,「這是一個有趣的發展趨勢」,相信可帶動藝術普及化。■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鍾洲 新加坡報道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正舉辦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展覽,草間的作品是拍賣行和大企業的寵兒。例如法國奢侈品集團路易威登(LVMH)曾與草間合作,推出有她招牌圓點圖案的服飾。除了草間之外,美國藝術家Jeff Koons和英國的Damien Hirst都是創作致富的佼佼者。為了賺錢而創作,與藝術的原意似乎有所違背。陳維德則指出,部分藝術家為了遷就市場所求,可能一定程度在藝術追求上作出妥協,但Jeff Koons和Damien Hirst會把藝術「金錢化」和「明星化」的現象,融入作品當中,反諷這種時弊。

兜售裝置藝術 批判社會

值得一提的是,草間於1966年在未獲邀請的情況下,自行參加威尼斯雙年展,擺設不袗球裝置藝術《Narcissus Garden》(自戀庭園),並以每個2美元的價格兜售鋼球。有評論認為,草間透過與參觀者進行買賣,作為一種批判社會的方式,揭示藝術界與金錢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

陳維德認為,縱觀藝術史,很多商業上成功的藝術家,往往不會被史書所記載,故商業價值不是他衡量藝術家成就的指標,更重要是藝術家如何透過作品,加深世人對作品時代背景和歷史的認知。那珍應N家變名人是好事嗎?他指這好處是讓公眾知道藝術家和其作品,進而更深入了解藝術本身,令其普及化,不算是壞事。

藝術與商業的共生,在拍賣市場最顯而易見。陳維德表示,在各種形式的藝術品當中,繪畫始終佔據最重要的地位,就算是同一藝術家,畫作的價值也高於其他作品。近年中國、印度和東南亞藝術品的分量增加,與這些地區經濟實力愈趨強大有關,更多人投入拍賣,把藝術品作為投資工具。

與政治和經濟領域的角力一樣,藝術世界也有「話語權之爭」,主要角色包括藝術家、收藏家(或私人畫廊)、策展人、美術館館長和藝評家。陳維德解釋,在不同時代,每個角色都曾發揮關鍵作用,定義「什牲屪應N才是最重要」。在1950年代,美國藝評家Clement Greenberg的聲音舉足輕重;到了1960年代,專業的獨立策展人崛起,在藝術館的架構外自行策展,從新穎和另類的角度評價藝術,反映創作潮流和方向,逐漸取得與藝術家同等重要的地位。

藝術界勢力執位 收藏家趨重要

陳維德指出,藝術家和策展人關係的演進,恰好揭示了藝術界勢力均衡的改變,現在則是收藏家地位上升。他認為在亞洲地區,公共美術館的發展未如理想,藝術界由市場力量主導,而市場則是由收藏家和畫廊話事。因此,他希望美術館的影響力可進一步擴大,由美術館和策展人重奪主導權。

展覽地點和時間︰新加坡國家美術館

2017年6月9日至9月3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